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阑珊醉荒年》主角陈妃薄牧野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19-09-25 编辑:小编

一壶阑珊醉荒年

婚恋生活

  婆婆把小三请进门待产,丈夫骗我说那是远房表妹。 “我最后一次问你,里面那个男婴是不是你儿子?” “妃妃,我爱你。”他说的情深缱绻。 他挖了无数的火坑,让我一步步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我不求我的人生过成偶像剧,可也不能是这样一部狗血剧。 连康说:妃妃,这只是开端,不是结局。

  《一壶阑珊醉荒年》主角陈妃薄牧野全本大结局阅读,《一壶阑珊醉荒年》的作者是石三海棠,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我妈还想客气两句,她是做公司的,我能留在北京开工作室,也是我妈资助了一把,而连康家是河北农村的,家里穷的连砖房都没有,还是后来连康和我在一起后,给他们寄钱过去让他们盖了新房子。

  一壶阑珊醉荒年小说试读:

  话都讲到这个份上还能说什么,就算他们把我家夷为平地我都得认命。

  我回头看了看柳京,她立刻会意:“你先带他们回家吧,我在这里。”

  我点点头:“辛苦你了,你搞点饭给他们吃。”

  大姑二姑和婆婆留在医院,我带着一大家子人走出医院,我的车里里塞不进那么多人,只好打车。

  昨天下大雨,今天就艳阳高照,阳光晒在我的后颈上,感觉人都要融化了。

  一连打了五辆车才把所有人都运走,然后我开车跟在后面,开车的时候,手指都一直在发抖。

  如果说昨天我撞到了连康出轨是我人生中的一大打击,那婆家的人突然出现就无疑在我的生活中丢下了***,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一定会让我的生活面目全非。

  我带着他们回家,大哥二哥三哥,每个哥哥都人高马大,他们家的基因其实挺好的,连康个子也很高,我们结婚那天,四兄弟站在一起,看上去真的挺有样的。

  但是我就是搞不懂,为什么身强力壮的就是不工作。

  大哥和三哥都在家务农,和公婆住在一起,说是务农,地里的事情都是嫂子和婆婆做的多。二哥二嫂住在县里,条件相对要好一点,原来二哥给人开车,后来腰间盘突出,住了一段时间院之后就干脆在家养着。

  我刚刚打开门,就听到身后传来惊呼,然后是大哥的声音。

  “简直是豪宅啊,电视上才能看得到,没想到老幺的日子过得这么好!”

  “这么好的房子,康子结婚那天我们都没看到。”大嫂无比遗憾地说,结婚那天闹的酒店差点都要被他们给拆掉了,我妈气得躺在包厢里起不来,亏她还要提结婚那天的事情。

  安顿好他们,正准备到医院,柳京打电话来。

  “连康醒了。”

  “还好吧他?”我弯腰穿鞋,肚子太大,腿都抬不起来。

  “没事,醒了以后,他**着他把你带过去的肉骨粥都吃了。”

  “哦,那就好。”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那她们吃了么?”

  “吃了,我给她们叫的外卖,别提多能吃了,那个大姐一个人吃了一盆酸菜鱼两盒饭。”

  “柳京,谢谢你了。”从昨晚到现在,她一直陪着我没闲着,她这么懒的一个人,也就是我才能这么使唤她。

  “拉倒吧,跟我客气听起来真难受。”柳京好像在外面,有汽车的声音:“先想想好一会来的时候他家人逼供你怎么说吧,你吃了么,我还要给她们买点饭,你婆婆说我买的肉夹馍好吃,让我多买点晚上带回去给他们吃,凑合一顿了。”

  我这才想起来这帮子人中午的饭还没有解决,赶紧打电话叫外卖,二十分钟就会到,然后把钱放在桌上。

  我开车往医院里赶,连康醒了,我才想到我们之间的问题,昨天我都吓傻了,也顾不得生他的气,可是现在他醒了,所有的问题又回来了。

  到了病房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肉夹馍和酸菜鱼的味道,隔壁床的大哥大坐在门口的长椅上吃午饭。

  我有点不好意思,过去打了个招呼:“给你们挤的没地方呆了。”

  大哥抬起头来憨厚地跟我笑,大嫂急忙站起来:“没事,正好出来透透气。”

  我走进去,大姑子正坐在隔壁的床铺上捧着大瓷盆子喝酸菜鱼的汤,就着馒头。

  “大姐,你坐这。”我拉了个凳子给她。

  她看看我:“干嘛?”

  “这是人家的床位。”

  “他们来了我就还给他们嘛,现在人又不在!”她继续喝汤,盆子都挡住了脸。

  连康坐在床上,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他脸上不知道抹了什么,黑不溜秋的。

  我转过头去不看他的眼睛,低声问婆婆:“妈你吃饱了么?”

  “饱不饱的也就那样了。”她看看我的肚子:“几个月了?”

  “六个月。”

  “快生了啊!”他妈一边说,一边手里在干什么,我低头一看,她在卷烟丝。

  用一张皱巴巴的白纸,卷好了之后就准备点燃。

  “妈,医院里不允许抽烟。”我说。

  “我又没在医院抽,我在我儿子的病房抽,怎么不行了?”婆婆点燃烟卷吸了一口,这时连康说话了:“妈,妃妃怀孕呢!”

  婆婆竟然掐了烟卷,笑嘻嘻地说:“我把这茬忘了。”她抬起头来看我:“不过,我那时候怀这几个孩子的时候,他爹烟袋锅一锅接着一锅,都没有停过,我还养出了一个北京大学的博士呢!”

  婆婆为连康很骄傲,她一直都这么骄傲,那时候第一次和我妈妈见面的时候,她开门见山就说,我儿子是最优秀的,几百年我们那里也没出过北大博士!

  我妈当时也不知道怎么讲好,只好跟着附和,没想到我婆婆说,本来我家康子找你家陈妃,我们是不同意的,门不当户不对的。

  我妈还想客气两句,她是做公司的,我能留在北京开工作室,也是我妈资助了一把,而连康家是河北农村的,家里穷的连砖房都没有,还是后来连康和我在一起后,给他们寄钱过去让他们盖了新房子。

  她以为婆婆说的是他们高攀了,谁知我婆婆接着说,一个北大博士找的媳妇至少要是硕士,陈妃只是大学毕业,不过康子自己喜欢,我们也不为难他。

  我记得当时我**脸就变色了,回家后一个晚上她都没有跟我说话,只是问我真的想好了吗?

  那时,连康对我好的无法形容,我说我又不是和他家人住,他家人在河北农村,几年都不会来往一次,后来我妈才同意。

  我没有接婆婆的话茬,柳京买饭回来了,后面跟着饭店的服务员,手里端着一个沙煲。

  “放在桌上吧!”柳京付了钱,然后招呼我:“快点坐下吃,从昨天到现在一口正经东西都没吃。”她说着,瞟了一眼连康。

  盖子一打开,一股香醇的沙姜炖母鸡的味道飘过来。

  这是我家乡的味道,柳京知道我喜欢这个,北京只有一家饭店能做出这个味道,而且在小巷子里,这么远她也去买了来。

  我心里暖暖的,一直都想这个味道,哪怕现在没有胃口,一闻到竟然很想吃。

  二姑子坐在一边,看着柳京给我盛了满满一碗。

  “沙姜是大热,你现在怀着孩子,又是大热天,怎么吃这个?”二姑子说,柳京盛汤的速度一点没有慢下来,她盛好放在我面前,看都不看二姑子:“吃,妃妃。”

  我们那里不管是孕妇还是产妇都吃这个,特别好。

  婆婆走过来端走我面前的汤:“说你不能吃就不能吃,对孩子不好的事情可不能做。”她干脆把碗递给了连康:“我儿子能吃,吃吧,受了这么大的罪,好好补补!”

  我倒不是很意外,我婆婆一家就是这样的人,可是柳京的脸都气红了,她腾一下站起来:“谁说不能吃,鸡汤不能吃,难道孕妇饿着就行了?”

  在线直接阅读《一壶阑珊醉荒年》,请点击>>>《一壶阑珊醉荒年》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