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庶女为后》免费阅读

时间:2019-04-15 编辑:小编

  小编为您推荐重生之庶女为后小说阅读,小说主角是苏莞旭王,小说精彩节选:“带上她,必然就知道了。只是你们远远的跟着,等我见了老夫人,你们在随着进来就是了。”那周婆子自然是能明白苏莞的意思的,看着坐在那的苏莞,不由的让人生出一股子寒意,这样的小姐似乎是她们从未见过的。“奴婢等知道了。”
《重生之庶女为后》免费阅读-苏莞旭王小说全文app在线阅读地址

  重生之庶女为后小说试读:

  “小姐,你醒醒啊!呜呜……小姐……”这伏在床边的云儿看着这躺在床上,脸色已经苍白的,躺在床上的人一动也不动。

  “小姐,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你不是昨天才说过不敢怎样也要好好的活下去吗?不管怎样也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的吗?”云儿握着那床榻上的苏莞,手指上的冰凉顺着指尖一点点的蔓延。

  云儿那止不住的抽泣声,珠子大的泪水随着就淌了下来。

  只是那紧紧握住的手,忽然间动了动,云儿抹去眼角的泪水一看,刚刚那已经奄奄一息的人睁开了眼睛,惊呼出声:“小姐,太好了,你醒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背弃你所说的话,还以为小姐你要丢下奴婢一个人离开了呢。奴婢就知道小姐命硬,**老爷不会收下小姐的。”那止不住的泪水,似乎怎么去抹掉都没有办法一下子停住。

  床上的人,忽然睁开的眼睛,似乎像是变了一般,不像以前一般那么干涩,似乎都是散发着光芒一般,看不尽那双眼之中深邃的东西。虽然这羸弱的身躯却也不能掩饰那眼神之中的光芒。

  苏莞慢慢的撑起身体,环顾着周围的一切,看着这床,俨然就是一张古时候的老古董,在看着前面那门窗完全就是一件古代房子,在看着放在旁边那梳妆台上的铜镜,自己的房间哪里是会有这样的东西?

  在看着刚刚一直在自己跟前抽泣叫唤的人,头发梳的简单,旁边垂下几些小辫子,左边的发髻上簪着一根简单的木质簪子,身上那一身衣服俨然一副古人打扮,眼前之人虽然算不上穿的好,可是整个看着到也算是精致。

  只是现在自己究竟在哪里?“这是哪里?”苏莞盯着眼前的人,开口问着,但是直接的就掀开被子站起来了,走到那镜子前面,看着这一切,苏莞整个都是不敢相信。

  云儿听着苏莞如此一说,整个人都是惊慌失措了:“小姐,你没事吧,小姐,你怎么了?”赶紧的走到苏莞的身边扶着她在那梳妆台前的凳子上坐下。

  苏莞看着镜子里这还没有完全发育完全的人,脸上也还是显得稚气未脱,不过这貌美之姿完全不会因为脸色有几丝苍白而消失,反倒是更加的让人怜爱,难道自己魂穿了?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明明还是在那个太平洋的小岛上参加一个毒枭的聚会?怎的现在就到了这里?自己被锁了手脚丢进了大海之中,可是明明自己是同自己的搭档在进行任务,怎么会?

  **裸的背叛,被自己的搭档背叛了,不然自己的身份怎么会被泄露?苏莞想着,可终究还是无奈。转眼看着这丫头对自己倒是很是关心,看来也不会对自己别有用心的?最首要的就是先了解这里的一切,“你是谁?我这是怎么了?”

  “奴婢是云儿啊,小姐难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苏莞一转眼盯着眼前的人看着,“云儿?”

  “嗯。”云儿盯着苏莞,希望能有一点点效果。可是并没有什么作用。

  “不记得了,我刚刚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一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苏莞想着既然来了也就只能是先想办法糊弄过去再说,到时候一切都熟悉了自然也就无碍。“我是谁?我怎么住在这里啊?”

  云儿似有怀疑,可是瞧着眼前之人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倒是开口说道“小姐,你是镇国大将军的四小姐,小姐虽是庶出,但是小姐的生母乃是当时北冥国第一美人孙芸芸,再加上有独孤氏撑着,虽然四姨娘已经不在了,小姐在这苏府生活上倒也不算是难过,只是小姐一直就是胎里不足,所以从小就落下了病根子,每天都是药不离口,日子倒也不算好过。”说着倒是抹了一把泪。

  “病?可是我觉得现在我好得很呢?”苏莞想着原来是病死了。

  “怎么可能,小姐什么都不记得了,连自己病着都不记得了吗?”说着云儿便端着一碗药奉了上来:“小姐你看,这些可是大夫人特意吩咐人熬得药,这些年一直都是大夫人一直照顾着小姐,这些药都是大夫人特意吩咐人准备的,小姐,来还是把药喝了吧。”

  苏莞瞧着云儿,只是想着自己的生母没了,这嫡母表现的也太殷勤了吧,还日日吩咐人将要送来给自己只怕是别有所图吧。苏莞端着手中的药,看着那旁边小笼子里关着一直小兔子,“云儿,你说我生母已经早亡了,我这嫡母怎么对我这么好心呢?”

  “小姐乃是天下第一美人的女儿,再加上孙家向来女子都是貌美出众,就像是小姐的姑姑,现今丞相独孤晔的母亲,那可也是精致美人呢?就算是小姐病着可是向往小姐美貌之人可还是不少的呢?独孤氏本是书香门第,如今出了一位丞相,那地位可不是不一般了,再者当年老爷可是极其宠爱四姨**,所以小姐在府中倒是也算是一应俱全,不曾苛待小姐。”云儿见着苏莞似乎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倒是也就捡了些在那里碎念着。“小姐不要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这些事情都是众人皆知的,倒也就没必要扯谎的。”

  “原来如此啊。”苏莞听着也就能想的一个大概了,这现今的丞相的母亲是自己的姑姑,丞相乃是自己的表哥,自己在府中虽然是庶出的也不曾被苛待。看着手中那碗药,拿着碗中的汤匙搅动着,就直接的舀着放在那小兔子喝水的地方。

  云儿瞧着,马上要制止:“小姐,这可是夫人精心准备的药啊,小姐怎么能如此浪费了呢?”只是下一秒钟,云儿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那兔子喝了那碗药直接的就动弹不得了。

  “我说过了,嫡母怎么可能对那个曾经是抢走他丈夫心的女人所生的一个庶出女儿那么好呢?”苏莞转过来看着云儿:“好了,那兔子不会死的,这种不过是慢性毒药,一次两次根本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兔子太小,倒是对于这一点点药劲就反应有一点过了。”

  “小姐,难道以前每一次的药都是被动了手脚了?”云儿一脸惊恐,只是看着苏莞似乎根本就是不在意的样子,倒是大为吃惊:“小姐你怎么一点都是不在乎的样子?”

  “因为我的病好了,记住这些事情这几日不能和任何人说起,还有我现在依旧还是病着,我的病依旧没好,大夫人端来的药悄悄地倒掉就是了。”苏莞看着云儿还是沉浸在刚刚的惊愕之中的,苏莞倒是不在意的,想想也是一直以来以为是好人,可是一瞬间就崩塌的一切是会让人一下子难以承受的。

  云儿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应说着:“是。”

  “好了,没必要大惊小怪的,以后慢慢的你就会习惯的,这些事情只不过是小伎俩而已,想着要是知道毒不死我,只怕会换成更加厉害的东西来呢。”苏莞拍了拍云儿的肩膀,“好了,云儿你只是告诉了我一个大概的,可是我对这个家里的许多的人都已经忘了,连你日夜在我身边伺候都不记得了,你可……”

  云儿本是伶俐丫头,不然何以伺候在自己身边这么些年了,晃了晃脑袋也就将刚刚那些事情给‘消化’了:“小姐放心。小姐大难不死,就连这有心要毒害小姐之人都已经被戳破,小姐一定能应对好这一切的。”看样子到是从刚刚那一些惊愕之中恢复过来了:“小姐,这府中以老夫人为尊,小姐的父亲是镇国大将军,小姐的二叔在云州处理云州的事务,大人有一子一女乃是府中的嫡长子,嫡长女,二夫人有一对孪生女儿,二姨娘有一子与小姐虚长一岁,三姨娘有一女,三姨娘不得宠,所以女儿养在大夫人膝下,小姐的母亲是四姨娘,五姨娘乃是小姐父亲的新宠刚刚生下麟儿。”

  苏莞认真的听着云儿讲着这一切,一一牢记在心中,或许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苏莞,那就应该要好好的替她活下去,替自己活下去,不管怎样,既然来了一切都只能小心翼翼。

  听着云儿在那里打量着这屋子,倒是雅致的很,那窗边的垂帘用的布料极其精致,看着这周围的布置想来云儿说的都是真的,自己在这里倒是没有在生活上被苛待,只是环视了一周很快的就定住在那一个很大的书橱之上:“我以前很爱读书吗?”

  云儿看着苏莞:“小姐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小姐说过作为女子虽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是小姐则认为‘腹有诗书气自华’,那时候小姐还记得的时候,小姐说虽然自己的母亲是天下第一美人,但是一样的才华横溢,所以小姐虽然从小就有美人盛名,但是却要求自己琴棋书画样样不误。”

  苏莞听着倒是觉得好像和那时候的自己一样,虽有美貌可是却希望自己什么都会,而不只是一支花瓶而已。且看着那边放着的古琴,还有那摆好的棋盘,再看那桌子精致的笔墨纸砚,“看来这以后我就有事情可做了不是?”

  “小姐素来爱静,就喜欢一个人在这里做着自己的事情,虽然小姐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倒是这一点性子倒是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云儿笑着说道。

  苏莞扫过去,这偌大的书橱之中琳琅满目的书籍,没想到这涉猎还真是广泛呢,只是很快的在一本《九州志》停住,翻开几页瞧着,原来这北冥国乃是将以前纷乱的九州一统了,看来还是个强国呢。或许以后这事情会很多的,自己应该要好好考虑如何能不用以病态之躯面对世人,自己应该如何好好的活下去,自己应该要如何的帮她报了那下毒之仇……

  云儿瞧着倒是也就放心了许多,虽然眼前这个小姐失忆了,可是瞧着病确实是好了很多,而且还将大夫人的阴谋一下就戳穿了,倒是对眼前之人生出来几些敬佩了。

  苏莞斜眼看了一下云儿,嘴角轻轻扬起,微微一笑,意味深长……

  “云儿,你帮我想办法找到一点砒霜来。”苏莞背着云儿说着。

  “小姐你要这毒药做什么呢?”

  “你不用管,找来就是了。”

  云儿倒也不过问了,只是觉得这醒过来的小姐似乎不像是以前那个病怏怏的人了……

  或许原本的苏莞在五岁那年搬回来住的时候就注定了今年要被慢慢毒死的命运吧。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w0002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微信公众号:kuxmyd
微信名称:酷熊麦阅读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腹黑王爷别诱我

古代言情

静静的站着,深邃的眼眸轻眯,昔日尘封的记忆若隐若现。冷邵玉嘴唇轻抿,苦笑一声,一杯酒洒在了地上,他起身,走向莲花池边。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