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阑珊醉荒年》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时间:2019-10-02 编辑:小编

  《一壶阑珊醉荒年》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一壶阑珊醉荒年》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一壶阑珊醉荒年陈妃薄牧野小说阅读,一壶阑珊醉荒年小说精选:婆婆和大姑子大声哭泣,我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连康出了什么事了?早上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在睡着,我特地问了一下医生,医生说药水里有安定成分,现在他最需要休息,等睡醒了就没事了。

  一壶阑珊醉荒年小说试读:

  门铃响了,柳京去门口看了一眼,转身对我说:“连康。”

  我没说话,只是慢慢地把头转过去,柳京没有开门进了厨房继续煮粥。

  柳京很变态,她家的门铃是义勇军进行曲,每次按响门铃我都情不自禁地站得笔直并且敬礼。

  现在,她家的义勇军进行曲一遍又一遍地演奏着,连康锲而不舍,再后来曲子都有点跑调,估计快没电了。

  真的没电了,门铃不响了,那像紧箍咒一样的铃声消失了,我的脑袋才不那么痛。

  柳京端着托盘走出来,皱着眉头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我都知道他下面是什么招数,好容易清净了一下,吵死我了。”

  她的话音还没落,只听到外面轰隆一声,像是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又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柳京起身到门口在猫眼那里看了看,她看了很久,我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过了一会她才回来,脸色很难看:“连康跪在门口打自己耳光。我刚才数了一下,平均三秒钟一下,脸肿了,你要不要让他进来?”

  柳京家是联排独栋,单门独户的,他跪在那里就算一天也不会有别人看到他,我们都是要面子的人,无论什么丑事都不愿意给外人看到。

  既然没人看到,就随他跪去吧。

  小米粥发出淡淡清香,可是配合着外面的打耳光声,我实在是吃不下去,我对柳京摇摇头:“我到楼上睡会去,你让他走,不然就报警。”

  我上楼躺着,不知道柳京和他说了什么,柳京上来告诉我:“他走了,脸肿的像个石榴,嘴角还有血,对自己下手够狠的,可见他干的事情有多恶劣。”

  柳京静静地躺在我的身边,我们上大学那会,晚上老是挤在一张小床上,她握着我的手,握的好紧。

  “妃妃,连康就是一人渣,你结婚那天我这么说,现在我还这么说,不是他有了外遇,就是他现在没外遇,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真的,柳京在连康的问题上从来没有含糊过,她排斥他从来不掩饰。

  雨越下越大,窗户没关严,雨点都打到屋里来了,柳京跳下床去关窗户,突然尖叫了一声,指着楼下对我说:“连康没走,站在楼下自虐呢!”

  这是连康的风格,追我那会,有天晚上在我公司的大门口,下着大雪整整站了一夜,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被他的执着打动,才和他在一起的。

  现在他故技重施,柳京眼神复杂地看着我:“眼不见为净,闭上眼睡觉吧,当他不存在。”

  柳京说的对,我应该好好睡一觉,但是过了很久柳京睡着了,我还清醒着。

  夜里起来上厕所的时候,路过窗口,大雨仍然下着。

  我觉得我真的挺没出息的,实在没忍住撩开窗帘看了一眼,连康不在了。

  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是如释重负还是有点失望他没有以前那种执着。

  就在我准备放下窗帘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上的水洼里有什么,我趴到窗户上仔细一看,地上躺着一个人。

  连康!他晕倒了!

  我把柳京喊醒,两个人跌跌撞撞冲到楼下,冒着大雨把连康扶起来,他身体滚烫,昏迷不醒。

  “我去开车!”柳京冲我喊:“你扶着他到屋檐下面躲躲雨!”

  柳京开车把我们送到医院,连康一直没有醒,睡得昏昏沉沉的,他额头上我上午踹的那一脚已经发炎,高高地肿了起来,脸颊也又红又肿,护士看到都吓了一跳:“这脸怎么搞的,怎么肿成这样?”

  我低着头不吭声,小护士严苛的眼神在我身上扫射,柳京没好气地对小护士说:“还不送进急诊室?再耽误下去人都要死了!”

  柳京说到这个死字,我的心里狠狠地撞了一下,看着连康被推进急诊室,我突然发现我还是非常害怕连康有什么意外的,甚至连死那个字,我都不愿意听到。

  我们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等连康,柳京给我买来热饮塞在我的手心里:“别担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就是淋了淋雨,又不是豆腐做的,有什么关系。”

  急诊室的门终于开了,连康被推出来,挂着点滴,医生皱着眉头对我说:“伤口感染了,他是不是泡了水,感染的很厉害,再加上着凉,肺炎,估计要高烧好几天,安排住院吧!”

  柳京帮我去办住院手续,连康送进了病房,房间里还有一床病人,病人的老婆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手机。

  见我们进来,她立刻抬起头好奇地看着我们。

  柳京办好手续进来找我,我正坐在连康身边发愣,刚才他二姐打连康电话,我顺手接了说在医院,说完我就后悔了。

  待到快早晨,我想起来还没有带连康的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于是拜托柳京在医院看一下连康,我回家去给他拿东西。

  连康是个挺讲究的人,我回家把他平时的生活必需品都放在大包里,然后又在家里熬了点骨头粥,就匆匆往医院里赶。

  刚刚走到我们病房的走廊门口,还没有走近我就听到了哭声,好像是从我们房间里传出来的。

  声音好嘈杂,好像有很多人在里面哭。

  怎么了?难道是连康?

  我头皮都发麻了,急忙往病房跑去。

  跑到门口,我看到隔壁床的大哥被大嫂扶着在门口遛弯,看到我,大嫂压低了声音对我说:“家里来人了,你家婆家人吧,快进去看看吧!”

  我走进门,病房里塞了几十口子,放眼看过去,基本上连康家里的人都来了。

  他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团团围住连康的床,我都看不到连康的人在哪里,最里面的应该是婆婆和几个大姑子,因为我看到公公蹲在墙角阴沉着脸在吸旱烟袋,劣质的呛人的烟味满屋子。

  婆婆和大姑子大声哭泣,我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连康出了什么事了?早上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在睡着,我特地问了一下医生,医生说药水里有安定成分,现在他最需要休息,等睡醒了就没事了。

  难道短短几个小时他就出了什么意外了?

  在线直接阅读《一壶阑珊醉荒年》,请点击>>>《一壶阑珊醉荒年》在线阅读


微信公众号:kuxmyd
微信名称:酷熊麦阅读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腹黑王爷别诱我

古代言情

静静的站着,深邃的眼眸轻眯,昔日尘封的记忆若隐若现。冷邵玉嘴唇轻抿,苦笑一声,一杯酒洒在了地上,他起身,走向莲花池边。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