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婚爱难逃:总裁莫荒唐》—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4-16 编辑:小编

婚爱难逃:总裁莫荒唐

豪门总裁

  人人都知凌绍呈对任苒有着病态的占有欲,他荒唐到能在婚礼上故意缺席,让她受尽耻笑,却也能深情到拒绝风流,非她不可。 “任苒,往我心上一刀一刀割的滋味怎么样?” “很痛快,但远远不够。”她现在终于可以将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我不像她,也不是她……”

  完整版—《婚爱难逃:总裁莫荒唐》—全文在线阅读,《婚爱难逃:总裁莫荒唐》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任苒凌呈羡,主要讲述了:人人都知凌绍呈对任苒有着病态的占有欲,他荒唐到能在婚礼上故意缺席,让她受尽耻笑,却也能深情到拒绝风流,非她不可。 “任苒,往我心上一刀一刀割的滋味怎么样?” “很痛快,但远远不够。”她现在终于可以将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我不像她,也不是她……”

  婚爱难逃:总裁莫荒唐小说试读:

  任苒盯着天花板,这是她住到清上园的头一晚,隔壁房间的声响断断续续传来,她不耐烦地闭上眼,可一阵高过一阵的亢奋声犹如猫爪子撩过心头,任苒喉咙间发毛,腾地坐起身后拿过杯子喝水。

  “不要嘛,轻点啊——”

  她握着杯子的手逐渐收拢。

  隔壁房间,才是主卧,这会却睡着她的未婚夫和他的情人。

  任苒只觉太阳穴突突直跳,她心里哪怕对联姻的事没有半分情愿,可并不意味着别人就能这样踩到她头上。

  任苒起身来到洗手间,找个盆端满水,她从小就没什么家教,所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她走到主卧门口,一手抱着盆,另一手敲门。

  “滚!”男人的声音夹杂着不耐烦。

  任苒听不进去,将门敲得砰砰响,门板似有摇摇欲坠之势。

  凌呈羡坐在床沿处,纤细的手指来到领口处,将扣子一颗颗往下解开,边上的女人看到他一截锁骨露出来,忙迫不及待地伸手覆上去。

  掌心还未来得及细细摩挲,手腕就被凌呈羡一把握住,他侧首后冷冷地睇了她一眼,将她的手甩开。

  凌呈羡站起身,大片胸膛以及蜿蜒至裤腰处的肌肉一览无余,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谁在这里乱吠……”

  到了门口,他将白衬衣脱下随手丢在地上,他一把拉**门,他知道门外站着的是谁,他也知道这是对她最大的羞辱。

  凌呈羡的视线落到任苒脸上,“你……”

  一盆冷水泼向他的俊脸,他毫无防备,凌呈羡惯性地闭上眼,大半的水渍冲洒进主卧,维腊木地板面被完全铺湿,水珠顺着男人的发尖一滴滴往下落,滑过了正在起伏的胸口和腹肌,最后被他深色的西装裤给吸附干净。

  “怎么了?”房间内的女人衣衫不整地跑出来。

  凌呈羡伸手抹了把脸,睁开的双眼锐利而凶悍,任苒心里有些慌,却站定在原地不动。“我怕凌四少肝火旺盛,烧伤了身体。”

  男人踏出去一步要动手。

  陈管家刚上楼就看到了这一幕,她不解地看向任苒,“少奶奶,您这是?”

  任苒丢开手里的东西,“有事吗?”

  “老爷夫人来了,跟你们商量下明天办喜宴的事。”陈管家看了眼凌呈羡身后的女人,脸色都变了。

  男人也锁紧眉头,“爸和妈不是才回去不久吗?怎么又来了?”

  “四少结婚是大事,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任苒身上也被溅了不少水渍,她往后轻退步,“我这就下去。”

  凌呈羡的脸色越发难看,“你要是敢当着爸**面胡言乱语……”

  他话只说一半,相信她不笨,能听懂里面的意思。

  任苒差点忘了,凌家家风严谨,凌呈羡将这女人带回来自然也是偷偷摸摸的,这凌家二老怕是完全被蒙在鼓里的。

  那真是有好戏看了。

  任苒故意没换衣服就下去了,蒋龄淑看到她这幅样子,保养得当的脸上闪过不悦,“任苒,你也太没规矩了,哪有像你这样穿着睡衣便就来见公婆的?”

  任苒坐在他们对面,低眉顺目,“妈,我没法子,客房里没有准备我的衣服。”

  “什么意思?”凌征抓着她话语的苗头,“你怎么会住在客房内?”

  任苒抬下头,目光闪躲,“呈羡带了朋友过来,就让我睡在客卧。”

  蒋龄淑吃惊不已,明天就要结婚了,什么朋友还能带到家里来?

  她脸色骤变,只见陈管家朝她使个眼色,蒋龄淑气得嘴角轻搐,混账东西!

  凌征目光落向楼梯口,声音里已有怒意,“陈管家,去把呈羡喊下来。”

  “是。”

  过了约莫十来分钟,才见凌呈羡从楼上下来。

  他一边系着袖扣,修长的腿包裹在西装裤内,随着轻弯的弧度而呈现出有型结实的腿部肌肉,任苒抬下目光,率先入目的是男人瘦削的下颔弧度,紧接着,便是潋滟唇色,以及窄挺的鼻子。

  他下了楼梯,阔步而来,“爸,妈。”

  蒋龄淑拉过儿子的手,让他坐到身侧。

  凌征神色严肃,“你有朋友在这?”

  “谁说的?”凌呈羡目光投向对面,任苒穿着身棉质睡衣,宽大、无趣,但圆领微微往下垮,那一对若隐若现的锁骨倒是好看极了。

  任苒的视线同他对上,一双美目将明艳与清灵揉和得恰到好处。

  “既然没有人在这,为什么到现在才下来?”

  凌呈羡开始睁眼说瞎话,“办事呢,才做到一半,陈管家就上来喊了,我不得洗个澡么?任苒是怕你们心急,才先下来的。”

  蒋龄淑面不改色,“陈管家,是这样吗?”

  “是的,夫人。”

  凌呈羡翘起长腿,膝盖处轻踮,跟他耍心眼?

  也不看看清上园是谁的,这儿的人心都向着谁!

  凌征没再深究,问了些明天酒宴上的琐事,任苒话已至此,尽管凌呈羡的话可信度太低,可就连凌征都假装信了。

  在这个家,她孤立无援。

  说了会话后,凌征起身离开,蒋龄淑稍作停顿,她目光含有深意地瞥向二楼方向,压低嗓音,“呈羡,明天还有酒宴要办,你**疼爱任苒,到时候,你们谁都不许在**跟前乱说话。”

  这话分明是说给任苒听的。

  凌呈羡眉目间闪出不耐,“行了行了,赶紧回去吧。”

  两人走后,任苒起身准备上楼,不料手腕却被凌呈羡一把扣住,男人顺势搂住她,冲边上的人道,“陈管家,你先去休息。”

  “是。”陈管家目光自两人间游弋圈后离开。

  任苒挣扎下,却不料睡衣滑下一边,露出整个香滑细嫩的肩头,殷少呈俯下身亲吻,“真香。”

  她颈间燃起潮红,“松开。”

  凌呈羡搂紧她,任苒面对面被困在他结实的怀里,“今天我们领证了,从现在开始,我想对你怎样就怎样。”

  任苒干脆不再挣扎,她可没忘记楼上还有个人,“好啊,那我要住回主卧。”

  “那你不介意三人同床?”

  不要脸!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