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庶女为后》最新章节

时间:2019-04-15 编辑:小编

  小编为您推荐重生之庶女为后小说阅读,小说主角是苏莞旭王,小说精彩节选:赵德妃听着说道:那老者,仔细的看了看那玉佩,也没有急着要将玉佩还给苏莞,直接开口说道:“大小姐,请来。”说着孙氏便拉着苏莞一同跟着那老者走着,穿过长廊,顺着楼梯下去,旁边的按到的烛火被点亮了,这一路经过,看着这底下暗室两边都是许许多多的小房子,苏莞心中疑惑?这……
《重生之庶女为后》最新章节-《重生之庶女为后》全文阅读

  重生之庶女为后小说试读:

  苏莞心中有些奇怪,这么多事情都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这么巧的居然还落下这么重要的事情了?云儿也真是的,这事情这么重要居然没有说与自己听?

  翠竹轩内,苏莞坐在那里看着急忙走了进来的云儿。

  云儿见着苏莞脸上似有不悦倒是开口问道:“小姐不是去前面竹园之中去看看那新扎的秋千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苏莞虽然觉得有一点气,可是倒也没有真生气,缓了一会只是开口说道:“云儿,我问你,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婚约,什么时候成了别人的未婚妻啊?”

  云儿听着苏莞这般说着,心里倒是笑着的:“小姐,是奴婢的不是,把重要的事情忘记给小姐说清楚了,其实就是当年小姐的娘和旭王的娘,也就是现在的赵德妃娘娘是结拜的姐妹,那时候旭王才两岁,见着刚刚出生的小姐欢喜的不得了,所以啊赵德妃娘娘便说让小姐和旭王结成娃娃亲,待到小姐十六岁的时候便以旭王妃之位让小姐嫁与旭王,当时在场的还有小姐的姑姑,便是独孤夫人,如此也就定下了呢。”

  “感情没我那大姐什么事啊?”不过苏莞马上就明白了,自己这是什么心思啊?这古时候成亲之事不由己的痛苦了这算哪门子事情啊。“这娃娃亲怎么可以作数呢,再说了当时还小,怎么可以这般呢。”

  “小姐,其实呢这件事最清楚的是外头桐婆子,她那时候是跟在四姨娘身边的,后来因为我来照顾小姐,所以也就一同随了过来的,不过小姐这有什么不好的,赵德妃娘娘可是当今圣上的宠妃,再加上旭王也得皇上宠爱,小姐嫁过去便是王妃之位,这有什么不好的?”

  “还要问什么啊?我管他什么王爷不王爷的,我自己的婚姻当然我自己做主啊。”苏莞心中想着这不清不楚的,都没见过,这就把自己卖了?岂不是个大坑?

  听着苏莞这一句话,云儿整个人都是吓了一跳:“小姐,这话可是不能说,这女子的婚姻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况赵德妃娘娘当年玉旨已出小姐,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好吧,就算是这样的,我也没有见过旭王,旭王也没有见过我,这是美是丑,是顺眼,不顺眼,说不定他都有了好几房妾室了,我去了算什么回事啊。”苏莞这话一出来,站在身边的云儿和墨玉都噗嗤一声笑出来了。苏莞看着墨玉也在那里笑,倒是瞪了一眼。

  墨玉收住笑容,看着苏莞说道:“小姐这病好了,倒是有些事情不清楚了,虽说这皇族子弟,大家贵族的公子三妻四妾不寻常,但是这皇族之中有一条规矩,这纳侧妃是必须要先娶正妃,然后由正妃出面来纳侧妃的。再说了,虽然奴婢听说旭王是有些纨绔子弟的样子,但是却也不是流连烟花之地的人,还是不错。”

  “那要是正妃不同意不就好了,这世间女子怎可与旁人公用一个丈夫?”苏莞轻笑一声,一脸不屑。“你们还说好?这整个就一个纨绔子弟,不流连烟花之地,只怕是你们没看见吧。”

  云儿听着苏莞今天的这些话,胆战心惊,要是以后在别的场合也说这些话岂不是要遭罪了:“小姐,这话可不能这样说,这女子就是要讲究贤德,若是王爷想要纳侧妃的话,这正妃当然要出面主持啊,不然怎显正妃大度呢?再者小时候旭王对小姐就是青睐有佳,必然是现在也不会错。”

  “换了是我,必然不肯。”苏莞一脸漫不经心的说着。“就算是像你说的小时候怎样怎样,可是现在都已经长大了,怎可还和小时候说呢?”

  “小姐,这些话可不要随意说出口,小姐放心就是这旭王殿下绝对是与小姐匹配的,小姐可要小心些才是,大小姐对旭王也是倾心已久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的。”云儿小心的提醒着苏莞,说道。

  “若是她喜欢,她拿去就是了,我可不稀罕。”苏莞倒是越说越气的。

  “这诸皇子虽然都是可以娶小姐为妻的,只是到底是比不得嫁入旭王府好啊,小姐这旭王才是小姐的不二人选,这有何不可。”云儿笑着说道,站在一旁的墨玉也是连连点头的,看来这两个人都是非常乐意。

  “难不成一定要嫁入皇族之中不可?再说了我不过是苏府庶出的四小姐,至于这样吗?大姐可是嫡出?再不济还有二姐三姐,怎么就轮到自己了?她们都还没有论及婚嫁,怎么就先到了我这里呢?”

  “小姐是镇国大将军府的小姐,再说了小姐虽是庶出,可是小姐有身份啊,再加上赵德妃娘娘看重小姐啊,小姐当然要当仁不让了,小姐怎可因为自己是庶出就不去在意呢。”云儿倒是一脸正经的看着苏莞说着。

  苏莞知道自己一开始不知道的这门婚姻要是当初真的自己死绝了也许就真的没事了,现在自己好了,如今这外头风声又旺得很,只怕是没有退路了。算了弄个旭王妃当当也不错,要是到时他敢欺负自己,看谁厉害,心中不由一股邪笑生成。

  心里虽觉得奇怪,但也是没办法的。忽听见外头急忙走进来的婆子来给自己说道:“小姐,赵德妃娘娘和独孤夫人来了,老夫人请小姐前去正殿花厅。”

  苏莞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人开口说道:“还真是说什么就来什么。”

  “那小姐现在是……”云儿慢吞吞的说着。

  “当然是赶紧去了。”说着便直接起身走着。

  “小姐不用换件衣裳吗?”墨玉在一边提醒道。

  “不用了。”说着便直接的朝着外宅正殿花厅而去。微风拂袖之间,似有行云流水之态,更显美貌风姿。

  苏府的府邸之大,苏莞觉得这简直就是让人受罪,这么长的路,这后宅与外宅是有隔间,还有专人看守,外宅乃是面见贵客等人所在的地方,这内宅便是家中各处女眷所住的地方,若是邀请之人是女眷多会在外宅前厅会客之后男子多是前厅交谈,女子多会去内宅闲庭散步。虽有男子前来,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会离开,毕竟多有不便。

  苏莞快步走在这平铺的石子路上,忽然凭空冒出来一个人,站在自己眼前,苏莞一时不备倒是吓了一跳,云儿和墨玉见着这状况也是有所惊吓。

  墨玉见着定了定神,马上说道:“大胆,哪里来的浑人,敢出现在这里吓着小姐你担待得起吗?”

  苏莞见那人倒也不急,手中象牙的折扇不时地摇晃着,看着样貌年纪想来和自己也差不了多少,一袭冰蓝的上好丝绸衣裳,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如此倒也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贵公子的非凡身影,腰系玉带,一块看似不起眼的和田玉佩挂在腰间玉带之上,仔细看来那玉佩倒是精致的雕刻着龙纹,苏莞看着眼前之人心中倒也有了个大概。

  苏莞走上前去,施了施礼:“不知公子出现在这内宅之中所为何事?若是无事想来公子还是早些离去才是。”

  听着说话的声音,慢慢转过头来看着苏莞,轻轻一笑,苏莞见着这张帅翻了的脸,感情还是‘小鲜肉’啊,苏莞暗自想着,来这里这么些日子了,也没有真正见过苏府那几个公子什么的,听说自己上头还有两个哥哥什么的,但是这个人必然不是,如果是苏家公子,云儿她们岂有不知之理?

  苏莞见着眼前之人完全没有要让开的意思,苏莞倒是也没有要纠缠的,直接的从旁边过去,只是好死不死的就拦在前面,苏莞眉头一皱:“你到底有完没完,本小姐见你一身打扮想必不是寻常人,不想让你难堪,对两家都不好。”

  拦在前面的人慢慢开口说道:“这倒是和我所预想的不一样,苏家四小姐苏莞病好了,这人精神了,连脾气都长进了呢,火气倒不小。”

  “这位公子想必也是饱读圣贤之书的人,何以不知‘非礼勿言’四字?我现在有事,可是公子却拦我去路,不知所谓何故呢?”

  “也没什么,只是我第一次进苏府的时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有幸见过苏四小姐一面至今难忘,传闻这些年小姐一直病着无缘得见,今日一见果然更胜当年。”

  “好了,见也见了,当年的苏莞已经不在了,现在的苏莞自然不是当年的苏莞,公子现在是不是应该让路呢?”

  “你这会子有什么事情啊,说来十年不曾进来,不知可否与小姐把手同游呢?”说着便直接的伸出手抓着苏莞的手,脸上一脸的淡笑。

  苏莞看着这人还真是死皮赖脸的很,虽然脸上看不出来有什么邪色,但是这古时候女孩子的手怎可随意让别的男子拉着呢?被他抓着的手直接一转,反手抠住,一个转身,直接的将眼前之人扣住,脚轻轻一用力往他的膝盖处一顶,直接的跪在地上了:“公子,‘非礼勿动’知道吗?”

  站在一边的云儿和墨玉只是惊呆了,刚刚自家小姐的动作那是怎么回事?“走了,不用理会他。”说着马上的跟着苏莞朝着外头走去。

  那边但系跪在地上的人并没有因为这些而生气,反倒是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慢慢站起来,拍了拍那精致衣裳上的微臣,转了转手腕,转身离开。

  正殿花厅。

  苏莞赶着就进来了,看着这一屋子的人都站满了,整个苏府所有的女眷都到齐了,虽说赵德妃只不过是一个从一品的后妃,而苏老夫人却是一品的诰命,但是君臣有别自然是要区分开来的,这府中所有女眷都是必须出迎的。

  苏莞徐徐走上前去看着与苏老夫人并坐的人必然是赵德妃了,风韵犹存的脸上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更不要说眼前这个人还有一个和比自己还要年长的儿子,更让人佩服这人的保养之术了。听说这位赵德妃宠冠六宫,再看今日这般容姿想着和自己的母亲是结拜姐妹,想想果然是风姿绰约婉若天仙,难怪皇上为她倾倒。

  苏莞行过礼之后站在旁边,看着坐在一边的独孤夫人,那便是娘亲的亲姐姐,自家姑姑吗?果然和自己有几些相似,看来一切都是真的,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自家母亲亲近的人都是美人。

  赵德妃见着苏莞倒是开心的笑着,招了招手让苏莞站在自己跟前来,拉着苏莞的手说道:“现在上京都已经传遍了呢,看来这还是美人的影响大呢,莞儿这般容貌,天下第一美人又有何错呢?”说着这话倒是朝着那边坐着的独孤夫人说道。

  “德妃娘娘说的极是呢,相比较当年她母亲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独孤夫人看了一眼赵德妃,眯眼一笑。

  苏莞站在赵德妃的身边,听着这些话马上的站出来说着的:“今日见娘娘风姿,外人说莞尔是天下第一,可是苏莞却不敢以第一自居。”

  赵德妃嫣然一笑:“这有什么,你现在才十四岁,我们都是到了三十的人了,哪里还会比较那些呢?当然是你们年轻女子的天下了。”说着径自笑着。

  苏莞看着眼前的赵德妃,这样子哪里像是三十的人,二十不出头才是真的吧?

  苏老夫人见着便也一同笑着:“说来德妃娘娘也有好久没见莞儿了,今日可是要好生的说说话才是呢。”

  赵德妃轻轻一笑:“这是自然的,不过现在莞儿病好了,本来以为莞尔的病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好的,只是如今好了,这待到莞尔满了十六岁便可以嫁入旭王府了,这以后说话的机会还多的很呢。正好莞尔病好了,他们两可是要好生的借着这两年的时间好生的磨搓磨搓才是。苏老夫人,独孤夫人你们说是不是?”笑着拉着苏莞的手说着。根本就没有顾及秦氏那个嫡母的面子。

  苏莞总觉得虽然眼前这个德妃对自己没有别的意思,而且似乎很是看不惯自己的嫡母,秦氏?秦氏一族?但是却总还是不安心的,脑中灵光一现,瞥了一眼站在那里的苏瑶和苏瞳,她们两也似有看见,倒是齐齐低下头来。

  苏莞看着赵德妃开口说道:“德妃娘娘,莞儿怎可,莞儿不过苏府庶出的四小姐,位分低微,怎可以旭王妃之位嫁入王府?岂不是……”心中想着如此试探一来看看赵德妃如何想的,再来若是不成必然可让这场根本就没有感情的婚姻趁早结束。故作可怜之样,眨着眼睛看着赵德妃。

  赵德妃拉着苏莞厉声说道:“本宫就是庶出的,那又能怎样,那些个嫡出的自以为了不起,却什么都不是,你和旭王的婚约是有皇上谕旨御赐的,他们谁敢这样说,你说这些话是不是在苏府受了什么委屈啊。”赵德妃一眼斜视着那边的秦氏,其实她最不喜欢秦家的人了。

  “没有,怎么会呢。德妃娘娘关心了,只是莞儿这些年一直病着,如今好了倒是多了些惆怅罢了。”

  “好了,正是因为这些,你呀嫁入旭王府就可以安生的过日子了。”赵德妃轻轻一笑。倒是在那里寻着什么人一般,“只是奇怪,旭儿是随着本宫一同来的,怎么这会子倒是一转眼不见了人?说来以后莞儿嫁到旭王府可得替本宫仔细的管着旭王才是。”

  说着这些话俨然一副婆婆对自己媳妇说话一般,苏莞想着看来这后面又要费心周全了,只怕没那么容易了,转过身来看着那边的几个人,那一个不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这还有两年在苏府,嫁入旭王府便是后面一生都要和皇权暗斗过日子了,心中不免长叹。或许这本该是苏家四小姐的命,本该没有后来之事,只是一抔黄土埋香骨,红尘俗世不再惹,可如今自己来了,这就是上天命运捉弄吧。

  殿中人说话正是尽兴的,忽然看见走了进来的人,苏莞看着这进来的人整个下巴都是要掉地上了,心中暗想,他不会就是旭王吧。

  苏老夫人见着就直接的开口说话:“如今旭王是越发的俊俏了呢,这般出挑以后还不知道要让多少女子为之倾倒呢。”

  “老夫人打趣了,今日见一女子就对我凶的很呢,哪里会倾倒?还说我不懂礼数‘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呢。”上官旭看了一眼苏莞,倒是自嘲自笑的说着。

  赵德妃见着倒是看了一眼:“好了,你刚刚跑到那里去了,真是的,还在众人面前说起子浑话,没的失了体统。”

  “母妃……”上官旭倒是故意在那里装可怜的样子。

  苏莞见着那一张妖孽一般的脸,果然这美人生的儿子简直就是妖孽的很,和赵德妃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还真是像极了,只不过男子脸上却多了几些英气,虽然在那里装软,但是却丝毫不动分毫。看着那与自己对视的那双深邃的双眼,总觉得这里面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

  赵德妃看着自己跟前软磨硬泡的儿子,倒也没办法:“好了,来,见过你苏家妹妹。”说着便拉着苏莞指给上官旭看着。

  苏莞想着还真是冤家路窄,刚刚自己直接把他弄得跪在地上,这以后只怕是,上官旭看着苏莞似乎在想什么一般,上前鞠了一躬:“见过苏家妹妹。”

  苏莞虽然出神,但是行礼还是知道的,欠了欠身:“旭王多礼了。”苏莞瞥了一眼墨玉,不过想想也是,都这么多年没见了,小时候不管是怎样,现在长成这样谁还知道是当年的哪个小屁孩啊?

  上官旭看着苏莞还是一点不正经的:“说起来也有八年没见妹妹了呢。”

  苏莞心中暗自骂道,刚刚才见还说八年没见,骗鬼吧。

  独孤夫人见着笑着说道:“这以后莞儿嫁与旭王,这天天见,只怕旭王会嫌烦呢。”

  上官旭一脸妖孽的笑着看着苏莞:“有妹妹这般美人相伴,日日见只是美事一桩,怎可会厌烦呢?”

  苏莞看着这眼前的妖孽男子,简直就是双眼冒火的,难不成这么多年不见面了结果一见面就是未婚夫妻,难道一点都在意吗?

  苏老夫人开口从中说道:“当年旭王还只有两岁的时候就对莞儿青睐有加,如今长大了还能如此却也是好事呢。”

  赵德妃听着说道:“老夫人你还帮着他说话,刚刚那些浑话就他说得出口,没的叫人觉得失了体统。”

  “德妃娘娘这可不是这样说的,当年莞儿六岁从独孤府回苏府时,旭王还信誓旦旦的说着长大了要娶莞儿呢。”秦氏瞧着那些人一直说话,自己根本就是插不进去的,倒是随口一说。

  “这事早就已经定好了,就不劳大夫人记挂了,还有有些人存的一些歌小心思就不要在妄动了。”赵德妃对秦氏根本就是没有好脸色的。

  秦氏一听,脸上倒是挂不住的,默不作声,双眼冒火的看着苏晓妍,苏晓妍倒是没办法的低下头去。

  苏莞看着这些人,完全就是没有顾忌自己的想法的,说嫁就嫁的,还说的这般起劲,拿自己当什么?看着上官旭那一脸妖孽的看着自己,还真难想象他小时候会对苏莞说那样的话,不是说他是纨绔子弟吗?也不知道是不是假正经。

  心中只能长叹一声,一切顺其自然了。嫁就嫁吧,还能怎么办呢?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w0002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微信公众号:kuxmyd
微信名称:酷熊麦阅读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腹黑王爷别诱我

古代言情

静静的站着,深邃的眼眸轻眯,昔日尘封的记忆若隐若现。冷邵玉嘴唇轻抿,苦笑一声,一杯酒洒在了地上,他起身,走向莲花池边。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