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重生之名门毒秀

重生之名门毒秀

重生之名门毒秀

时间:2020-07-06 10:32:28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小宝

主角:阮酥,玄洛

APP离线阅读
重生之名门毒秀

重生之名门毒秀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重生之名门毒秀 阅读全文

  前世,阮酥奉渣男若心头血,却被害家破人亡,一朝沦为阉伶妾,才知常年服用的玉容膏,原来皆是避子药。甚至还惨遭剐皮取肉之痛。重来一世, 阮酥只愿为刀俎,杀尽天下负我狗!

精彩章节试读

  森冷的暗室,只开一扇小窗,雪夹杂着雨点从外头扑进来,落在铁床上,阮酥本已昏睡许久,却被迎面化掉的雪雨冻得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玄夫人,我等奉旨前来取药了。”

  布帘掀开,几个粗壮妇人手捧托盘走近,揭开阮酥身上盖的薄布。

  那是怎样可怖的景象,莹白光润的皮肤,雪一般晃得人睁不开眼,可身体却残破不堪,骨肉可见,白与红撕咬,美丽与恐怖相交。

  妇人取过小刀,在阮酥大腿皮肉尚算完好的地方拉划一圈,下狠劲剜去,为防咬舌,阮酥口被塞住,疼痛时只有身子在剧烈颤抖,那块血肉生生被取了下来,放入托盘中,妇人这才对她福身笑道。

  “这白子血玉羹,再吃上十三副,皇后娘娘便能痊愈了,到时候,娘娘定会感激玄夫人的。”

  阮酥动了动眼珠,木然看着窗外,似一具行尸。

  阮酥本是丞相阮风亭的嫡长女,只因母亲怀孕时染了怪病,胎毒带累了她,一落地便浑身雪白,连身上的睫毛头发,一并也是白的,父亲疑是妖魔,故请来法师辨认,法师拈须沉吟。

  “此为白子,未长先衰,乃不吉之兆。”

  自此阮酥遭到阖府厌弃,母亲难承打击,未曾出得月子便抑郁而亡,阮风亭又娶得虎贲将军家的小姐做正妻,加上妾室,共为他生得二女一子,阮酥这嫡长女,便空有尊贵身份,实则不过一落魄小姐,过气主子,没人记得她冷暖。

  只一人除外。

  印墨寒是阮风亭三十门生里的一个,出身贫*,只因才学过人,破格被阮风亭看中收为门生,坐在一群官宦世子中,布衣竹簪,格格不入,即便相貌清俊无匹,却从不被豪门贵族看在眼中。

  当时阮酥常被下人克扣饮食,她自诩嫡女,强撑体面,从不向父亲告状,那一日饿得急了,阮酥趁没人溜进一间厢房,摸了个馒头便咬,却不知那是印默寒的房间。

  印默寒发现了她,没有说一句话,默默从斗厨中端出一碗面饼放在她面前。

  阮酥涨红了脸,不知所措,捏着馒头道。

  “本、本小姐只是没尝过这等粗茶淡饭,有点好奇,绝对不是没有吃饱。”

  印默寒微微一笑。

  “嗯,小姐今后什么时候想尝,都可以来找我。”

  阮酥愣了一愣,绞着自己的白发,有些犹疑。

  “他们都说我是怪物,你、你不怕我吗?”

  印墨寒墨玉般的眸看入阮酥眼中。

  “你不是怪物,你是阮府最美的姑娘。“

  阮酥于是爱上印默寒,爱他不显山不露水,清清淡淡如一副墨画。她私自偷了继母许多首饰变卖,暗中供给印默寒用度,被父亲打得皮开肉绽也未曾后悔。

  那时的她,真是蠢啊!

  殊不知城府深沉如印默寒,即便没有她,也绝不会为这些小事犯愁,她却还以为自己给了他天大的恩惠。

  是金子便会发光,印默寒始终不甘沉寂,半年后便考中状元,得到阮风亭赏识,那时阮酥便知,她没有看错人,她的情郎是一颗蒙尘明珠,总有石破惊天的一日。

  自此她改了傲气,收起倔强,不惜一切要为他的仕途铺路。

  阮酥用黑豆染了白发,她虽为白子,却生得绝色,水眸丹唇盈盈如画,加之肤如凝雪,染了黑发后,她逃出阮家一夜成名,相府再关不住她,于是她奔走名流,结识各方政要,竟讨得皇帝、太后欢心,为印默寒除去许多仕途障碍。

  她甚至为他拒绝了五皇子的求婚,印默寒也不负所望,在皇帝欲赐婚清平郡主与他时,断然下跪,坚决求娶丞相嫡女阮酥。

  印默寒以最隆重的礼仪迎她进门,许她一生一世白头携手。

  起初,他待她真是不错的,她便也挖心掏肺为他,甚至助他斗倒了父亲支持的太子,扶他辅佐的五皇子坐上了龙位。

  太子被诛,阮家祸及九族,那时她虽心有余悸,但到底对阮家存着恨意,只觉得太子无道,阮家无德,一切善恶到头终有报应,却没有想过父亲对她不起,于印默寒却有知遇之恩,他亲自监斩,是何等恩将仇报之人。

  报应果然来得极快,阮家倒台,新君继位,印默寒取代阮风亭坐了相位,他来至她面前,补服上的仙鹤风姿卓绝,衬得他越发飘逸俊美,可说出来的话却让阮酥如坠冰窟。

  “七公主腹中已有了我的骨血,再拖几日,身子就要显出来了,所以皇上近日便会下旨赐婚。”

  七载夫妻恩爱,一场黄粱美梦。

  阮酥怔怔望着他,似乎不能听明白他的话。

  印默寒清润的眸子锁住阮苏,无悲无喜,无爱无恨。

  “堂堂公主,怎能为人侧室?而酥儿你,一介罪臣之女,又七年皆无所出,自然不配再做本相正妻,这里有休书一封,你且去鸿胪寺,常伴佛前,吃斋赎罪吧!”

  直至此刻,阮酥才想明白,七年来她每日服用的玉容膏,根本不是印默寒为治她满头白发所专程炮制的,而是会导致终身不孕的避子药。

  他为这一天,早就埋下伏笔。

  阮酥肝肠寸断,扯住印默寒袍子嘶声痛哭。

  “为什么!印默寒,我阮酥为你呕心沥血,家破人亡,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一个家族失势,生而不祥,又毫无用处的弃子,怎比得过新君最疼爱的妹妹七公主?

  印默寒于是浅浅一笑。

  “你一个怪物,我怎会让你为我生下孩子?我的孩子,身上又岂能流着你阮家卑*的血液?”

  原以为情深义重,情有独钟,原是城府似海,心比蛇蝎。

  阮酥仰天长笑,终究是自己有眼无珠,错看了人。

  心如死灰的阮酥,果然依他所言,削去满头白发,堕入空门,日日敲钟念佛,她生得美貌,又失了庇护,多少狂徒浪子寻上门想要侮辱,皆被她施计赶走。

  原只想清净过完余生,可印默寒偏偏不肯放过她,一年以后,他来到鸿胪寺。

  “你一介罪妇之身,却在佛门招蜂引蝶,实在无德无耻,但念在夫妻一场,本相替你寻了个好归宿,一品内侍玄洛,位高权重,容色过人,如今他看上了你,你便嫁过去吧!”

  阮酥不能置信地看着他,浑身都在颤抖。

  “印默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玄洛!他是个阉人!我堂堂阮府嫡出长女,岂能嫁给一介阉伶做对食!”

  印默寒眯起眸子。

  “阮府?哪里还有什么阮府?酥儿,别忘了,你们阮家,犯了谋逆之罪,已经满门遭屠,保你一命,算是本相对你七年相随的回报,你还要奢望什么?玄洛是当今太后心头之好,皇上要坐稳帝位,必须笼络于他,你能再次得享富贵,为何不心怀感恩?”

  阮酥咬碎牙齿,血珠顺着唇瓣滴滴滚落。

  “印默寒,你且记住今日所为,待我阮酥翻身之日,便是你遭殃之时。”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