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有毒别太宠全文资源在线阅读 李云初燕墨染最新章节

时间:2020-04-14 编辑:小编

王妃有毒别太宠

穿越重生

  是啊,为什么明明自己喝了那碗毒药,却没有死呢?李云初也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一直被晴儿带到王府下人们住的外院时,她都没有想出原因。王爷虽然下令让她禁足关在别院抄写经书,可她现在还是王妃,更是个心狠手辣,会因为一点点不满意就逼下人喝毒药自尽的王妃。

  王妃有毒别太宠全文资源在线阅读 李云初燕墨染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地址分享,主角是李云初燕墨染的小说名字叫做《王妃有毒别太宠》,在这里可以看王妃有毒别太宠小说全文阅读以及小说全集目录。王妃有毒别太宠小说精选:“王爷,咱俩房都圆了。你现在来问我是谁,是不是有点那什么太无情了。我虽然是死皮赖脸嫁进王府,你也对我爱搭不理,可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啊。

  王妃有毒别太宠小说试读:

  不过呢,你们这些皇子王爷的那个不是妻妾成群,昨天跟谁睡的,不记得也很正常。”李云初觉得自己只是换了个核芯,身体还是原装的,谁又能说她不是原来那个李云初。

  燕墨染用右手捏住李云初的下巴微微抬起,他挑了下好看的眉毛,薄唇轻启:“那你现在想重新回味一下圆房的乐趣吗?”

  **!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这是将自己军啊。李云初汗毛倒立起来。

  她李云初怕过谁!

  “王爷,那你可要轻一点,上次圆完房我可三天下不了床。”李云初表面平静地与他对视,其实心里还是很慌,毕竟那是自己第一次跟男人亲密无间,而且这个男人十分的危险,自己一直都能料敌先机,可却无法预判出这个男人下一步会做什么。

  燕墨染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这段时间变化很大,可王府里到处都是自己的暗卫,她要真是移花接木的,不可能一点痕迹不露,而且刚刚也确认了她没有易容,所以她还是那个李云初。只是有一点自己非常确定,就是这个女人的眼神不对了,以前看自己时痴迷狂热,现在却是冷漠淡然甚至还有带着挑畔。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本王今天出门没把药带上。”燕墨染松开她的下巴,诸多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嘘!王爷小声点,这种话不要在外面随便说,要让外人听到王爷要吃了药才能行闺房之事,皇家的脸面怕是要被王爷掉尽了。”李云初暗暗松了一口气,可说出的话却是寸步不让,这该死的胜负欲啊!

  果然,燕墨染的脸色变了变,眼神变得有些轻蔑,“闭嘴。”

  “我可以处处为王爷着想,皇城里还是不少姑娘想嫁给王爷做小妾的,要是得知王爷身患隐疾不能让她们尽兴,可能要伤心欲绝了。”李云初不知道为什么晋王没有纳妾,诺大的晋王府到现在也只有她一位正妃。难道真的身患隐疾,被自己说中了。啧啧啧,真是浪费了这一身好皮带囊。

  “滚出来!”燕墨染翻掌向下一挥,怒喝一声,萧瑟肃杀之气顷刻腾起。

  噗嗤!啊哈哈哈哈……一个爽朗的男人笑声从马车底下传来,“别打,别打,是我。”

  李云初心中骂道,这是什么样的变态啊,喜欢趴在马车底下,偷听人小两口墙角。这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重点是自己竟然没有发现第三个人的存在。特种部队队长的警觉性怕是喂了狗,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自己的体能和武力简直弱爆了,如果自己勤加锻练应该可以恢复,毕竟技术和招式是不会忘的,李云初暗下决心。

  趴在马车底下听人墙角的安王燕墨洵笑得停不下来,此刻被发现一点也不尴尬,一个闪身就骑到了从夜色中奔来的高头大**马背上,一边弹了弹衣袍上的灰,一边笑得全身颤抖,“对不起,三哥,我正不是有意偷听的,只是担心你才……”说着又大笑起来。

  燕墨染脸色已经很难看了,都是被这个女人气晕了头,一开始没有发现这小子躲在马车底下。虽然从来不在意任何人对自己的看法,可这小子也是个嘴*的主,怕是要笑他一辈子。

  再说这种事也没法解释。

  燕墨染已无心再试探这个女人,转身准备走出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头也不回道,“不要管太子的事。”说完召来自己的赤兔马,飞身上马,衣袖带起一抹凌厉的气流。

  李云初拍了拍心口,给自己顺了顺气,跟这个男人势均力敌的较量可真累。

  马车外,燕墨洵不怕死的驱马跟在晋王身旁,费了很大劲才收住笑,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问道:“三哥,你不会真有隐疾吧,我认识一个很好的……”

  “拔、剑!”燕墨染不想跟他废话,左手收马绳,右手提剑一指。

  “不,三哥,我不是来打架的。”明知道打不过他,燕墨洵连连摇头,“这天色也不早了,小弟就不打扰三哥和三嫂了,改天亲自登门请罪。”

  一扬马鞭,雪白神驹飞驰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远远传来一句:“三哥放心,这事我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

  回到王府的第二天一大清上,李云初还没起床,皇后娘娘就要召见她,还派了德高望重的徐公公来接她去太子府。

  李云初也没料到会这么快,看来皇后娘娘是真的急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皇帝有十来个儿子,每一个都能成为下一个太子,可皇后娘娘只有太子这一个儿子,所以还是不一样的。

  自己之所以没有直接去找皇后,是因为知道人的心理,你越是不在意的人,那人就越是在意你。

  李云初见到皇后的时候,皇后已经凤冠霞帔端坐在殿内主位上,神态极其端庄,虽显憔悴,但仍然华丽得体,母仪天下的气度果然不凡。

  李云初行过大礼,被赐了座,这皇后可比皇帝那老头儿有人情味多了。

  “这里有一杯毒酒,让你身边那丫头喝了!”皇后望着李云初轻轻地笑着,谈笑间已经定人生死。

  这是高手,一开口就把李云初吓了一大跳。

  她身旁低头站着的晴儿,更是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也不知犯了什么罪,只能连连磕头求饶,“皇后饶命,皇后饶命,奴婢求皇后开恩。”

  “皇后娘娘这是何意?”李云初神色平静,边说话边观察皇后的表情。

  “你不是说你能医病会解毒吗?本宫只是想亲眼看一看是你不是真有这本事。”皇后的声音里依然带着笑,可眼神已经变的冷酷无情,“你要是解不了这毒,你们俩今天可就都要死在这里了。”

  李云初看到晴儿的头已经磕得前额出血,自己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皇后的威胁已经让她很不舒服。

  “怎么不敢了?”皇后站起身来,一步一步逼近,“欺君之罪可以是要诛九族,这杯酒不喝整个晋王府都要陪葬。”

  “这杯酒本王来喝。”燕墨染白衣胜雪,逆着朝阳的光站在殿门外,俊美的容颜渡了一层光蕴,有些让人不能直视。

  他没有迟疑地走上前,端起那杯毒药,一饮而尽。

  李云初看着那只举着酒杯指节修长白皙、如根根玉竹的手有些出神,怎么那那都有他!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