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有毒别太宠无弹窗_王妃有毒别太宠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4-14 编辑:小编

王妃有毒别太宠

穿越重生

  是啊,为什么明明自己喝了那碗毒药,却没有死呢?李云初也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一直被晴儿带到王府下人们住的外院时,她都没有想出原因。王爷虽然下令让她禁足关在别院抄写经书,可她现在还是王妃,更是个心狠手辣,会因为一点点不满意就逼下人喝毒药自尽的王妃。

  王妃有毒别太宠无弹窗_王妃有毒别太宠最新章节列表,《王妃有毒别太宠》是一部言情小说,小编为您提供王妃有毒别太宠小说全文阅读,剧情节奏感很强,值得一看。王妃有毒别太宠小说精选:“你真的有办法救太子。”周元帝目光炯炯,打量着大殿上跪着的晋王妃。对于这位劣迹斑斑的晋王妃他早有耳闻,几次皇家宴会也见过,一直觉得就是个善妒无脑的妇孺。

  王妃有毒别太宠小说试读:

  可今天她跪在正殿上跟自己说话时的神态,语气和自信,都给人一种强大的信服力,不卑不亢,条分缕析。与之前自己对她的认知完全不同。

  “是的,儿臣有办法给太子和太子妃解毒。不过还是要先去看看太子的症状,才能更有把握。”李云初虽然十分不情愿这样跪着同他人说话,可这就是个皇权时代,自己不得不适应这种谈话方式。

  “朕凭什么信你?”周元帝低沉浑厚的嗓声在大殿里响起,自带上位者的气场让人瑟瑟发抖。

  李云初行了一个大礼,“父皇,儿臣自知欺君之罪的下场,也深明信口雌黄的后果,那种得不偿失的事怎么可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更不会拿自己和晋王的性命开玩笑。大周朝能人艺士多的很,可父皇您等不了,太子也没有时间等,多一种救太子的机会,就多一点希望。儿臣跪在这里贸然请命,只想为父皇分忧,为大周朝尽绵薄之力。”

  “你的命怎么能跟太子相提并论。”周元帝稳稳地坐在龙椅上,龙颜不悦道。

  李云初并不没有生气,面色依旧坦然:“父皇,如果儿臣没有站出说自己能救治太子,以后每天过得都还是逍遥自在,太子却还要继续受苦受难。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如果是想害太子,那就等着太子受苦难折磨不是更好。”

  “你说的句句有理,可你一介妇孺,从未听说你会医术,更未听闻你医治好什么人。朕问你,你拿什么救太子?”周元帝仍然毫无动容。

  每朝的皇帝都这么多疑吗?李云初觉得跟周元帝说话,用了自己半辈子耐心,但没办法,“父皇,儿臣出身医术世家,虽然没用过医术救人,但不代表不会医术,而且太医们学的都是正统医术,儿臣习的是民间杂医,所医范畴其实不同。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下毒之人即然对太子下手,想必是不会用太医们能医治的毒药的。”

  周元帝听完这番话似有动摇,半天没有说话,沉默的大殿之上,落针可闻。

  李云初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在她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殿外公公的传话声像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淋下:“晋王殿下求见!”

  “宣!”

  宣什么宣,这个男人来的真是时候。李云初深深叹了口气。

  燕墨染走进大殿的时候,就看到李云初低眉顺眉地跪在中间,看周元帝的神情,这女人并没有来闹事。他上前行礼毕恭毕敬道:“儿臣参见父皇。”

  周元帝抬了一下说,“平身吧,太子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回父皇,太子已经喝了安神药现在已经平静下来。儿臣已将涉嫌的奴婢们关入大牢。”燕墨染答道。

  意思就是毒还没有解,下毒的人也没查到呗。李云初心里暗暗道。

  “你来的正好,你的王妃刚刚来请命说可以医好太子,你觉得朕应该让她去试试吗?”周元帝将这个难题抛给了自己的三儿子。

  “父皇,不要听她胡说八道,她根本不会医病。”燕墨染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大晚上来面圣就是为了胡说八道,是发烧烧坏了脑子么?

  “你怎么知道我医不了病?”

  “大婚一年,你医好过王府里谁的病?”

  “不会医病,和不想医病是两回事。而且我家世代行医,总会有不为外人知道的秘术。”

  “你可知道欺君犯上是要诛连九族的。”

  “王爷既然这般怕死,今天就可以休了我。”李云初来了一招釜底抽薪,皇上赐的婚,你要是敢休了我,就是当面打皇帝的脸!

  “你……”

  “闭嘴。”周元帝怒道,“都给朕滚出去!”

  “父皇,太子可等不了。”李云初不怕死的加了一句。

  燕墨染怒视着她,给周元帝行了大礼,“儿臣告退。”

  出了皇宫,李云初刚刚坐上晋王府的马车。

  燕墨染紧随其后掀开车帘闪身进来,马车内的空间本来还算大,可燕墨染一进来顿时感到空间狭窄而压抑了。

  “李云初,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也不要以为本王制不了你。”燕墨染此刻气得胸口发闷,这个女人以前虽然做事不顾后果,手段不耻,但也都是在王府里闹,从来没有闹到皇帝面前的,更不会这么不知轻重拿太子的命开玩笑的。

  李云初被他逼着抵靠在车壁上,距离隔得很近,彼此的气息交缠,她都能看清这男人眼底的血丝,“那王爷你说一说我想干什么?你又能如何制我。”

  “本王警告你,你不要挑战本王的底线,本王从来不打女人。”燕墨染道。

  “是啊,王爷从来不打女人,只会掐女人的脖子。”李云初想起了刚刚穿过来那次,自己差点被这个男人掐死在床上,故意说这事来恶心他。

  果然,燕墨染一听这话手臂突然发力,将她困得死紧,声音里的杀意更浓,“要不是因为你爹救过本王一命,你早就死了一百次。”

  “你是怕我去害太子妃吧?”李云初不禁嗤笑道。

  “难道你害得她还不够惨吗!”燕墨染道。

  “王爷,你可知道自己对太子妃还这么牵挂上心,要是被有心人拿去添油加醋传到宫里,皇后娘娘太子的亲娘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对太子妃呢?我看是王爷想害死太子妃才对。”李云初其实并不想激怒这个男人,毕竟在这里还需要晋王的权力庇护才能活下去,但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这个男人,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燕墨染沉默着,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种灼热慑人的目光让李云初透不过气来。

  沉默了很久,燕墨染才移开目光,垂眸,再抬起眼时已经换上他一贯的阴鸷冷漠不辨喜怒的神色,“你到底是谁?”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