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妃薄牧野小说《一壶阑珊醉荒年》-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9-09-25 编辑:小编

一壶阑珊醉荒年

婚恋生活

  婆婆把小三请进门待产,丈夫骗我说那是远房表妹。 “我最后一次问你,里面那个男婴是不是你儿子?” “妃妃,我爱你。”他说的情深缱绻。 他挖了无数的火坑,让我一步步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我不求我的人生过成偶像剧,可也不能是这样一部狗血剧。 连康说:妃妃,这只是开端,不是结局。

  陈妃薄牧野小说《一壶阑珊醉荒年》-全文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一壶阑珊醉荒年》的作者是石三海棠,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陈妃薄牧野,一壶阑珊醉荒年小说主要讲述了:“妃妃。”他又在我面前跪下来,抱着我的腰,把脸贴在我的肚子上面:“求求你原谅我吧,昨天我真是昏头了,我发誓昨天是第一次,她是对方公司的客户代表,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就犯了混。”他哭了,声泪俱下。

  一壶阑珊醉荒年小说试读:

  “柳京。”我拽拽她的衣服,这是医院,我不想让别人看笑话,正好医生来查房。

  看到连康的脸,医生吓了一跳:“这脸怎么回事?我让人给你上药了吗?”

  连康的表情有些尴尬,要不是我懒得和他说话,我也想问问他脸上这黑乎乎的一片是什么东西。

  “我给搽的。”婆婆说:“香炉灰,一搽就不肿了。”

  医生啼笑皆非:“谁让你们自己抹东西了?”

  “这可是我们家供菩萨的香炉灰,我孙子们哪个摔了我就用这个抹,一抹就好了。”

  “谁说的?不管供什么菩萨的香炉灰都是香炉灰,有细菌的,伤口会感染发炎的!”医生黑着脸:“搞什么!快点洗掉。要不然出了问题,我们医院是不会负责的!”

  连康下床准备去洗脸,被婆婆按住:“你哪能下床啊,还烧着呢!”

  大姑子去洗手间打了水给连康洗脸,医生查看了一会,临走时对我说:“状态还好,烧也低下来了,没什么大碍,病房里不要留那么多人,影响其他病人休息。”

  我让姑子们和婆婆回去休息,这次她们没有坚持,我让柳京送她们,柳京还在生气,嘟着嘴不吱声。

  “柳京,我知道你最好了,求你了,她们又不认识路。”我捏着她的耳垂哄她:“过几天我们出去吃自助餐,吃到扶墙出来。”

  她哼了一声,我知道她会同意的,我在北京没亲人,最亲的人除了连康就是她了。

  她拎起包往外走,走了两步跟我咬耳朵:“陈妃,这次可是一场硬仗,该忍就忍,不该忍的,你千万别忍,还有连康的事情,绝对不能姑息!”

  我点点头,原则性的问题我不会含糊的。

  她们都走了,病房里只剩下我和连康两个人。

  我窝在躺椅里,闭着眼睛装睡着。

  突然我感觉到脸上热烘烘的,睁眼一看,连康离我好近,他的脸洗干净了,也不怎么肿了,嘴唇湿漉漉地贴在我的脸上。

  我第一个反映就是推开他,心里泛起一股厌恶的感觉。

  “妃妃。”他又在我面前跪下来,抱着我的腰,把脸贴在我的肚子上面:“求求你原谅我吧,昨天我真是昏头了,我发誓昨天是第一次,她是对方公司的客户代表,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就犯了混。”他哭了,声泪俱下。

  看着他耸动的肩膀,我连愤怒的力气都没了,想起一大家子的人,我只觉得毛骨悚然。

  “你家人怎么来了?”我问。

  “我不知道,醒来他们就在了。”

  我想起来,连康应该不知道,他昨晚睡着的时候我接到了他姐的电话,当时我混乱着,就把医院的地址说了,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快就赶来了。

  “我现在不想说这些事情,我们的事情等你的家人走了再说。”

  隔壁床的大哥大姐进来了,我还没有家丑外扬的勇气:“你快起来吧!”

  连康才从地上爬起来,隔壁床的大姐笑着说:“还是年轻人身体好,昨晚昏睡着不醒,今天就能下床了。”

  连康也陪着笑脸:“是啊,多亏我老婆照顾的好。”

  他口气里带着讨好,连康这个人在外面不怎么和外人搭话的,柳京经常说他自视过高。

  大姐又说:“你们家人真多啊,今天真把我给吓到了,几十口子。”

  “人还没有来齐呢!”我赶紧拿着扫帚想把房间里打扫一下,刚才来了那么多人,嗑瓜子的,吸烟的,扔的一地的烟头和瓜子皮。

  连康眼明手快地夺过来:“你大着肚子,赶紧坐着别动。”他把我按在床上,自己动手打扫起来。

  大姐又从他的手里夺过去:“你也病着呢,没事,我来扫吧!”

  连康低头看看我:“你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吧,我出去给你买点。”

  “不用了。”被这一折腾,我倒不饿了。

  “那哪行,可不能饿着。”

  大姐打扫完卫生,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说话:“要不然这样吧,你歇着,我陪大妹子去楼下餐厅吃饭,你看怎么样?”

  “那真是谢谢了。”连康立刻道谢。

  大姐陪我去楼下吃饭,她贴心地扶着我,她的手心热乎乎的,很舒服。

  “妹子。”她说:“说一句不该说的,刚才那一屋子的人,有婆婆有姑子,自己吃饱了,给儿子也喂饱了,也不管媳妇大着肚子没吃饭,统统就这么走了,这一大家子人,挺难伺候的。”

  连大姐都看出来了,我心里怪难受的,勉强笑了笑:“我们不怎么熟,他们都在老家,没怎么相处过。”

  “我看你这脸色,是有心事吧,昨天一个晚上脸上都挂着眼泪。”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一直低着头默默走路。

  “我是不是有点话多了?”

  “没有,不是。”看着大姐关切的眼睛,我真有一种把我昨天受的委屈统统一吐为快的冲动。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二姐。

  “陈妃,我在医院楼下的花园里,我们聊一聊。”

  不用说,还是连康的脸到底是谁打的问题。

  我谢过大姐,让她先回去,正好碰上送婆婆她们回来的柳京。

  她手里提着饭,走的急冲冲的,这两天把她也给累的够呛。

  “走,我们去楼下餐厅,再点一份汤,我给你买了卤煮,上次你不就吵着要吃吗?”柳京拉着我就要往电梯走,我站住了:“连康二姐在楼下花园等我。”

  “怪不得刚才她说她要买点东西,让我先送她们回去,她想干嘛?”

  “还不是连康的脸的事情。”

  柳京冷笑了一下:“既然她想亲自打脸,我们也别客气,招呼着!”

  在线直接阅读《一壶阑珊醉荒年》,请点击>>>《一壶阑珊醉荒年》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