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将军夫人爱惹事》(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4-13 编辑:小编

将军夫人爱惹事

古代言情

  夜幕初降,白日里沉寂的春满楼开始点灯揽客,一个个身披轻纱的姑娘们站在门前跟过往行人嬉笑怒骂。常离离穿梭在大堂里,时不时跟客人们调笑一二,半刻钟过去,她手里已经拿满了银两。她掂了掂钱袋,笑眯眯的往楼上走去,有了这些钱,就能给婆婆治病了。

  完整版——《将军夫人爱惹事》(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常离离孟聿修的小说名字叫做《将军夫人爱惹事》,在这里可以看将军夫人爱惹事小说全文阅读以及小说全集目录。将军夫人爱惹事小说精选:千钧一发时,空气中传来振聋发聩的“咻——”的一声,凭空出现的利箭,以势不可挡的速度,直向刺客的命门。常离离清楚地看到正前方出现的高头大马,以及稳稳坐在马背上的人,眼里迸发出极大的惊喜。

  将军夫人爱惹事小说试读:

  他来了!

  就像是话本中,在危急时刻出现的大英雄,那样的高大俊朗,深深地刻在了常离离的脑海里。

  孟聿修坐在马背上,目光冷厉地锁定刺客所在,直到距离近些,极快地与刺客缠斗在一起。

  刺客心中也是苦不堪言。

  孟聿修的箭太快,他根本躲闪不及,为了小命着想,他硬是以手臂挡箭,手臂当场被刺穿,血溅了一脸。

  他还没来得及哀嚎,孟聿修就已经开始打到他的面前。

  就算他毫发无伤时,也不可能打得过孟聿修,更不用说他这会儿还受了伤,只能吃力地阻挡着。

  “婆婆!”危险暂时解除,常离离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僵硬的双腿终于可以活动,忙不迭地上前,想要扶着婆婆。

  刺客眼看着自己要招架不住,听到那清脆的声音时,目光一闪,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受伤的胳膊,侧向孟聿修。

  另外完好的手,则是利落而干脆地,飞快地朝常离离的方向,扔出自己的利剑。

  常离离万万没有想到,这种时候刺客居然还惦记着自己,被飞来的利剑吓得一愣,浑身僵住。

  “该死!”孟聿修低骂一声,却也不犹豫,一剑将刺客的胳膊给削了下来,同时飞身朝常离离而去。

  他猛地一扑,将呆愣的常离离拉进怀里,躲开利剑,滚落在地面上。

  常离离猝不及防地趴在孟聿修的胸膛上,琼鼻都被那硬邦邦的胸肌撞得生疼。

  她痛呼一声,眼泪汪汪,眼看着就要哭出来。

  “不许哭!”孟聿修被当作人肉垫子,眼角的余光瞥见刺客落荒而逃,心中已经很不满。

  回头再看到常离离那要哭出来的样子,顿时绷紧脸,言简意赅地冷声喝道:“起来!”

  常离离被吓得眼泪都憋了回去,身体一抖,像是听话的士兵,一下子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

  婆婆这会儿也已经走了过来,飞快地在常离离身上打量着,话中的担忧溢于言表:“阿离,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之前常离离是勇气可嘉,但被婆婆这么一问,又看到不远处被孟聿修砍下的一只血淋淋的手臂时,想到刚才发生的惊险事情,如同回魂,吓得“哇”的一声哭了。

  她抱紧婆婆,哭得惊天动地:“婆婆,吓死我了!呜,你怎么忽然跑出来了!要是你出事,我该怎么办?”

  婆婆顿时笑不得,哭不得。

  孟聿修也已经站直了身子,见常离离抱着婆婆不撒手,哭得肝肠欲断,双目微微一凝。

  怎么听常离离的话,倒不是害怕她自己出事,而是害怕这个婆婆出事?看来,她之前卖身青楼,还真是卖艺不卖身?

  不等孟聿修多想,婆婆也看到了救命恩人的真面目,眼睑微微一敛,很快拍了拍常离离的背部:“好了,别哭了。”

  松开常离离后,婆婆规规矩矩地给孟聿修行了个礼:“谢谢恩人出手相助,冒昧请问恩人贵姓?”

  常离离擦干眼泪,听到婆婆的话,再看到孟聿修那张俊朗却冷漠的脸,心肝儿默默一颤,连忙小声告知:“婆婆,这就是你常常说的那个孟聿修将军。”

  婆婆一脸惊讶,更是感激。

  不等她们多说什么,孟聿修已经开口:“回去再说吧。”

  婆婆疑惑地看了常离离一眼,常离离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下叫苦不迭:这下可怎么办哦。

  银票给了刺客,她身上已经分无分文,离开这儿是不可能的了,必须得跟着孟聿修回去。

  可是,婆婆那儿怎么交代?

  孟聿修也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很快,就有人将马车带了回来,又留了人将这里清理。

  常离离和婆婆,则是坐在马车里,返回将军府。

  如同常离离所想的那样,婆婆很快问起她和孟聿修的事情,不过,都被常离离有“预谋”地闪烁其词,糊弄了过去。

  婆婆意识到常离离有所隐瞒,却也没有继续追问。

  一路安静地回到了将军府。

  回到将军府,将婆婆安顿下来,常离离像做贼一样,飞快地将孟聿修拉走:“婆婆,你先歇着,我和将军有些话说!”

  孟聿修看着面前眼观鼻鼻观心的常离离,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嘲弄的笑容:“不准备说些什么?”

  他可是任由她拉到外面了。

  原本以为她会直接说明,却没有想到,她竟是难得地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最终还是他出口打破了面前的僵局。

  常离离讪讪一笑,两只手交叉在一起,扭了又扭,犹豫一番,还是道:“这事儿真怪不得我……”

  “嗯?”他微微挑眉。

  常离离还想着他多问两句,自己好把事情说出来,可是看他嘴巴绷得更蚌壳一样严实,知道还是自己从实招来更为妥当,只能喏喏地道:

  “在军营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了,让你把钱给我,我不再纠缠你,可是你又不愿意……”

  说到这里,常离离的底气足了一些:“要不是你的心思不定,我哪里需要偷偷摸摸地离开。”

  孟聿修听她说着,却半晌也说不到重点,眼睛微微一眯,声音低沉:“钱哪里来的。”

  “什么钱?我没钱!”常离离离开挺直腰杆,连忙否认。

  她现在口袋都比脸干净,要是孟聿修误会了,将她赶出将军府,她和婆婆岂不是得流落街头?

  再说了,还有人想要刺杀她和婆婆呢,为了小命着想,还是得先抱紧孟聿修的大腿。

  孟聿修言简意赅:“你离开的钱。”

  他没给她钱,她忽然离开,这里面肯定还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

  常离离还想着隐瞒,狗腿地看向他,只是对上他那双似乎看穿一切的眼睛,还是默默地将腹稿吞了回去,老实地道:“长公主给我的,让我离开你。”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