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深恨之切无弹窗 卢小月顾廷煜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20-04-21 编辑:小编

爱之深恨之切

现代言情

  “离婚吧,顾廷煜。”漆黑的深夜,寒意彻骨。顾廷煜趴在她身上,猛烈的冲击着。完事,抽身离开,丢下这句话。卢小月双目赤红,注视着准备去浴室的男人。

  爱之深恨之切无弹窗 卢小月顾廷煜小说全文阅读,玖陆文学是广大书友值得收藏的小说网站,在这里您可以畅快的阅读您想看的小说,爱之深恨之切精选:夜晚,病房里。“姐——”突然有女人的声音响起。于书苁走进病房来,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透明袋子来。“姐,这是我的那个小侄儿,你想不想要啊?”于书苁道:“你跟我走,我可以给你。”

  爱之深恨之切小说试读:

  卢小月此时被打了镇静剂,其实神情是有些恍惚的。

  “快来,我们找个地方把她葬了,不能入土为安,它的魂儿都要在外面四处飘荡,好可怜的。”

  卢小月从床上立起来,她开了一颗扣子的医院病号服里,白皙的肌肤上,有许多暧昧而深刻的痕迹。

  卢小月却是神情麻?的,这样冷的天气里,她甚至身上都皆有穿一件外套,穿着薄薄的病号服就走出了病房门去。

  外面的守卫不知道去哪里了。

  “姐,快来。”

  于书苁在招手。

  卢小月跟着走,眼睛直直盯着那个透明袋子。

  袋子里是透明液体,液体中漂浮着一个小小的物体。

  卢小月神情变得紧张,她伸手想要去勾袋子,但是勾不住,刚要靠拢一些,于书苁就往前移动一些。

  “姐,你别急呀,吓到小侄儿怎么办呀?我们去给它入土为安好不好?”

  雪夜,大雪刮着卢小月。

  她赤着脚踩在雪地里,脚被冷雪冻得通红。

  “姐,你有没有给它取过名字?叫什么?”

  “陆然。”

  “真好听。”

  于书苁道,“顾家夫人其实早就想要一个孙子,你要是真的生下这个孩子来,其实你顾太太的身份会更稳的。

  可是我怎么能让你得逞呢?”

  卢小月只轻眨了一下眼睛,目光仍旧盯着那个透明袋子。

  路边停靠了一辆出租车。

  “姐,你上车去,我把袋子放在车上,你们一起去给小侄儿下葬好不好?”

  于书苁说着,拉开车门,将袋子扔进了车厢里去。

  卢小月像被刺激到了,立即奔过去,钻进了车厢里去,拿住了那个袋子。

  车子这时已经被关上了门,很快载着卢小月就离开了医院区。

  夜晚两点,顾廷煜开完紧急会议,从密闭的会议时出来时,副官就在顾廷煜耳边说了卢小月独自出了医院的事。

  下午折腾了那女人半晌,后来感觉她整个身体都在抖,又惧又怕,他把她搂去床上,让她睡了,后来接到上面紧急会议通知他赶紧离开了,结果现在得到这样一个消息。

  捏了根烟抽了,一边往外面走,一边泛起些冷笑。

  就不该对那个女人心软,让副官和自己一起离开了,怕站在外面的人刺激她,让副官把外面的人也撤了。

  “让下面的人去找。”

  “是。”

  大雪夜。

  风雪刮得更急。

  很快,副官来报,说医院的监控显示,卢小月和于书苁一起走了出去,后来卢小月上了一辆出租车。

  于书苁被带到了顾廷煜面前。

  还没开口问,于书苁就状似惧怕地跪立在地面,浑身发着抖。

  “姐夫,求求你,放我这一次。”

  “她人在哪儿?”

  于书苁抬头看了一眼顾廷煜,仍旧是很害怕:“姐……姐姐,不让我说。”

  顾廷煜弹了弹手里的烟灰,“人在哪儿?我最后问一次。”

  于书苁欲言又止的,最后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道:“姐夫,你别怪姐姐,她这一次也是受了很大的打击,所以才,才会那样的……姐姐她去见姬成了,孩子掉了,她很伤心,她求我一定要去见姬成。

  她说,要和姬成一起给孩子下葬。”

  那副官的目光狠狠地盯了一眼于书苁。

  “人在哪儿,带我去找。”

  顾廷煜道。

  出租车载着卢小月在离港口岸很近的一个货仓停了下来。

  卢小月被冻得瑟缩着身体,她紧紧抱着怀里的袋子,整个瑟缩的身体,很快就被拉开车门的司机给拖了下来。

  “**,接的这是什么活儿!**,今晚上不伺候好我们,今晚就让你死在这儿,完事儿了把你一扔,尸体掉那水里,谁都认不出来。”

  卢小月被扯进那货仓里,她白蓝相间的病号服在地面上擦出痕迹,薄薄的病号服无法阻隔粗糙地面和皮肉的摩擦,卢小月的背部和手臂很快见了红。

  卢小月感觉到疼,开始挣扎起来。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