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暖情》完整版阅读资源 《蚀骨暖情》大结局免费在线

时间:2020-04-01 编辑:小编

蚀骨暖情

豪门总裁

  这时,门从外打开了,是阮教授回来了。阮教授换了鞋,先进的厨房,并没有注意到客厅里事情。阮诗诗却浑身一震,说了这么久,她忘记给喻以默说了。“喻总,我……”阮诗诗往喻以默身前凑近了些,小声道。

  《蚀骨暖情》完整版阅读资源 《蚀骨暖情》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地址,玖陆文学是一个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平台,这里将为大家提供众多精彩免费小说阅读,蚀骨暖情精选:喻以默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第二天一早,他便在阮诗诗所住的小区楼下等着了。在刘女士的催促下,阮诗诗穿着一件白T,嘴里叼着半块馒头就匆匆下楼了。

  蚀骨暖情小说试读:

  车还是那辆奢华的迈巴赫。

  阮诗诗顶着周围人灼灼的目光,走了过去。

  在旁等候的杜越为她拉开了车门,并对她轻声的打了个招呼,“夫人,早。”

  阮诗诗对这个称呼还是不适应,略显尴尬的冲杜越笑了下,便转身上车。

  一上车,她的目光便被坐在一旁的喻以默所吸引。

  今天喻以默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看上去让人感觉非常禁欲,尤其是里面黑色衬衣最上面两颗纽扣未扣,性/感的喉结,让人不由觉得心头一颤。

  一直知道喻以默长得好看,没想到还这么撩人。

  阮诗诗看的想入非非。

  喻以默的视线原本落在面前的文件上,由于阮诗诗的目光太过于灼热,他冷不丁的看了过来。

  四目对视。

  在触及喻以默眼底的微微凉意,阮诗诗猛地回过神,然后快速低下头。

  脸蛋羞红,甚是觉得无地自容。

  喻以默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般,重新将视线落在文件上。

  一路上,车厢内安静极了,阮诗诗虽然一直将目光看向窗外,可脑海里想全是刚才的事情,以及喻以默的那个眼神。

  以至于车停了,她都没有注意到,反而是杜越提醒了她。

  “夫人,我们到了。”

  杜越为阮诗诗拉开了车门,并做了个请的姿势。

  阮诗诗下了车,原本她以为喻以默也会下车,谁知道,车再次当着她的面,扬长而去。

  留下了她和杜越两个人。

  阮诗诗顿时觉得心里一片凌乱,不是说一起去新家的吗?

  一旁的杜越看出了阮诗诗的心思,在旁解释说道,“夫人,总裁早上有个紧急会议,他会和您一起吃午饭。”

  额,原来是这样?

  阮诗诗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随后阮诗诗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对杜越说道。

  “杜特助,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夫人了?”

  听着很别扭啊!

  毕竟喻氏总裁夫人的头衔,今天她才戴第二天,不适应也很正常。

  “就叫我的名字吧,阮诗诗。”

  “夫人,这里就是总裁平时住的地方,也是您以后住的地方。”杜越直接跳过了阮诗诗的话,指着对面的一栋别墅说道。

  阮诗诗顺着杜越的手看去,一栋单门别院的豪宅出现在眼前。

  喻以默就住这儿?

  进了屋,阮诗诗两只眼睛转个不停,四处打量。

  别墅的内部装修的颜色多以高级灰为主,这很符合喻以默那个冰冷冷的样子。

  阮诗诗在心里想到。

  杜越带着阮诗诗上了二楼,推开主卧室的旁边的一间房间对阮诗诗说道。

  “夫人,以后这里就是您的房间了。”

  这个房间的布置很简单,依旧是主人家偏爱的颜色。

  看着那张席梦思大床,阮诗诗心里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以后她就要和喻以默躺在一张床上了。

  想想那个画面,阮诗诗不由觉得喉咙一紧,连带呼吸都有些紧张了。

  一旁的杜越见阮诗诗的脸红了,立马紧张的问道,“夫人,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没有。”阮诗诗被这么一问,就更加不好意思了。

  杜越哪里知道阮诗诗这些小心思,继续说道,“这间房间还未进行布置,因为总裁说,要按照夫人您的喜好来,所以,待会我会带您去商城。”

  “好的。”阮诗诗点点头。

  “对了,夫人,总裁就住在您的隔壁。”出了房门,杜越指着旁边的房间说道。

  一听这话,阮诗诗微愣。

  敢情,喻以默是跟她分开睡的。

  阮诗诗不由在心里长舒了口气,害她白紧张了一场。

  刚还想着,晚上见到喻以默,该怎么办呢。

  见阮诗诗的脸色微变,杜越以为阮诗诗是不高兴了。

  毕竟,哪里有新婚夫妇分房睡的。

  他连忙出声岔开话题的说道,“夫人,总裁一直喜欢安静,所以家里没有请保姆,只是定时会有人来家里打扫,如果您需要的话……”

  “不,不,我不需要……”阮诗诗连忙摆手示意道。

  跟着杜越去商城的路上,阮诗诗也了解了附近的设施。

  这里果然是富人区,要想坐地铁公交什么的,她需要走半个小时。

  看来以后上班,她得起得更早了。

  杜越带阮诗诗来到喻氏集团附近的一家商场。

  “夫人,您先逛着,我先回趟公司,两小时后,总裁会过来与您一起用餐。”杜越说道。

  这个商场出入的都是一些贵妇千金之类的,穿着白T的阮诗诗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正当阮诗诗闲情逸致的看着橱窗里的东西时,突然有人从背后叫住了她。

  阮诗诗转身扭头看去。

  女人挽着男人的手,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哟!真是你啊,阮诗诗。”女人轻笑了声,娇柔的往身边男人身上靠了靠,“贤礼,你看你当初的选择多真确,这个软柿子,还是一副穷酸样!”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