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陆弃苏清欢全文章节免费

时间:2019-09-24 编辑:小编

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

穿越重生

  外科圣手穿越到古代农家,家徒四壁,极品成堆,苏清欢叉腰表示:医术在手,天下我有!什么?告我十七不嫁?没事,买个病秧子相公,坐等成寡妇,赚个贞节牌坊横着走!可是,相公摇身一变,怎么就成了位高权重的将军了?苏清欢:喂喂喂,拿错剧本了,这是种田文!女主欢脱逗比,善良坚韧;男主霸道深情,扮猪吃虎;欢笑泪水,悲欢离合,唯深情不曾辜负。

  《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陆弃苏清欢全文章节免费试读,主角陆弃苏清欢,作者小m愚,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小说精选:苏清欢快步走进去,见理正妻子孟氏正抱着豆豆哭嚎不止,另一只手捶打着儿媳妇小孟氏:“都怪你,都怪你,不看好豆豆,让水鬼把他带走!我打死你!”

  点击>>>《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在线阅读全文:

  “造孽啊造孽,”孙寡妇抹着眼泪,“豆豆落水了,没救回来。”

  豆豆就是理正唯一的孙子,今年才六岁。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刚才。”

  苏清欢从人群中往里挤:“让我看看,我看看——”

  众人还以为她失心疯了,都拦住她。

  “理正家正是乱的时候,你往里面干什么!”

  就连孙寡妇都说:“清欢啊,别添乱,理正家现在天都塌了,你上前去干什么?”

  “我看看能不能救回来!”苏清欢斩钉截铁地高声道,“都让开!”

  众人虽不信,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后退,让出一条路来。

  苏清欢快步走进去,见理正妻子孟氏正抱着豆豆哭嚎不止,另一只手捶打着儿媳妇小孟氏:“都怪你,都怪你,不看好豆豆,让水鬼把他带走!我打死你!”

  小孟氏是她侄女,婆媳俩关系融洽,但是出了事情,孟氏便管不了那么多了,总要有个发泄的出口。

  小孟氏哭得快要昏厥过去,自己也不断打自己耳光。

  理正和儿子并自家的亲戚们都站在旁边,满脸悲苦。

  苏清欢看着豆豆,他面色苍白,双眼紧闭,肚子鼓得高高的,黑瘦的身体失去了生息。

  她走上前去,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右手搭上了豆豆的脉搏。

  “你这是干什么?”孟氏发疯一般推了一把苏清欢,紧紧抱住豆豆,“别想抢走我金孙,别想!”

  苏清欢被她推的一屁股坐到后面,却觉得后背触到温暖的柱子。

  仰头一看,原来是陆弃。

  他拉了她一把,让她坐到了自己脚上。

  “我没事。”苏清欢看到他眼中对着孟氏的怒火,心里温暖,快速地道。

  “别管闲事。”陆弃用嘴形道。

  苏清欢摇了摇头。

  对旁人而言,这是闲事。但是她是一个大夫,那么就责无旁贷。

  “理正,”她抓着陆弃的手站起来,“快去把大铁锅拿出来,倒扣在地上。”

  理正看着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清欢啊,你有法子救豆豆?”

  苏清欢郑重点头:“不一定能救回来,但是我可以试试,快!”

  理正眼中迸出希望,一巴掌打在旁边还在愣神的儿子身上:“还不赶紧去拿锅!”

  他知道,他就知道,苏清欢是见过大世面的,所以一直以来,对她还算照顾,这让他十分庆幸。

  铁锅被拿出来,苏清欢沉着指挥:“把孩子抱过来给我。”

  陆弃从孟氏手里像拎小鸡一样提起豆豆,放在地上平躺。

  孟氏要来抢,呼喊着不许抢孩子,被理正打了一巴掌。

  苏清欢先清理了豆豆嘴里的脏东西,把他的衣服解开,然后指挥陆弃:“把他放在锅底上面倒水。”

  陆弃马上明白过来,把豆豆俯卧放在倒扣的铁锅上。

  豆豆的口中吐出了大量的水。

  “再平躺。”

  陆弃依言做了。

  苏清欢深吸一口气,俯下身去,开始做起了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

  院子内外鸦雀无声,所有目光都投在苏清欢的身上。

  而她完全顾不上,全部精力都在急救上。

  陆弃站在她身边,皱眉凝神看着她的举止。

  过了足有一刻钟,人群中已经有按耐不住的质疑声响起时,苏清欢终于松了口气,道:“救回来了。”

  话音刚落,豆豆“哇”的一声就哭出来。

  孟氏瘫坐在地上,连滚带爬地过来,搂着他就哭,心肝肉地喊着。

  见豆豆真活了过来,众人看苏清欢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

  陆弃拉起坐在地上休息的苏清欢道:“回家休息,地上凉。”

  刚才急救的时候心里着急,又用了力气,此刻她面色红如桃花,鼻尖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不见狼狈,却别有风情。

  陆弃不知为何,就是不想让别人看到。

  理正喜极而泣,上前来道:“清欢,今日多谢你。”

  说着,竟然长揖下去。

  陆弃扶了理正一把,道:“理正客气了。您平时照拂良多,内子和我一直感激在心,能帮上忙,自然不敢推辞。”

  苏清欢连连点头。

  啧啧,陆弃这小子,还挺会说的。

  她喜欢救死扶伤,但是不善于应对这些感激。

  陆弃也不是不会说话,只是不屑于说。

  瞧瞧这应对,她给一百分。

  理正一家从地狱到天堂,情绪波动极大,苏清欢的礼送不成了,也不想被众人当成异类围观,拉着陆弃逃也似的回家。

  回到家之后,陆弃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苏清欢救人的喜悦在他的黑沉脸色中淡化了许多,她不解地问:“鹤鸣,你生气了?”

  “过来。”陆弃坐在椅子上道。

  苏清欢从没见他这样严肃,竟然有种前世犯错误被老师批评的感觉,挪过来道:“怎么了?”

  “今天如果你救不回来那孩子,可想过后果?救回来了,这般惊世骇俗,以后别人怎么看你?”

  苏清欢撇嘴:“救人如救火,哪里想得了那么多!”

  “自保要在救人前。”陆弃沉声道,“今日的情形,你完全可以让理正把人带到屋里,也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他的口气令人不虞,但是道理确实都对,苏清欢耷拉着头承认错误:“知道了。”

  古代流言蜚语要人命,人工呼吸这些,不知道村民们都怎么想,又会传成什么样子。

  苏清欢出去晾晒草药,陆弃在临炕大窗前看着前一刻她还被自己教训地不敢抬头,这一刻又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勤快地翻晒草药,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她给那个孩子度气,是用了自身灵力吗?

  他训她,是怕她泄露了自身的底细;但是话又不能说得太明白,他还要假装不知道,所以只能这般说,不知道她懂了没有。

  (苏清欢:我懂你个OOXX!)

  世人没有那般良善,若是知道她是异类,断然不会对她包容。

  但是倘使真到了她为世人所不容的那一日,他想,他会用尽一切护住她。

  为了感激,更为了心底那些不知何时被种下种子,蓬勃生长的爱意。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