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及缘浅》主角流苏青鹤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0-04-17 编辑:小编

情深不及缘浅

古代言情

  北丘山,星华殿。一身大红喜服的流苏端坐与床榻之上,纤纤玉手交叠而握,紧张中透着羞怯与浓郁的喜意,静等心爱之人来掀开盖头,饮下合卺酒,共赴鸳鸯帐。哐当,门被人大力撞开,青鹤圣君迈着踉跄的步子走了进来。酒气冲天!

  《情深不及缘浅》主角流苏青鹤全本大结局阅读,《情深不及缘浅》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情深不及缘浅流苏青鹤小说阅读,情深不及缘浅小说精选:青鹤这才发现是流苏捏的传音诀,眼底顿时闪过一抹厌恶,连听都懒得去听,屈指一弹,将那扇子打散,消失在空中。

  情深不及缘浅小说试读:

  青鹤圣君御风而行,飘至途中恢复清明的眼底闪过一抹迷茫,忘了适才那粗鲁的举动,心头只记得他心爱之人急切的呼唤,催动体内的妖力,往南丘赶去。

  盈心殿,花盈盈在那熟悉的人影跨进来时恰巧吐出一大口黑血。

  人影透着焦急扑将过来,疼惜的把人抱在了怀里:“盈盈,盈盈你怎么样了?”

  “青鹤哥哥,盈盈不是故意打搅你入洞房,可实在、实在太、太疼了,青鹤哥哥,盈盈是实在、实在忍不住了才……”

  花盈盈沾了血丝的脸上一片苍白,朦胧泪意带着恰到好处的愧疚与紧张,小心翼翼的捏着青鹤的袖口,颤巍巍的道。

  “盈盈别自责,你比谁都清楚我的心意。这婚本就是想要退的,若非帝父逼迫,拿了捆妖绳将我捆住,不娶她这捆妖绳无法解开,怕是以后再也见不到盈盈了,迫不得已之下才娶了那不知廉耻的毒妇。”青鹤柔声哄着,“你别怪我就好!”

  “盈盈不怪青鹤哥哥,盈盈就是心疼你……”

  “能得你这样的一句话,纵然我此刻去死都甘愿。”青鹤圣君抬手抚上她的后心,滚滚妖力入体缓解着她体内的痛苦。

  传音阵早在青鹤来之前就布置妥当,这番情意绵绵的话在另一个人听来却如同雷击心脏,疼的她娇躯阵阵发颤。

  流苏脸上的盖头已经被她拿开,精致的脸上半点血色都不曾剩下,只余伤情的悲痛。

  “原来娶我,真的让你如此恨极,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毒妇!”

  是什么样的变故让他变的如此绝情?

  是他突然要退婚遭到拒绝开始,还是花盈盈前去仙族跪在仙门外为当时僵持的局面求情开始?

  她不清楚,她只知道他的变化让她尝到了锥心之痛。

  传音阵消散,流苏扯过绣了并蹄莲的喜被盖在身上,柔软的被褥也驱不散这床榻上的冰冷。

  大婚日,月圆夜!

  青鹤的雷劫留在她体内的伤,若能得他一丝妖力,这痛楚便会缓解。

  昆仑山上,每次痛不欲生之时都是青鹤用妖力帮她缓解的。

  只那时他将她当做生死兄弟。

  艺满下山时还想拽她来妖族做客,将她引见给自己的帝父。

  只那时两人的婚事已提上日程,她也满心促狭之意,加上备嫁心切,便想法婉拒脱身离开。

  盼着能在洞房花烛夜告诉他,她还有个名字,叫‘青扇’,含了他名字里的一个字,想看看他吃惊时的表情。

  又麻又痛的感觉开始在体内渐渐出现。

  流苏知道,要开始了!

  月色如同银色的瀑布穿透薄薄的窗纸透射进来,床上的人渐渐蜷缩成团,巴掌大的小脸一片蜡黄,紧锁的眉梢隐约有雷光电弧闪现,一点一点的摧残着她体内的经脉骨骼,这份痛楚渗透进灵魂深处,贪婪的消耗着她体内的仙力。

  纤细的手艰难尝试着捏起一个传音诀,只话未说完就散了开来。

  如此反复数次都无法将传音诀捏出来,流苏疼的打颤,混了一口内丹金血才终于堪堪捏成形,艰难的注入她想说的话:“青鹤,我、我是青、青扇,救、救我……”

  传音诀摇摇晃晃的飞了出去。

  整个人眼前已经开始阵阵发黑!

  如今已经顾不上其他了,只希望青鹤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施以援手,助她缓解体内的痛苦。

  盈心殿,花盈盈痛苦的神色终于得到缓解,一双美目望着身边这个爱到骨缝里的男人,将隐忍的委屈拿捏的极好,柔柔的道:“青鹤哥哥,盈盈已经没事了,快去北丘陪、陪嫂、嫂嫂吧!”

  “你喊她什么?”青鹤眉头微皱,隐约有些不悦,道。

  花盈盈垂下头,神情痛苦的:“终归是你明媒正娶的君妃,以后圣君就是盈盈的哥哥,亲哥哥,流苏上仙就是盈盈的嫂嫂。不然,不然盈盈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来!”

  “盈盈,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我心悦你,那个女人不过是给我帝父一个交代罢了。”青鹤将花盈盈环在怀里,深情的道,“你这么说可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可是、可是今晚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夜……”花盈盈抬起头,眼底已是一片水雾,“青鹤哥哥难道会留在盈盈身边陪着盈盈?”

  骨节分明的手拂过那一头青丝,柔声道:“除了你,没人值得我夜夜陪伴!”

  一面展开的扇子飞了进来,让青鹤心头微微一怔,还是花盈盈推了他一把,佯怒嗔道:“你还说,嫂嫂催你来了。”

  说完竟一转身,耍起了小性子。

  青鹤这才发现是流苏捏的传音诀,眼底顿时闪过一抹厌恶,连听都懒得去听,屈指一弹,将那扇子打散,消失在空中。

  “噗!”

  混了内心金血的传音诀与她心神有着紧密的联系。

  传音诀被打散,流苏也受了反噬,猛地一口血喷了出来,那本就蜡黄的脸更是隐隐泛了青色。

  “啊……唔!”

  柔软的被子被她硬生生咬出了窟窿,汗如雨下!

  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连青扇也忘了吗?

  还是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只那份恨意让他连五百年来形影不离的生死情谊都不顾了?

  “疼啊,青鹤…青鹤……”

  无助的呜咽声淹没在唇齿之间。

  她自以为拼命的呐喊实则连蚊蝇的哼哼声都不如。

  最终黑幕弥漫,陷入了幸福的昏厥中……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