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有微光》—完整(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4-15 编辑:小编

盛夏有微光

豪门总裁

  临近毕业,夏栀每天都忙得头昏脑胀。虽然她没什么朋友,也不用去赶一场又一场的临别聚会,但工作的事情还没有定下来,也让她心里发沉。可是无论自己有多累,夏栀都会坚持周末去孤儿院做志愿者。路上,她点开了室友苏静柔发给她的游戏链接。她的朋友不多,苏静柔算是她最亲密的好友了。

  《盛夏有微光》—完整(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盛夏有微光》小说剧情非常精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精品小说,盛夏有微光精选:陈河处理好公司的事情,就带着文件赶往霍锐泽的私人别墅。当他得知昨晚发生的事情后,惊得把手中的文件都扔了出去,一张脸又是震惊又是无语,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盛夏有微光小说试读:

  他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霍总,您和夏小姐这件事……”瞄到顶头上司脸色铁青,陈河麻利地改换了话题,绷紧了脸把文件捡起来放到桌子上,“这些是需要您亲自签署的文件。另外,刘婧小姐的航班半个小时后抵达,老爷子刚打过电话嘱咐您去接她。”

  说话时,陈河但眼睛不住的往霍锐泽耳后瞧,那里有两个渗着血丝的牙印,好在位置隐蔽不容易看到。

  那带着几分暧昧色彩的伤痕,实在和总裁的冷脸不堪相配。

  霍锐泽察觉出他的小动作,冷哼一声,几下签好了字,将文件扔给陈河,“你去接刘婧,这两天公司的事情由你代理。”

  陈河小心翼翼的收好文件,脸上露出了苦笑,“霍总,老爷子那边儿我没办法交代啊!”

  刘婧是霍老爷子看上的孙媳妇,一直在国外生活。她对霍锐泽爱的很深,从十八岁就扬言非她不嫁,单身这么多年也的确在等他。

  实际上,刘婧这次也是为了霍锐泽才决定回国发展。而主角不在,他一个助理去……刘小姐的脾气可说不上好。

  霍锐泽连一个眼神也吝啬给他,冷淡的开口:“做不了,就换人。”

  “我一定办好!”陈河后背冷汗涔涔,赶紧坚决的表态。他忍不住向后面的那栋别墅望去,“霍总,夏小姐不像是坏人,如果,真的有什么误会……”

  在他的角度看,根本看不清什么,只能看到一片深绿中模糊映出的白色。两栋别墅表面是独立的,其实是互通的。那一栋小别墅就是霍锐泽为弟弟霍明泽准备的,然而,那里早已经空了下来。

  当年,因为霍家长子不同意联姻,反而私自和一个家世普通的女孩结婚,这桩婚姻不被家族的长辈认可,霍锐泽兄弟两个就跟随父母离开了霍家。

  没多久,父母相继染病去世。兄弟两个也是性格倔强,宁愿在外受苦也不肯向长辈服软回霍家。两人相互扶持着长大,感情当然比一般的兄弟更加深厚。

  后来,霍明泽为了救霍锐泽差点淹死在河里,就开始变得自闭而敏感,拒绝任何人靠近。就霍锐泽,也没办法走进他的世界里。

  谁也没想到,一个没见过面的女孩打开了霍明泽的心门,那些虚假的温暖成了害死霍明泽的毒药。

  陈河的话停了下来,他犹豫着不知该怎么说。作为霍锐泽最倚重的助手,他明白霍锐泽不可能收手。

  霍锐泽的眼神中透出了深切的痛苦,随即演变成了嗜血的凶悍,“如果不是会伪装,她怎么会把明泽骗得那么惨!”

  陈河动了动嘴唇,竟觉得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才挤出几个字,“一旦错了,怎么挽回?”

  霍锐泽脸上的表情消失的什么也不剩,“你该走了。”

  陈河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劝不动上司,只能默默的转身走了出去。

  霍锐泽闭上眼睛,喃喃自语:“明泽,我不会让你死得不明不白,哪怕是错,我也不会放过一丝可能!”他心中一直亏欠弟弟,却因弟弟的疏远找不到合适的方式弥补。得知弟弟喜欢游戏,他毫不犹豫创办了游戏公司。

  一年前,在霍锐泽工作最忙的时候,霍明泽突然自杀身亡。原本由打算推出霍明泽设计的游戏项目,也因此搁置。

  如果霍明泽没有自杀,他或许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游戏设计师。他精通电脑,能将他和“栀子”的信息清除的干干净净。只有屏幕上留着一张女孩侧颜的照片,还有一封字迹潦草的绝笔信:“栀子,你为什么要骗我?”

  一年多来,霍锐泽费了不少力气,始终查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直到夏栀出现……

  黑暗的房间里,夏栀缓了很长时间,才有力气滑下床。她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在黑暗中摸索着。不知过了多久,她筋疲力竭的靠在墙壁上,终于伸手摸到厚实的布料,像是窗帘,她咬着牙用力地向一边扯去。

  阳光一下子倾泻满屋,她的眼睛受不了强光,下意识的向后躲避,整个人狼狈的趴在了地上。

  夏栀望着窗外的灿阳,脸上的表情分不出是哭还是笑,她呆呆愣愣的连眼睛也不眨,眼角忽然涌出了一大滴晶莹的热泪。

  她双腿摇晃地爬了起来,仔细观察着这个房间。房间很大很空,几乎没什么摆设,简洁到令人喘不过气来。

  夏栀看到散落的衣服碎片,只有她的,还有凌乱的床单上已经变黑的血迹。而那个暴虐狠毒的凶手,没有留下任何暴露身份的东西。

  “哈哈哈”

  夏栀精神崩溃的扬声大笑,她双眼空洞动作迟缓,像只没有任何生气的木偶。

  二十年来,她一直尽力去做乖学生,哪怕是校规校纪她都不会违反。她欺骗了谁,又伤害了谁?要以这样一种被**践踏,没有任何自尊的方式赎罪?

  笑声回荡的空旷的房间里,仿佛是无数个声音在回应着她的痛苦。夏栀机械走到花架旁,吃力的推下花盆,捡起沾着泥土的瓷片,用力的划向自己的脖颈。

  “如果要承受这样的侮辱,我宁可死。”她无力的倒下,决绝的闭上了眼睛。

  佣人发现了倒在血泊了的夏栀,仓皇的告诉了霍锐泽。霍锐泽甚至来不及思考,人已经冲到了屋子里,眼前的一幕让他的心有一瞬间震惊的无法跳动。

  夏栀的苍白和鲜血的妖艳形成了骇然的对比,比最冶丽的**花还惊魂。

  他双手颤抖的抱起夏栀,惊慌到变了嗓音:“夏栀!”

  夏栀意识混沌,模模糊糊的听到耳边有一道焦急的声音,她怎么也没力气睁开眼睛,只能微微抬起手指,“你在乎我吗?”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