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主角秦落烟傅子墨全本大结局

时间:2020-04-15 编辑:小编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

穿越重生

  一个腹黑冷情的现代女汉子,穿越成爹不疼后娘害的软妹纸!遇上霸道冷酷武宣王,只手遮天、权倾朝野,传闻说,他睡过的女人比吃过的饭都多,可是一夜贪欢之后,他竟对她痴缠不止,他说,女人,你姿势多、技术好,本王很满意,赐你王妃之位以资勉励。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主角秦落烟傅子墨全本大结局阅读,《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秦落烟傅子墨小说阅读,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小说精选:秦落烟睁开眼睛,笑容甜美,“梧桐,为了买通春月楼的老鸨,我们不是刚把我娘留下的唯一一根金钗都卖了吗?别说看大夫,明天这小厨房里的食材都还没着落呢。”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小说试读:

  当秦落烟带着梧桐回到府中的时候,一片寂静,连打更的家丁都不知道躲在那里偷懒去了。

  三更天,下着雪。

  府中最偏僻的小院里,梧桐将木桶中添了些热水,视线落在桶中人的背上,禁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

  “梧桐,别唉声叹气了,这都是第十八次了,再这样下去,我的耳朵都该起茧子了。”秦落烟闭着眼睛,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正是这样的淡然,让梧桐越发不忍心。

  “小姐,你的背上全是淤青,我明天去城中寻个大夫来给你瞧瞧吧。”青一块紫一块,几乎没有完好的皮肤,看得梧桐心底直发毛。

  秦落烟睁开眼睛,笑容甜美,“梧桐,为了买通春月楼的老鸨,我们不是刚把我娘留下的唯一一根金钗都卖了吗?别说看大夫,明天这小厨房里的食材都还没着落呢。”

  梧桐记起这事儿来,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秦落烟无奈的摇摇头,作势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真长茧子了。”

  “那小姐的伤怎么办?”那个王爷下手真是狠,以前听说权贵们玩起姑娘来的时候手段特别多,她还不信,现在亲眼看见了,真觉得那些权贵没几个好人。

  “都是皮外伤,养养就好了。”秦落烟不在意,又闭上了眼睛。

  虽然顶着一张十几岁的稚嫩脸庞,可是骨子里,她依旧是那个二十六七岁的大龄恨嫁女青年。

  少女的憧憬,对心上人的期待?

  她早已经过了那个幼稚的年纪。

  凤栖城东面的武宣王府,一大早的气氛就非常压抑,侍卫们大眼瞪小眼,连喘气都不敢太大声,唯恐惹到了正在气头上的主子。

  “王爷……以前那些女人,您都没有让过夜的,所以属下以为,是您允许她走的……”王府侍卫统领金木低着头,半跪于地。

  “哦,你的意思,是本王的错?”傅子墨嘴角一抹邪肆的笑,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动作优雅从容,看不出丝毫怒气,可浑身散发出的寒意却足以让众人心生恐惧。

  “属下不敢!”金木将头埋得更低了些。

  傅子墨冷哼一声,视线落在窗外,今日的雪,依旧很大,他忍不住想起了昨夜……

  没有哪个女人,会玩她那些花样!

  也没有哪个女人,完事之后,比他还着急离开!

  “王爷,昨天那个女人有什么问题吗?”金木见王爷思绪飘远,忍不住抬头问。

  傅子墨回过神,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吓得金木不自觉的后腿了半步。

  “金木,你在我身边也呆了几年了吧?她临走前,你就没发现她身上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这……”金木心中一颤,猛地想起那女人穿走的披风,“她身上穿的,是王爷的披风!”

  “既然知道,为何不拦?”傅子墨语气冰冷,比窗外的飞雪还冷冽几分。

  金木犹豫了一瞬,硬着头皮开口,“属下倒是进行了盘问,可是那个女人说……”

  “说什么?”

  “她说,是王爷扯坏了她的衣裳,所以赔她一身衣裳,天经地义!”金木快速说完这句话,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空气似乎凝滞,压抑的气氛越发的浓郁了几分。

  傅子墨久久的沉默,让金木禁不住背脊阵阵发凉,当一颗冷汗从他脸颊滑落的时候,傅子墨凉凉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

  “天经地义啊,呵,金木,她穿本王的衣服,好看吗?”

  这么天马行空的一句话,从心思难测的武宣王口中说出来,着实让金木愣了好一会儿,他却也不敢说谎,“好、好看,那个女人个子虽然娇小,但是身材却极好……”

  “金木!”傅子墨抚弄玉扳指的动作突然停下,嘴角微勾起,“你看得倒是挺仔细……”

  金木猛地停住话头,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还来不及恐惧,傅子墨已经开始对门外的暗卫下命令。

  “传令下去,急招凌水统领回京,让金木统领代替凌水统领去疆北!”

  金木整个人愣住,待反应过来,赶紧苦着脸求饶,“王爷,属下知错,属下知错!”疆北那个地方,终日廖无人烟,这一去……

  只可惜傅子墨目光冰冷,丝毫不为所动,他缓缓起身,迈出房门站在长廊下,伸出手,雪花落在他的手心,转瞬即化,“女人,穿了本王的衣服,居然还不安分。”

  刚过晌午,将军府的前厅就热闹了起来。

  吹锣打鼓的声音传到内院,正在院中点篝火取暖的梧桐往前院看了一眼,担忧的看向了长廊下站着的秦落烟,“小姐,好像是下聘的人来了。”

  “来就来吧,不早就知道了吗?”秦落烟面色不变,只一抹冷然挂在嘴角。

  “可是,昨夜的事如果被将军知道了,我怕……”梧桐脸色有些发白,“小姐,您还记得二小姐当初是怎么死的吗?”

  秦落烟冷笑,“怎么能不记得,二姐死后,这府中没有一个人敢去替她收尸,最后还是我背着她的尸体去后山埋了的。”

  梧桐至今回想起那个画面还心有余悸,也是那个时候,她才发觉自家小姐不知什么时候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往日里连只老鼠都要吓个半死的人,居然背着二小姐的尸体走了十里山路。

  “当初二小姐就是因为情郎败坏了家风而被老爷……被老爷亲手砍杀的。”梧桐害怕,连点火的心情都没有了。

  秦落烟沉默了一阵,心中哀凉,是啊,若不是那次见到了这个封建社会最残忍的一幕,她哪里会相信,这世上竟然会存在这种父亲亲手杀死自己女儿,只为维护自己名声的事。

  所以今日,她也是用性命在赌。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