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少的挚爱宝贝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南惜江筠郁)

时间:2020-04-15 编辑:小编

江少的挚爱宝贝

豪门总裁

  南惜只剩一口气了。医生宣布她已经没有任何的抢救价值。她被一枪爆了头,倒在了美国西雅图的一栋老房子里。房主以她私闯民宅的理由开枪射杀了她,而在美国的法律里,房主被判无罪。她躺在医院里的第七天,终于等来了自己的未婚夫陆允澈。她的思路一直都很清晰,只是没了语言和行动能力。简单来说,她与植物人无异。

  江少的挚爱宝贝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南惜江筠郁),南惜江筠郁小说叫《江少的挚爱宝贝》,小编为您提供南惜江筠郁小说大结局,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江少的挚爱宝贝小说精选:江筠郁弯起嘴角,很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来。还是萧栩忍不住走上前来,一边打哈欠,一边说:“行了哥们,你也别傻站着了,你这一身尿骚味儿实在影响食欲,赶紧回去洗洗吧。”

  江少的挚爱宝贝小说试读:

  话音还未落,江筠郁已经转身走了。

  他连个道别的机会都没留给沈瑜和陆允澈,显然是没把他们俩放眼里。

  倒是沈瑜,一直盯着沈苡欢的背影,目不转睛。

  沈瑜自言自语道:“她真是沈苡欢吗?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沈苡欢明明已经疯了呀……”

  ……

  医院附近的餐厅里,沈苡欢是被萧栩硬拉着进去的。

  这里的坏境很雅致,人也很少,估计一般人很难消费的起。

  江筠郁坐在沈苡欢的对面,身后一排保镖。

  这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气派十足。

  江筠郁优雅的低头看菜单。

  他忽然又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沈苡欢,问:“刚从国外回来,吃得惯中国菜吗?”

  沈苡欢被问的一愣,随即说道:“随便什么都行。”

  对此,江筠郁不再有异议。

  等待上菜的空档里,萧栩一脸八卦的说:“沈苡欢,真没看出来你还挺辣的呀!那姓陆的怎么得罪你了?你泼了他一脸尿……”

  沈苡欢不想回答他,便守着面前的一盘糖肝吃个不停,嘴巴塞的鼓鼓的,表情也有些愤愤。

  江筠郁坐在对面,眼睛一直盯着她。

  直到面前的糖肝已经见了底,江筠郁才说:“你很喜欢吃内脏?”

  沈苡欢头也不抬:“不行吗?”

  江筠郁和萧栩都没说话。

  片刻后,江筠郁才又说道:“可你忘了吗?你小时候对肝脏过敏……”

  “我靠!那你不早说!”

  沈苡欢塞了满嘴的爆肝,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萧栩则一脸奇怪的看着沈苡欢:“你不知道自己吃肝会过敏吗?为什么要别人早说?”

  这回沈苡欢不说话了,用力将嘴里没嚼烂的东西咽下去,又喝了一口茶,这才开口:“算了,死就死吧!反正也不是没死过……”

  这回,萧栩彻底的懵了。

  他看沈苡欢的眼神也变了,带着几分同情的砸了咂嘴后,换上了一副看精神病的表情……

  吃也吃饱了,喝也喝饱了。

  沈苡欢从位置上起身,对江筠郁说:“谢谢你的午餐,那没事我先走了,二位慢用。”

  说完,也不等江筠郁的回应,头也没回的走了。

  看着沈苡欢的背影,萧栩啧啧道:“她脑子果然有问题!幸好当初你们家反悔没让你娶她,真要是娶这么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在家里,我真不敢想你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

  说着,他还十分同情的拍了拍江筠郁的肩膀。

  江筠郁倒是一脸淡然,一边优雅进餐,一边说道:“她有问题吗?我没觉得。”

  萧栩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江筠郁,道:“筠郁,我这么跟你说吧,以我一个专业医生的角度来判断,她脑子绝对不正常!”

  江筠郁抬起头来:“你是说……以你妇产科的经验?”

  闻言,萧栩的表情瞬间垮掉,彻底闭上了嘴。

  ……

  下午,沈苡欢去了一趟美术学院。

  她发了一条微信出去,在美院附近的咖啡店里,一连灌了5杯的咖啡,乔知羽才姗姗来迟。

  乔知羽是这家美术学院的老师,和南惜打小穿一条裙子长大的闺蜜。

  乔知羽表面上虽为人师表,实则脑子里一直都缺根弦,思想也龌蹉的很。当初学美术还是因为可以看男模特免费的裸体才来的,还美其名曰,要用艺术的眼光去看待!艺术!

  她背着画板,在咖啡店了寻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南惜的影子。

  不过,很快,一个长相漂亮的年轻女孩对着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乔知羽朝着自己的身后看了看,见没人,便知道那女孩招呼的最有可能就是自己。

  所以,她慢慢的走过去。

  沈苡欢面前,乔知羽十分礼貌客气的问道:“小姐,您刚刚是在叫我?”

  沈苡欢一时间忘了自己的身份,一把拉着乔知羽坐在了自己对面的位置上,压低声线说道:“知羽,是我!”

  乔知羽一脸莫名,而沈苡欢又补充了一句:“我是南惜!”

  这下乔知羽炸了,险些从椅子上摔下去。

  南惜死在国外的事,乔知羽是知道的。

  那么,这算是大白天里见了鬼?

  见乔知羽一脸的没法接受,沈苡欢只觉得身心俱疲。

  为了不把乔知羽吓出个好歹,沈苡欢只好认命的说道:“好吧,那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苡欢,是南惜生前在国外认识的好友,是她让我回来找你帮忙的。”

  乔知羽:“……”

  ……

  与乔知羽喝了一个下午的咖啡。

  沈苡欢将南惜在国外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讲给了她听。

  虽然,乔知羽半信半疑。

  可沈苡欢如今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她只求倾诉个痛快,至于乔知羽信与不信,都不重要了……

  最终,乔知羽还是没忍住,对沈苡欢说:“你知道吗?你的语气和动作,真的很像南惜……”

  沈苡欢忽然眼泛泪意,忍了这么久的委屈,仿佛终于找到一点点发泄出口。

  可她没哭,哭要是能解决所有的事,也就不必像现在这么辛苦了。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乔知羽问。

  沈苡欢静静的看着她:“我不会放过他们的,哪怕是死,我也要拉着他们一起下地狱。”

  乔知羽许久都没有再说话。

  直到沈苡欢起身要走了,她才又纠结的问:“既然你说你是南惜,那你知道我身上的纹身是什么吗?”

  沈苡欢苍白的看着她,沉默了片刻后,走上前去。

  隔着衣服,沈苡欢的手准确无误的放在了乔知羽有纹身的地方。

  她平静的说:“这里……纹了一只雏鹰,你12岁那年出车祸后留下了一道疤,你嫌弃丑,拉着我一起找了个便宜的纹身师纹上去的,可惜失败了,那是一只很丑的鹰……”

  沈苡欢的话没说完,就被乔知羽一把给抱住了。

  乔知羽泪流满面,在她耳边说道:“我知道你是她,因为她答应过我,这是我和她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她这辈子都不会对第三个人说……”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