《蚀骨前妻太难追》—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4-21 编辑:小编

蚀骨前妻太难追

豪门总裁

  一次交易,她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 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十月怀胎临产之时,他地上一纸离婚协议书,她才幡然醒悟。 后来他说,老婆回来,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蚀骨前妻太难追》—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林辛言宗景灏小说《蚀骨前妻太难追》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虽然没办婚礼,好歹这名义上是他的妻子,今天怎么说都是他们新婚第一天,他却在外面陪伴别的女人,于妈觉着林辛言可怜,这才刚进门,就被宗景灏这般冷待,以后岂不是更惨?

  蚀骨前妻太难追小说试读:

  虽是问句,却是给人不可拒绝的语气。

  林辛言点了点头,看他的样子,是有话和她说。

  刚好她也想和他谈一谈。

  林国安警告的看了一眼林辛言,“有分寸些。”

  别还没嫁进去,就先把人得罪了,看宗景灏冷淡的样子,应该是对林辛言不满意,但是攀上宗家做亲戚,对林家来说总是好的,对公司里的业务,也有帮助。

  可不想林辛言把婚事搞黄了。

  林辛言装没看见,跟在关劲身后往外走。

  她太明白林国安打的什么注意,他那来的自信,她嫁入宗家以后会帮他?

  就因为他是她的父亲?

  可是他把自己当女儿了吗?知道她这八年是怎么过的吗?

  林辛言思绪飘忽间,头撞上了一堵坚硬的‘墙’她思绪回笼,猛地抬起头,就发现那张无可挑剔的脸,近在咫尺,正以俯视的模样看着她。

  果,果然,他是能站起来的。

  也就说,她的猜测是对的。

  林辛言被看的头皮发麻,她强装镇定的仰视着他,“你是故意装瘸的吧?”

  宗景灏的眼角一压,微微眯起,有被人看穿心思的不悦,语气不高不低却足够震慑,“为什么不顾我是个瘸子,也要和我结婚?看上我什么?钱财,想做豪门阔太太?”

  林辛言只觉得被他看的,骨骼下的皮肉都渗着阵阵的寒意,整个心像是被无形的手紧紧握住,呼吸都是困难的,面上却装的气定神闲,“我两岁的时候和宗先生定的婚约,难道我两岁时就知道钱财,和做豪门太太的好处?硬着让两位母亲为我定下你?”

  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缓和语气,“我两岁的时候,宗先生已经十岁,大我整整八岁,我嫌弃你老了吗?”

  呵,宗景灏冷笑,这个女人何止是会说,分明就是伶牙俐齿!

  嘴巴厉害的很!

  他老?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谁都不肯退让。

  林辛言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她嫁进宗家的目的,只是为了林国安承诺她归还妈**嫁妆。

  并不是要和这个男人为敌,她语气柔和下来,姿态放的低,“宗先生,我知道你不想娶我,其实也未尝不可——”

  她故意停下来看宗景灏的脸色,他的表情波动很微小,但是她还是捕捉道了。

  “宗先生,我们做个交易吧。”林辛言开口,她也没真想嫁进宗家,她会答应,不过是想从国外回来,夺回属于妈妈和她的东西而已。

  “呵。”宗景灏轻笑了一声,似乎觉得可笑,荒唐,和他谈交易?

  林辛言吞了一口口水,脊背因为紧张出了一层冷汗,宗景灏很高,她看他要仰着头,“我知道,你装瘸是想让林家反悔这门亲事,我会答应,我有我的苦衷。”

  这倒让宗景灏有了兴趣。

  “你想要什么?”既然是交易,肯定有条件。

  “一个月,结婚一个月,我就和你离婚。”一个月的时间够了,一拿到妈**嫁妆,她就和他离婚。

  宗景灏皱眉,“这就是你要跟我谈的交易?”

  “是的,这婚我们必须结,这是两位母亲的约定,我们都不可以毁约,这是对她们的尊重,但是结婚后,我们性格不合,顺理成章离婚,这样也不存在毁约,刚好,你也可以不用和一个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于你并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说到这里,林辛言的语气缓慢了些,“我想,宗先生应该有自己喜欢的人,才会千方百计的让林家毁约吧?”

  宗景灏的脸色倏的一沉,沉的快而狠,温怒,“没看出来,还挺聪明。”

  是的,他想给白竹微一个名分,她当时的青涩与隐忍,他有触动。

  宗景灏目光定格在她故作镇静的脸上,“你呢,结婚这一个月对你有什么好处?”

  宗景灏可不认为,她只为自己着想。

  林辛言的心一紧,总不能说是为了妈**嫁妆吧?

  但是如果不说个理由,他似乎又不会信。

  “我妈很重视这次的婚约,她的身体不大好,所以我并不想让她失望。”说话时她的目光微微躲闪,因为她说了谎,妈妈根本不希望她嫁进宗家。

  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似是看穿她心思,“是吗?”

  林辛言犹如芒刺在背,他的眸光太过犀利,好似能够穿透人心,就在她不知所措,该如何是好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宗景灏睨了她一眼,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神色柔和了些,转身接电话,似乎又想到什么,回过头,“既然一个月,我们也没必要办婚礼。”

  林辛言没有选择,只有答应,“好。”

  八月十二,关劲来接林辛言。

  没有仪式,没有婚礼,只有一纸结婚证。

  林辛言没有太大的心情波动,因为她很清楚,这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如果不是定下娃娃亲,恐怕,他们不会有交集。

  很快车子停在一座别墅前。

  阳光下,占地极广阔的石砌建筑,气势恢宏。

  “进去吧。”关劲摆了个请的姿势。

  对她既不热情,也不讨好,中规中矩,应该是知道她和宗景灏之间的婚姻,只是完成约定。

  并不是真正的宗家少奶奶。

  宅子虽大,但是人并不多,只有一个佣人,关劲也没多介绍,把她带到屋内人就走了。

  林辛言有那么一点的不适应。

  “这是少爷的住处,我是照顾他生活的于妈,你也可以这么称呼我。”于妈引着她去房间,“有什么需要你就和我说。”

  一个月时间不是很长,林辛言自己带了自己的生活用品,虽然可能不会麻烦她,还是说道,“好。”

  于妈打**门,转身看着她,本想和她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今晚少爷可能不回来,今天是白小姐生日。”

  虽然没办婚礼,好歹这名义上是他的妻子,今天怎么说都是他们新婚第一天,他却在外面陪伴别的女人,于妈觉着林辛言可怜,这才刚进门,就被宗景灏这般冷待,以后岂不是更惨?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