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妃难惹:太子我不约完整版全文阅读入口 木晟兮宗泽小说已完结

首页 > 古代 > 

魅妃难惹:太子我不约

魅妃难惹:太子我不约

魅妃难惹:太子我不约

作者:虾仁爱吃大鱼
分类:古代
状态:连载中
来源:微小宝
时间:2021-02-03 11:56:36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魅妃难惹:太子我不约》小说主角是木晟兮宗泽小说故事简介前世,作为京城第一贵女的木晟兮,嫁给了势弱的太子,并借助木、宫两家的势力,顺利将其送上皇位。东宫十年,她尽心尽力地帮助他匡正天下、巩固地位,然最后换来的却是家族覆灭、皇儿身残的结局,这时才猛然惊醒,她一直全心依赖的枕边人,从一开始就把她当做往上爬的棋子……

精彩节选

和蓝袖相比,紫衣平日里的话很少,但是真要论起嘴皮子来,蓝袖也不是她的对手,“大少爷若是对她有意,纳入房里做个通房便是,但也只是通房,奴婢这么说大少爷明白了吗?”

奔者为妾,从成思淼住进相府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她做不了木相府的主子。

“大胆。”

木宇瑾脸色沉怒,他想要呵斥、想要反驳、想要教训紫衣的胡言乱语,但是除了一句大胆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紫衣屈膝行礼,“大少爷,您现在是礼部侍郎,一言一行不仅代表着木家,还代表着整个云浮,倘若让皇上知道您为了一个可能成为姨**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来训斥自己的嫡妹,大少爷觉得,皇上会如何想?”

木宇瑾倒退两步,怎么会这样?

明明是木晟兮的不对,他是来拯救木晟兮,不让她被万人唾弃,拯救木家不至于被她拖累的,怎么就成了自己的错了?

“大少爷。”

蓝袖这时候从屋里出来,“百花宴是宫宴,规矩森严,倘若成小姐去了,仍旧如今日这般不管不顾地胡乱闯着,不小心惊扰了贵人,大少爷可是做好了让整个木府为她所累的准备?”

看着木宇瑾脸色难看地离开,蓝袖冷哼一声。

本来对于成思淼抢木晟栀的帖子,蓝袖就看不过去,但是小姐不去管,她一个做奴婢的也没资格说什么。

可是她竟不知好歹地敢撺掇木宇瑾来***的麻烦,她蓝袖岂能让她如愿?

“你怎么出来了?”紫衣更担心自家小姐,“小姐没事吧?送去温泉了?我们过去守着。”

蓝袖一把拉住紫衣,“人来了。”

屋内,暧昧的橘黄烛光在风中摇晃,躺在床上的木晟兮心急地扯掉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层薄薄的xie衣遮住胸前,一双莹白修长的双腿因为她不断翻滚的动作尽数收入一双眼里。

热。

半挽着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开,如一滩墨一般地洒落在床上,木晟兮呼吸急促,红唇不断地张开又合上,似乎想要通过这种方法缓解一下,本就松垮着的xie衣被她完全地挣开。

床前的黑影在此时突然一笑,笑声短而急促,随后不紧不慢地坐在床边,轻轻地将刚被她扒开的衣服合上,手指滑过她滑嫩的肌肤,双眼冷漠,不带丝毫的情绪。

“云浮第一美女、贤良淑德的典范,宫、木两家的手心玉,真该让人来看看。”

熟悉的声音,让木晟兮不用睁眼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她迫不及待地抓住放在她胳膊上的双手,远低于她身子的温度让她感觉格外地舒适,不顾一切地想要向他靠拢,无法自控的燥热让她迫不及待地给来人送上自己。

“不是想要摆脱我吗?怎么又送信了?”语气淡淡,却不难听出压抑的火气。

“我没有……”

微弱的月光从窗柩中射进来,本就娇媚的一张脸因为渴望而更醉人了几分。

“前两次都熬过去了,这次怎么不再试试,说不定就成功了。”话里,语气里,满满的讽刺。

“宗泽,帮我。”

酥柔入骨的声音,让原本强撑着的男人在她这一句话下溃不成军,红着眼翻身上床将人给压住。

木晟兮主动抬起头送上自己的红唇,宗泽享受着她的火热,一双眼却是冷地可怕。

就在木晟兮迫不及待的时候,突然双手被男人给抓住。

“宫宴上,你去求旨,做太子妃。”

胡乱的点头,木晟兮能听见宗泽在说什么,只是身子被需求所支配,脑子却是十分地清醒,甚至宗泽冷漠的眼神她都看得一清二楚。

宗泽身上的温度让她迷恋,被制住的双手让她无助。

“我热,好难受。”

痛苦难耐,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嘴唇已经被她给咬伤,有血溢出落在了她的锁骨上,红白的对比在这个场景下添了几分诱惑。

宗泽低下头,送上了她渴望已久的薄唇。

皓月当空,几点疏星隐耀朦胧。

南少卿站在君来酒楼的窗前,看向木府方向,清冽的眼神较之月夜还要冷上几分。

“为什么宗泽会知道。”

“少主息怒。”青方跪在脚下,“木府送往国佛寺的信纸确实被截了下来,奴才确保没有第二封。”

“凌雪瑶是蠢的吗,这么好的机会都抓不住。”

凌雪瑶是喜欢宗泽不假,但是太傅夫人也跟着去了,凌雪瑶在她**看护下,应该是行动受到了限制。

可是这话青方不敢说。

“少主,木晟兮早已经不干净了,您何必……”

话未说完,青方就被南少卿给一脚踢在胸口,顿时喉咙一股腥甜涌了上来,被他强制地咽了下去,急忙地趴在原地跪好,不敢再说话。

青方不认为自己有错,木晟兮美则美矣,但是却不知道被多少人给玷污过,早已失去了做南家少夫人的资格。

倘若不是木家和宫家出手给压着,光是京都的唾沫都能将她给淹了。

少主非木晟兮不可吗?

青方觉得未必,不过就是一个女子,最多就是因为长相诱人一时之间迷惑了少主的心,只要满足了一次也就解决了。

青方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样让少主如愿。在他的心里,木晟兮现在比之花楼里的女子还不如,掳她一次又如何。

天色露白,昏昏欲睡的蓝袖突然听到了窗户传出响动,一抹人影迅速地消失在远处。

木晟兮刚刚坐起身,蓝袖和紫衣就冲了进来。

昨夜的疯狂,让木晟兮本来白皙如玉的皮肤变得通红一片,随处可见的红疙瘩和手指印让两个丫头心疼不已,紧紧地抿着唇:那个禽兽。

“过来扶我一把。”

本来想着自己披上个衣服再叫蓝袖她们进来,身上实在是惨不忍睹,但是一抬手她才发现自己浑身软得厉害,别说穿衣服了,连拨一下头发的力气都没有。

蓝袖一言不发地上前给木晟兮穿衣服,她不敢开口说话,怕自己一张嘴就忍不住哭出声。

“嘶~”

衣服碰上了皮肤,疼得让木晟兮倒吸了一口冷气。

“奴婢该死。”蓝袖跪下,再也忍不住地哭了出来。

“乖袖儿,不哭,我不是没事的吗?”木晟兮轻声地安慰着,她确实感觉还不错,至少那股火烧火燎、让人几乎想要去死的感觉没有了,只是身体有些软。

“小姐,奴婢扶你去温泉。”

同类推荐
不臣
不臣
谢洛卿萧离落小说
谢洛卿萧离落小说
宠妃天下第一甜
宠妃天下第一甜
羲沅紫鸢小说
羲沅紫鸢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