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只虎小说最新章节 苏强赵小梅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首页 > 言情 > 

老子是只虎

老子是只虎

老子是只虎

作者:蓝色冬天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微小宝
时间:2021-02-18 09:44:09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老子是只虎》小说的主角是苏强赵小梅小说精彩试读:“柳总,不能答应她,那不是小数目。”板寸男刚喊,又被中年男子重重一脚,刀顶咽喉,“再废话,让你见阎王。”“孙大头,我答应你了,放开他。”女人忙道。给你长点记性,以后出去别他妈再狂。”中年男子在板寸男脚腕重重一跺,板寸男惨叫。“孙哥,这还有一个。”

精彩节选

龙头岭是黑山主峰,岭中零零散散分布着一些小村落,最近几年,山中又发现了煤矿,各种大大小小的煤窑也在山中出现。

苏强沿着崎岖山道进入龙头岭深处,天色已经微亮。

苏强决定先找一个村落,买,或者直接偷两件衣服换上,然后再出山去外省。如果能找到些食物更好。

前边山脚下出现一个院子。

苏强从树丛里探出头,小心翼翼往四周瞅瞅,周边无人。院子里也没动静。

从树丛里出来,苏强慢慢向院子靠近。

到了院门口,又探身往里瞅瞅。

院子里杂草丛生,看样子没人居住。

苏强不放心,捡块石头扔进院子里。

石头落在院中,发出清脆声响,瞬间又恢复宁静。

苏强笑笑,果真没人。

闪身进了院子。

院中几间房门窗皆无。

苏强进了最外一间,屋里地上零散扔着些杂物,都积满灰层,这屋应该已荒废好久。

搜寻一番,苏强没找到任何有用东西,失望摇摇头,肚子里饥肠辘辘,不能在这久待,赶紧换个地方。

转身正要出屋,突然听到外边有车子开来声音,苏强顿时心里一激灵,不会是**追来了吧?

顺手拎起根木棍,往窗后一躲,侧身往外看。

一辆越野车开进院子。车上没有**标识。

苏强稍稍松口气。

越野车在院中停下,车里下来三个人。

两男一女。

都穿着户外服,戴着墨镜,其中一个虎背熊腰,留着板寸的男子手里还拎着一把猎枪。

“柳总,看样子孙大头还没来,又他妈是咱们等他。”

板寸男不满道。

被称作柳总的女人,墨镜一摘,长发一甩,躲在屋中的苏强看得清清楚楚,女人长得挺漂亮,妖娆中透着冷艳。

“别废话,进屋里看看,小心有外人。”

“这鬼地方能有什么外人,除了鬼。”板寸男一边嘟囔,一边向苏强藏身屋子走来。

苏强骂声我靠,挥挥手里棍子,不管对方是谁,自己现在在跑路,不想和他们发生冲突,节外生枝。

得先躲躲。

墙角有个大木箱子,苏强立刻跑到箱前,揭开箱盖,藏进箱子里。

刚躲好,板寸男进了屋,一边搜寻,一边扯嗓子喊,“有出气的吗?有他妈就出来一个,女鬼也行,哥陪你乐呵乐呵。”

板寸男走到箱前停下。

躲在箱里的苏强,透过缝隙看着他的腿。心想,这小子还挺花,女鬼没有,虎爷有一个,你小子敢揭箱盖玩横儿,爷就和你拼了。

板寸男拿枪管敲了几下箱盖,骂句脏话,溜溜达达出了屋。

苏强轻轻捅开箱盖,回到窗前,继续往外看。

外边三人已坐到院中石板上,拿出一堆熟食,啤酒,开始吃喝。

肥美的烧鸡看得苏强口水直流。

空空如也的肚子里开始唱大戏。

这他妈太折磨人了。

苏强擦擦口水,得冲出去弄点,怎么弄?

正琢磨,女人手机响了。

女人接起手机嗯嗯两声,吩咐两个男子,孙大头到了,他俩出去迎迎。

两个男子放下手中食物,出了院子。

他俩刚走,女人像是来了内急,捂着肚子进了另间屋。

苏强顿喜,机会来了。

自己偷只烧鸡,从后边矮墙跳出去。

苏强嗖地蹿出屋,奔到石板前,拿起只烧鸡,旁边还有盒烟,把烟也往兜里一顺。

几步到了矮墙前,刚要往墙上爬。

身后一声厉喝,“别动。”

随即身边一块石头被击碎。

苏强顿住,对方手里有枪。

“慢慢转过来。”对方又命令。

苏强缓缓转过身。

女人一手握枪,一手拎着裤子,冷眼看着他。

女人晃晃手枪,“你是干嘛的?”

苏强笑笑,“路过。饿了,捡点东西吃。”

“路过?”女人上下看看苏强,“我怎么看你不像好人。你一直躲在屋里?”

苏强又一笑,摇摇头,“美女,你别误会,我不是坏人。我可以给钱。”

苏强一只手刚往兜里探,女人又立刻喝声别动。

苏强忙停住。

“柳总,出什么事了?”板寸男从院外冲进来。

一看苏强,板寸男立刻把手里猎枪举起,“这小子哪来的?”

“他一直在屋里躲着,刚才搜屋你眼瞎了。”女人对着板寸男骂道。

板寸男被骂得气急败坏,几步冲到苏强面前,枪管往苏强额头一顶,“王八蛋,敢和老子玩捉迷藏,老子崩了你。”

苏强瞪眼看着他。

“还看,不服。”板寸男又把枪往前顶顶。

苏强余光瞅着他的下三路,迅速思索应对办法。

“柳总,孙大头来了。”另一个男子冲进院子。

“阿彪,把他带进屋,事办完再处理他。”女人随即吩咐。

“让你小子多活一会儿。”板寸男狠狠给了苏强一枪托。

苏强身体一晃。

女人和板寸男把苏强押进屋。

女人用枪逼着苏强,板寸男拿出绳索将苏强结结实实捆在墙角柱子上,堵住苏强的嘴。

“老实点,敢生事,老子剐了你。”

板寸男踢了苏强一脚,跟着女人出了院。

苏强晃晃身体,绳子是结实的钢丝绳,捆的是死扣,这帮家伙应该是老手。

**,才出虎穴,又入狼窝,自己可真够倒霉。

侧耳听听,又有辆车开进院子。

应该是那个孙大头来了。

这帮家伙们跑到这深山老林里见面,还带着枪,肯定走得不是正路。

自己绝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苏强憋足力气,用力挣挣,还是挣不开。

目光往四周扫扫,脚前边有个打碎的破碗,苏强往前探探脚,脚尖正好够到一块碎片。

两脚一起探出,将碎片夹住,小心往回收。

终于将碎片收到面前。

苏强笑笑。

刚要下一步动作。

院子里突然响起争吵声,苏强立刻一边加快动作,一边留心外边动静。

“孙大头,你玩我呢,我提着脑袋和你做生意,你吃了肉,就给我分这点汤。你让我怎么向那边交代。”

像那个女人。

“你想要多少?”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按说好了的办,少一个子都不行。”女人回应地很强硬。

两声中年男人冷笑。

“柳云,不是孙哥不讲究,是这次货成色不对,我差点砸在手里。给你分这点已经不错了,换个人,别说分成,老子还得找他麻烦。”

“孙大头,少和我玩套路。提货的时候,你亲自验过,那时你怎么不说成色不对,现在货清了,想吞我那一份,你也太黑了。”

女人显然很气愤。

“那你想怎么办?”

“要么给钱,要么还货。”中年男子回应。

院子里的气氛陡然一冷,几声别动。

显然双方都端起家伙。

苏强一阵紧张。

“柳云,你想和哥玩横的?”中年男子问。

“玩横的怎么样?想霸食,你先问问老子的枪答应不答应。”

听声音是板寸男在发飙。

“草。谁的裤裆开了,把你露出来,你也配和爷叫板。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板寸男的发飙没起作用,反而换来中年男子轻蔑冷笑。

“不给钱,老子要你的命。”板寸男被更加激怒。

“嘴挺硬,你要真有种,把枪放下,咱们单挑,你赢了,说好的数我给。赢不了,别怪爷不给你脸,就得按我的道来。敢吗?”

中年男子依旧冷笑,语气里充满轻蔑挑衅。

“单挑就单挑。”板寸男咬牙切齿。

“这小兄弟火挺大,柳云,你呢?”

中年男子又问女人。

院子里沉静一会儿,终于听到女人声音,“可以,不过你得说话算话。”

“放心,我孙大头玩得就是讲究。”

一阵狂笑声过后,院里响起拳脚相击声,双方开始动手。

拳脚声一阵紧似一阵,不用看就知双方都下了狠手。

有人被一脚踹进屋,重重摔在苏强脚旁,苏强一看,正是板寸男。

板寸男已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没爬起,一中年男子追进来,对着板寸男又一脚,板寸男就地几滚,重重撞在墙上。

中年男子上前一踩板寸男,从腰间抽出把短刀,就要往下扎。

“兔崽子,就这两下子,还想挡孙爷的横儿。爷废了你。”

“住手。”女人从外边冲进。

身后还有五六个男子。

“怎么?想反悔。”中年男子冷眼看着女人。

女人摇摇头,“你放开他,按你的道来,我认栽。”

“服了?”中年男子冷笑两声。

女人点点头。

“柳总,不能答应她,那不是小数目。”板寸男刚喊,又被中年男子重重一脚,刀顶咽喉,“再废话,让你见**。”

“孙大头,我答应你了,放开他。”女人忙道。

“给你长点记性,以后出去别他妈再狂。”

中年男子在板寸男脚腕重重一跺,板寸男惨叫。

“孙哥,这还有一个。”

一马仔一指苏强。

众人目光随即投到苏强身上。

似乎才发现他的存在。

同类推荐
过度反应
过度反应
裙摆
裙摆
隔壁机长大叔是饿狼
隔壁机长大叔是饿狼
医神赘婿
医神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