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倾城毒妃》完整版阅读

时间:2019-04-15 编辑:小编

  小编为您推荐《重生倾城毒妃》小说阅读,小说主角是上官浅,欧阳锦,小说精彩节选:““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沈嬷嬷一脸淡然的走进来,三.角眼里带着试探。沈若琪委屈的落泪,将双手递给沈嬷嬷看,哭诉道,“上官浅让我整整弹了一下午的琴,我的胳膊都要断了!”
《重生倾城毒妃》全章节免费阅读-上官浅,欧阳锦全本免费阅读地址入口

  重生倾城毒妃小说试读:

  不过她也自知与风逸的身份有别,想要趁此机会跟上官浅一齐进.入大燕国,到时候再做打算,没有想到今天却闹了这么一出。

  心底的不甘与怨恨不断增加,她不服气,凭什么上官清浅要什么有什么,她却不能?凭什么老天这么的不公平?

  “娘,为什么我觉得今天的上官浅有些奇怪?”沈若琦跟沈嬷嬷相互搀扶着,她纳闷的说道,尤其是上官清浅看她的目光,就仿佛有多么恨她一样。

  沈嬷嬷脸色阴沉沉的,冷哼了一声,“现在她是大沥的公主,只要出了大沥,她便什么都不是,到时候还不是什么事情都得听我的?”

  沈若琦暗暗点头,眼底透着一丝阴狠的笑意。

  二月的天气最好,上官浅打开窗户,任由暖风吹进来,风吹拂在她的脸上,痒痒的,却很舒服。

  外面的桃花开得正好,但是无奈昨晚烧了偏殿,毁了很多株桃树,真是可惜了。

  “公主,大皇子在偏殿站了许久了。”翠竹端了一盘点心放在一旁,轻声提醒道。

  上官浅脸上染上一次笑容,随手拿起一串钥匙,“是吗?”

  殿外,风一吹,桃花落了满地,看上去如同处于梦境当中,只是偏殿烧的破陋不堪,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依然是一身白衣,上官墨站在偏殿的门口,目光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皇兄最近很闲?”

  上官浅穿了一身碧绿的裙子,站在粉色的花海里尤为显眼,再加上本来就精致的面容,看上去如同仙子一般。

  只是那眸子里的深沉,却是以前不曾有过的。

  “皇妹大婚在即,皇兄自然不敢疏忽。”他突然弯腰,捏了地下的泥土,装作不在意般的开口,“实在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火油呢?”

  火油——

  上官清浅的脸色微变,随即笑了一声,“可能是那个丫头不小心落在这儿的。”

  她为了让火烧的更大一点,所以在嫁衣室的周围都洒了火油,但是没想到竟然被他发现了。

  “那应该是了,皇妹的钥匙可否给皇兄?”

  上官浅走到他的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他知道了什么,或者说已经在怀疑她了?

  虽然上一世没有这个男人的记忆,但是不代表这一世他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力。

  “殿都烧毁了,要钥匙做什么?”

  说着直接伸手握住了上官墨的右手腕,但是很快便被他的手按住了,他的力气很大,而她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

  上官浅皱了皱眉头,干笑了一声松开手,随即按着她的力气也消失不见了。

  虽然上一世上官墨在七岁就夭折了,但是她突然记得他的右手腕上有一块圆型的胎记。

  “皇妹说的不错,既然殿都毁了,也就没有必要拿钥匙了。”他冷冰冰的说完,转身离开。

  上官浅淡然的看着他,总是觉得跟他很生疏,而且上官墨似乎对任何人都很防范,他真的还是哥哥吗?她随手折了一支桃花,眼神变得幽深起来。

  侍候上官浅的本该是四个宫女,沈若琪也是其中一个,但是因为她从小跟沈若琪的关系就很好,所以一直都很纵容沈若琪。

  新到的绸缎,好颜色的胭脂,只要是沈若琪看上的,她都会赠予她。

  只是换来的却是这般的狼心狗肺,果然,人不能太善良。

  “红缨,怎么到这个时辰了,还没看到若琪过来?”上官浅坐在桌子上,手边摆弄着一把古琴。

  她从小就不喜欢这些东西,所以都不是很精通,而沈若琪就不一样了,她琴棋书画样样都很精通。

  红缨不是很喜欢沈若琪,因为在公主面前她傲娇的像是主子,明明她们都是宫女,但是沈若琪却什么粗活都不做。

  “她?应该在绣嫁衣吧,公主你忘啦,昨天你不是让她绣嫁衣的嘛。”红缨嘴快的说道。

  “多嘴!”成熟一点的翠竹沉声教训道。

  上官浅倒并未在意,只是随意的拨弄着古筝,淡然的开口,“去叫她过来。”

  红缨显得很意外,要是平时的话,公主也肯定就算了,不过在意她来不来跟前侍候,今天是怎么了?而且她怎么觉得公主有些奇怪?

  很快,一身紫色宫装的沈若琪便跟随着红缨出现了,她的头发梳的很精致,脸颊因为昨天被打,紫红紫红的,但是也明显用胭脂修过了。

  她一双娇柔的眼神看着上官清浅,嘤嘤的眸光像是要落泪一般。

  “浅姐姐.......”

  她的声音十分的软糯,处处都透着柔弱,典型的风一吹就倒得弱女子。

  “若琪,我新得了一句古琴,音色不错,我想了想咱们这些人里,也就你弹得好,你试试看。”

  说着将古琴推到她的面前,一双眼睛含笑的望着沈若琪。

  沈若琪咬了咬唇,脸上带着忧郁,心底更是气愤,她这是什么意思?叫她一个人在一个月时间里赶出嫁衣,现在又叫她来弹琴?那她这双手还能用吗?

  这简直就是为难人嘛!

  “浅姐姐,我的手破了,实在不方便弹琴。”她恳求的望着她,希望也如同每次一样,宽容她。

  “唉,可惜了。”她叹了一口气似乎在惋惜。

  而一旁向来嘴快的红缨不乐意了,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大家都是丫头,谁没个小伤?公主想听琴难道还得迎.合你?”

  沈若琪听到这话,脸色气的通红,当下沉了一张脸,“你要是可以,你来啊。”

  “我就是不会,会,也没你那么矫情!”

  “浅姐姐,你瞧她......”沈若琪气的脸色惨白,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红缨说的不错,而且这的确是一个好琴,你尚且试试如何?”上官浅微笑着将古琴推到她的面前。

  沈若琪再是不愿意弹,但是这么多的眼睛在这里,也不好再推脱,只好坐下来弹。

  古琴的音色的确不错,沈若琪的手因为绣嫁衣的时候扎破了,所以每每弹一个音,都要拨弄指头。

  十指连心,瞬间便疼得冷汗都冒下来了,想要结束,但是却又想到了红缨的嘲讽,她才不要让那个死丫头嘲笑她!

  更何况,风逸也说过最喜欢听她弹琴了!索性咬咬牙继续弹奏下去。

  期间,上官浅像是累了,窝在藤椅上沉沉的睡了过去,沈若琪连连叫苦,心底一片郁闷,一方面想停下来,另外一方面心底还是有些忌惮上官浅的。

  她有个毛病,那就是谁要是在睡.觉的时候打扰她,她会发很大的脾气。

  沈若琪气的脸色惨白,手指用不上力,音都有些跑了,心底却急切的期盼着,上官浅快点醒过来。

  优雅的琴声整整响了一下午,直到快穿膳的时候上官浅才醒过来。

  叮——

  古琴发出刺耳的声音,沈若琪累的整个人趴着喘气,一双手更是不敢再乱动,手指上本来有伤痕的,现在更是疼得厉害。

  “最近老是春乏,若琪怎么还在弹吗?可惜睡了一下午,都没怎么听,不然明天你再来弹吧。”上官浅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开口。

  沈若琪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着唇将破损的双手举在她的面前,“浅姐姐,恐怕我的手没有办法再弹下去了。”

  “哎呀,怎么成这副德行了。”上官清浅惊讶的拿过她的手仔细的插看了一番。

  十指都有不同程度上的伤痕,甚至有的还都冒着血迹。

  “翠竹,我那瓶珍珠粉呢?拿来给若琪。”

  沈若琪听到这里,心底稍微的痛快了一点,珍珠粉在大沥很珍贵,也只有皇族才能用得起。

  “谢公主。”她微笑着谢恩,虽然心底再不爽,也不好表现出来,只要出了大沥,看上官浅还怎么嚣张!

  上官浅有些怜惜的看着她的手,叹了一句,“若琪,我的嫁衣非同小可,千万不能让血沾染上去!是不吉利的!”

  “若琪明白。”

  “好了,你去休息吧。”上官浅浅淡的笑着,眼睛里带着柔和的光。

  回到别院,沈若琪一脚揣在椅子上,双个胳膊都酸的,手指更是疼得厉害,还怎么绣嫁衣?

  “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沈嬷嬷一脸淡然的走进来,三.角眼里带着试探。

  沈若琪委屈的落泪,将双手递给沈嬷嬷看,哭诉道,“上官浅让我整整弹了一下午的琴,我的胳膊都要断了!”

  “而且她还叫我缝制嫁衣,我的手还怎么缝制嫁衣?”

  “照理说,上官清浅的性格倒是变了很多,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难道看到你的镯子猜到了什么?”沈嬷嬷沉声问道。

  沈若琪也停止的哭声,一脸惊慌的问道,“那怎么样?”

  “看来有时间要试探她一下,你也给我谨慎一点,别露出任何破绽来!”沈嬷嬷三.角眼里带着几分精明。

  沈若琪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最好别让她舒坦了。”

  “那是肯定的。”沈嬷嬷奸笑了一声,主动的拿起了旁边的珍珠粉给她的手指轻轻擦弄着,“公主和亲前都要去祭祖,到时候有的她好看。”

  在线直接阅读《重生倾城毒妃》,请点击>>>《重生倾城毒妃》在线阅读


微信公众号:kuxmyd
微信名称:酷熊麦阅读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腹黑王爷别诱我

古代言情

静静的站着,深邃的眼眸轻眯,昔日尘封的记忆若隐若现。冷邵玉嘴唇轻抿,苦笑一声,一杯酒洒在了地上,他起身,走向莲花池边。

小说详情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