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小说哪里看 花梨子安德烈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花梨子安德烈小说

主角是花梨子安德烈小说

主角是花梨子安德烈小说

作者:BLUE安琪儿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奇热联盟
时间:2020-12-25 10:37:10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主角叫花梨子,安德烈的小说是《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是作者BLUE安琪儿所编写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丑陋海怪来求爱,她逃!踩到美貌王子,她亲!谁知王子摇身成吸血鬼,还非她不娶!正太人鱼缠她回家做老婆!各路妖魔鬼怪齐聚头,讨论她该归谁家!天啊,花梨子不就是做了一个穿越梦么,怎么竟是遇上一些

精彩节选

“梨子,你是在帮我脱衣服吗?你实在是太热情了,对这种事比我还急呢。”

锦洛一脸的讪笑。

梨子歪了歪嘴角。这个时候,她可没心情笑出来。

“为什么没胸?”

“……”

锦洛一脸的黑线。

“难道你缠绑带了吗?”

激灵一闪,梨子又奋发图强了!

蹦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臂膀,把他甩到墙壁,开始脱他的衣服啦。

嘶……嘶……嘶……

撕到一半,安德烈就冒出来了。

两人当场冰雕,锦洛一脸的红.晕。

汗,什么人来不好,偏偏是这个家伙。

汗,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是这种激.情四射的时候。

汗,什么人,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是这种人,这种煸火的时刻!全撞上啦!

现在好啦,跳进黄河也是一身烂泥巴!

梨子和锦洛面面面相觑。

梨子的脑袋上长出一个小人——就是你啊。锦洛,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锦洛的脑袋上也长出一个小人——就是我啊,梨子,谢谢你做鬼也惦记着我!

掐表,三秒钟之后。

梨子马上想到对策,开口说话:“我们在做运动呢……嘿啾嘿啾……一,二,三……嘿啾嘿啾……”

她边说边做运动。

锦洛呆在一边装雕像。

安德烈继续一脸的巡视……在两人的脸上,来来**的行注目礼……

“做什么运动呢?看起来很刺激的样子。”

“测试衣服的柔韧度呢。”

锦洛回答。

“哦?梨子咱们回房再慢慢一件件的测试吧,我的房间多的是让你撕的衣服,撕不完,你今晚就不用吃饭了。”

啊——间接惩罚我!可恶!

安德烈抓住梨子的小脑袋,跟她对视着:“你完了。”

安德烈抓住梨子的小脑袋,跟她对视着——“你完蛋啦!”

梨子哭鼻子抹脸地说:“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的……”

“那是哪样的啊?”

“反正不是那种!”

“那是那种!”

“你不相信我!”

“你的样子,本来就让人很怀疑!”

安德烈扛着她就走啦。

“放我下来!”

“不放!”

“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相信我。”

梨子心里委屈极了,明明人家根本就没做坏事!

为什么他就是不听她的解释,就枉下定论呢!

都快要成为夫妻了,彼此之间却不信任。

那以后的日子一定充满着怀疑和防备。

嗵,安德烈握着她的臂膀,看着她的眼睛说:“我没有不相信你。”

“可是你刚才的态度,不是在说明一切吗?”

“你喜欢我吗?”

安德烈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差点没把她给嗑死。

“那你也喜欢我吗?”

梨子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直视着他那张俊俏非凡的脸。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45度的角。

云隙的月光正好洒了下来,给他的侧脸添了一种柔软优雅的光泽,细腻的,婉约的,柔情的……

“是我先说的。你要先回答我!”

安德烈的紫眸跳跃着火焰。

炙热的火,让梨子无处可逃,一下子就沦陷。

她歪着头,嘟起嘴说:“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但是你不喜欢我。那我不是亏大了!为什么要我先说呢?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男生先表白的嘛。”

“你那么在意我的态度和答案吗?”

“当然!”

梨子很肯定地点头。

本小姐又不赖皮赖脸的人,如果你不喜欢我。

我为什么要死缠着不走呢!

“好吧,我先说。”

“嗯,说吧,我听着呢。”

梨子乐滋滋地笑。

仰起头,看着他,一脸的崇拜和向往。

今天终于有一个大帅哥要向她表白心声了,这个时候是多么的激动人心啊!

今晚又是一个多么让人难忘的夜晚啊!

扑嗵,扑嗵,扑嗵……

听到了吧,心跳加速的声音。

嘿……没人不激动吧,在这种时刻。

可是,谁知安德烈却左看右看的不知在找什么东西。

真是浪费本小姐的时间,也浪费本小姐的表情啊!

“你……你……你在干嘛啊,找什么?”

“你不是说男生表白,都要带一只玫瑰吗?”

安德烈很有情调地说。

“可以免了。”

梨子终于妥协地让步。

哎,说吧说吧……人家已经委屈地在等你表白了。

“好吧,那不需要烛光晚餐吗?”

“可以免了。”

“也好吧,那不需要什么礼物吗?”

“这也可以免了。”

梨子的忍耐快到极限了。

如果这个罗哩八嗦的家伙再磨蹭个没完没了,她就要爆走啦!

梨子余光瞧见他通红的脖子,就知道这家伙害羞呢。

“其实,我知道你跟锦洛没什么。”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紫珠同心的原因。如果你背叛了我,我的心就会很痛。可是当时,没这种感觉。所以,我知道你不会做那种事情。”

“那你为什么还要一脸的误会外加凶相!”

梨子鄙视着他。虽然他脸红红的,粉可爱。

“因为我不喜欢你跟他走得太近啊!那我会吃醋!”

“呵呵……真的吗?”

“嗯!”

安德烈很认真的点头。

“我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但是我答应你。以后即使你做什么事,我都会原谅你,包容你。”

“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啊。”

“因为你是我的妻子啊。”

“哦。”

梨子的心一下子有了停靠的地方。

就像一条四处飘泊的小舟,不用再害怕大风大浪,不用再畏惧任何危险的暗礁岩石!

他是她停靠的港湾,可以给她停歇的海港,可以让她遮雨的安全所。

虽然来到这个血族的世界,让她整天都提心吊胆的。

可是,因为有安德烈在,她就觉得安心。

“谢谢你。安德烈。谢谢你相信我!我喜欢你!”

“真的吗?”

“嗯,是很喜欢呢。因为你是我的老公啊!”

说完,梨子主动凑上前,对着他的红脸吻了下去。

这个吻很轻,很柔,很温情。

是真心的吻,用来呵护的吻。

“梨子,呆会儿我们喝同心血。这样子就能永生都在一起了。”

他才一说完。

梨子的嘴角又开始抽了。

晕了,又忘记要放血这一回事。

绕过来,绕过去,把正事给忘记啦!

5555555……

为了爱情的伟大!

也为了伟大的爱情!

本小姐,今晚就要光荣地为爱情的事业而战啦!

放血???

5555……

男人的温柔话,其实也是一种利器!

看吧,刚才本小姐还积极准备着跑路呢。

这才听了,他一席话,就立刻改变主意啦。

看不见的锋利,就是温柔乡的酣梦……

亲爱的安德烈王子。

亲爱的吸血鬼王子。

再见啦——

为了你的一句话,本小姐终于要上战场啦!

“好吧!死就死吧。”

“什么死啊?”

“不是要放血吗?”

“是啊。”

“万一我挂了……55555……请你一定……”

“一定什么?”

安德烈完全迷糊了。

“请你一定不要太早另娶新欢!不然本小姐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555……”

扑嗵,安德烈倒地……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做成的啊……完全理解不了她的思维方式!

梨子实在是恨恨地想——

本小姐才来这里多久啊。

还没有当上王妃,就要为爱情而英勇献身啦。

如果走错一步,就提前挂掉啦,那真的太对不起自己了!

那对虎视眈眈的姐妹花正时刻准备着接班呢。

本小姐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啊。

心呀心,隐隐做痛!

“死女人,你脑子里到底是装了什么东西啊。说的话怎么就这么怪异?”

梨子抬头极哀怨地说:“女生的心事,你不要猜。猜也猜不着。”

“哟,王子殿下,您在这儿啊。真是让我们好找啊。大家可都在外面在等您呢。”

不见来人,听来声,就知道是那对阴魂不散的双胞胎——精装版的复读机!

她俩一来,就显得特别的拥挤。直接把梨子给忽略掉了。

这个下等人类的口才太惊人啦,说不过她,54她就对了!

看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对折磨人神经的复读机又出现了。

一想到要放血,梨子就又要头晕了。

安德烈不耐地看着这对煞风景的姐妹。

梨子独自先走了。心呀心,为什么老是这么疼!

安德烈看着前面独自一个往前走的梨子,不知道为什么,夜色迷离之下的她,变得迷糊而遥远。

她孤独的背影笼罩在浓雾之下,似乎涂着一层深远而寂寥的颜色;仿佛是一株开在悬崖绝壁的小花朵,没有让人惊艳的色彩,却有让人舒心赏悦的美。

他的心咯吱一下,隐隐的刺痛!

血族的陛下,站在顶楼望着他们。

梨子给他的感觉,一直很扑朔迷离。

这位貌不惊人的人类少女,似乎总是没心没肺,似乎总是语出惊人。

实际上,她一定很寂.寞和害怕吧。只是一直忍在心底里不说罢了。

占卜师锦洛说——关于她是个谜,占卜不出来的谜。

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到来,将会在血族中引起一场海啸般的大地震!

占卜仪式要开始了。

从此她的命运就跟整个血族联系在了一起。

搞什么东东嘛,到处是一只只睁着红眼的蝙蝠。

它们绕着圆圈,一只只衔尾而飞。

小环套大环,环环相扣。

比翼盘旋,生生不息。

乍一看,嘿,还蛮壮观的呢。

梨子望了眼后面,安德烈竟然没跟上来哄哄她,好歹她要血祭成干尸了啊。

该死的,难道他怕自己挂掉了,所以和那个复读机调.情了?

正在闷头上的梨子,对着这些蝙蝠就是一顿的臭骂:“别以为自己有黑翅膀就了不起,你们难道认为这样飞来飞去的,就是乌鸦的表亲了吗!“

这群蝙蝠听到后,很郁闷地停驻在她头顶上拍翅。

它们的小脑袋很委屈地伸缩着。

MS没得罪这位大小姐吧。

为什么她要把它们跟不吉利的乌鸦扯到一起啊。

怎么说我们蝙蝠也是一种吉祥物啊。

没听过,蝙蝠代表——福气吗。

可是,梨子不正在气头上嘛。开口又说了:”你们在我面前表演什么缩头功啊,难道你们认为拥有这种伸过来又伸过去的鸟头,就很得意是吧,就认定王八是你们的祖先了?”

无语了,这些可怜的蝙蝠,毫无还口之力。

都被她的惊人之语,说得没话反驳啦。

它们扑翅地在她面前幻化成人形。

安德烈老远就听到她极度不爽的叫骂声了。

他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制止着梨子的无赖行为。

这个死女人估计是受刺激了。

为首而翔的蝙蝠,幻化成一位白花苍劲的老者,他一脸的容光焕发,鹤发童颜。

其它的蝙蝠全是他的侍卫。

猛一看,哇啊,好有气势啊。

里三层,外三层,上三层,下三层。

黑压压一片,全是人。

乌云压顶,雷霆万钧!

“**,您好。旅途遥远,儿孙不孝,让您受累了。”

安德烈拉着梨子,毕恭毕敬地走上前行礼。

**?

安德烈的**?

恶寒……

梨子满脸的冒泡……这是上的哪出骂戏啊……

锦洛则在不远处,抱着水晶球,捧腹大笑:“太逗了!梨子,你太强了,连上届的陛下都敢挑衅啊。骂得真是极品啊,都不带一个脏字!服了!”

他笑得连眼泪都挤出来啦。

“有你在的地方,我想没人会寂.寞吧。”

他呵呵的笑,修长的手指,抚过水晶球里,梨子那张涨得像一个大红苹果的脸蛋。

“真可爱呢。”

眼眸扫过安德烈的时候,他的手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心也微微的疼痛起来。

“我的王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原本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是的,在一起……”

他碧绿如泉的眸子,一片的黯淡。

失神的刹那,一道银光闪过。

银星雾走到他的面前,很气结地问:“你要我的血?为什么要我的血?我的血很宝贵的!要知道人鱼的血,那可是珍珠的泪!一百年才结一颗!”

“你只要说给不给,就可以了?”

锦洛关上水晶珠,桌上花瓶内的红莲正盛开,莲瓣有着迷人的沉香,流溢在四周,韵香拂动……

“不给!”

银星雾毫不客气地说。最讨厌血族里的人啦。

“好吧,那我只好让梨子死了。”

锦洛才说完。

银星雾就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大声地询问:“你什么意思啊?说清楚点啊。我听不明白,我的血能救她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给你可以,但要告诉我为什么我的血可以救她?”

锦洛白了他一眼,这家伙还知道讨价还价。

“你给她吃了紫幻水晶还记得吗?”

“当然!”

银星雾一脸的骄傲啊。

终于和梨子是共体啦!

他为了这个好消息,可是激动了个半天的。

“所以,她拜你所赐。需要你的鲜血来解救。”

银星雾眼神一挑,又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现在要的是为什么她需要我的血?”

锦洛沉下气,沉下想冲过去揍他的冲动:“因为共体,需要共血。”

“共血?”

“是的,没有共血,她体内的两个东西会打架。”

“啊?”

“王子殿下的紫珠同心跟你的紫幻水晶会在她体内闹腾,永远不得安宁。她最后会被你们害死的。”

“这个样子啊。那的确是需要共血。”

银星雾,坐到椅子上,拔了一片莲花瓣。

“喂,不准碰我的东西!”

“一瓣莲而已啊,你紧张个什么啊,小气鬼!”

再看到银星雾的魔爪,又要开始向他的宝贝莲行凶啦。

锦洛气得哇哇大叫:“不准再动啦!再扯,我就杀了你!”

他赶紧蹦了过去,打掉他不安分的爪子,喝道:“你明明知道,这天雾山的红莲一百年才产一瓣。你这个得寸进尺的家伙!太不知足啦!”

“我总得也有点回报的东西。是不。我失血过多,也会死掉的。”

银星雾鄙视了他一眼。

就你红莲珍贵,本帅哥的命就很*吗!

“我只要你一滴血就可以了!”

锦洛忍不住咆哮啦——这个不知耻的混蛋!

因为,他发现银星雾又偷偷地扯了一瓣!

啊啊——啊啊!

这个白占便宜的家伙,会要了他的命的!

“血珠就放在你桌上啦!闪了!”

说完,得到两片莲瓣的银星雾就隐遁而去啦。

哈哈……太棒的!

天雾山的红莲啊!

味道真的是太香啦。

这红莲得来不易。

五百年才生长而成,五百年才开花!

一千年才生出这么一朵。自然宝贵得要很!

莲瓣有限,所以,也不能要得太多。

这可是救命的药啊,和起死回生丹差不多。

锦洛盯着桌上红莲蕊上一滴血珠子,暗叹了好久。

果真是人鱼的血珠。

凝而不化,聚而不散。

人鱼如果动了真感情,坠泪就会成珠。

这珠子,可是真珠啊。有着神奇魔力的真珠。

人鱼也不会轻易给血珠子。

那是人鱼百年才孕育成一颗的精血。

银星雾应该是活了千年的人鱼,所以精血之珠,如此的斑斓美丽,华光四射。

真美,红瓣衬映在旁,都觉得形惭了。

夜雾迷重,黑影陈叠。

夜色下的危机,往往让人防不胜防。

黑色的云层下,两条黑影,一前一后的重叠在了一起。

她们交头接耳,窃窃而谈。

“姐姐,怎么办,如果那个下等人类和咱们的王子殿下共血了。那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妙茉的眉头皱了起来,她一脸的寒霜冷气。妙莉则不停地扯着她问话。

“妹妹,我们要阻止他们共血!”

“是的,姐姐。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们绝对不能袖手旁观,让这个下等人类抢走我们亲爱的王子殿下!”

两姐妹互相拥有着,又开始用一个鼻孔呼吸了。

“这样吧。姐姐,你在他们的共血里下毒就可以了。”

妙莉狠毒地说着,她美丽的脸上正挂着死神的微笑。

“下毒?”

“是啊,你想啊,只要破坏他们共血相融,再把这个下等人类扔回她原来的世界,我们的王子不就手到擒来了吗。”

妙莉继续比划着。她现在就想有人能代替她出手,解决掉那个该死的人类少女。

自从那个不要脸的梨子,来到这里后,安德烈王子就懒得理她们了。

没事就摆着个“非礼勿视,非礼勿动,非礼勿说”的寒冰脸!她都受够了。

“姐姐,为了我们的将来,你一定要加油啊。妹妹,我会永远支持你的!我跟你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让我想想办法。对了,我们去找占卜师锦洛吧。”

妙茉刚提议。

妙莉两眼就发光了,她一阵的脸红:“呵呵……说起来,如果没有王子殿下,锦洛也是长得非常英俊的呢。”

“妹妹,你?”

“不是吗?女人爱英俊的男人,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我们想办法混进占卜仪式里,然后换掉他们的共血,这个主意,你觉得怎么样?”

“嗯。姐姐。这个方法可行。如果这个计划失败了。我还有一计!”

“哦?是什么,说来听听。”

“#¥#%¥¥#·……”

妙莉俯在妙茉的耳边,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通。

只见,两人的脸上都撕开了一丝阴恻的笑容。

乌云后面的月光惨白的照在地上,像摔碎了的银盘,闪着呛人的光。

在她们得意离开的刹那,一只寒鸦冒了出来。

它嘎嘎嘎地乱叫,飞向了远方……

在云的彼端,正打着闪雷。

电闪之际,一只红眼蝙蝠就蹿了出来。

坐在长长的铺陈着红布的椅子上,梨子就老郁闷,心神不宁的。

因为,她看到前面摆有三个银桶。

最要死的是,这三个银桶还都是空的!

我靠,你空的没关系。

可是,干嘛要容量这么的大!

梨子,快疯了!

****,本小姐就是一个大胖子,也放不了三个这么大桶的血啊。

这不是要往死里整吗?

没天理!

没素质!

没品德!

上帝**,我都答应放血了,可是你也应该得内定给我个小桶啊!

不,小桶也不行!

应该给我个小碗?

不,小碗也不行!

得了,给我一个小指头的杯子吧!

银桶这个让人火大的名字刚滚过脑子,梨子就懵了。

这个……血族不是最怕银制的东西吗?

吸血鬼不是都讨厌银吗?

她蹭蹭地跑到安德烈的身边,疑惑地问:“问你一个问题。”

因为刚才这个死女人的表现,害他被人看笑话,正生闷气呢。

安德烈生闷地说:“有事快说。但不准再给我捣蛋了。说完后,乖乖回去坐在椅子上。”

“你们血族不是害怕银制的东西吗?怎么会用银桶呢?”

梨子才说完,就在半空中遇到了一个“非常没有见识”的眼神。

她的嘴角无语地抖了几下:“难道不是吗?电影上放的吸血鬼片不是真的?”

“谁说我们血族怕银制的东西啦。凭空捏造!不切实际!不经调查!随口污蔑!”

梨子头顶上一群的青筋正扭着庇股跳舞呢。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那……”

“好啦,回答完毕,你给我回去坐着。”

安德烈把她按回了椅子上,并顺手给她拿了一杯红葡萄酒。

本小姐最见不得红啦。一直到自己的鲜血要放进这三个大银桶里,她就想撞墙!

她站起来,收势不住把酒洒了出来,安德烈为了拉住她。

几滴酒水正好淋在了他的脸上。

完啦,泼谁不好,偏偏泼到这个正在生气的家伙脸上。

梨子一脸的郁闷苦恼。

“我还没说完呢。”

“呆会再说。”

“你还是让我说吧。”

“烦死了,闭嘴!”

他大吼了一声,左脸上的红酒像芝麻小点一样在滚动着。

“为什么不让我说话啊?”

“你一说话,天下会大乱的!”

“没有这么严重吧?”

“别说了,我呆会还要上台会主持大局呢,没空陪你聊些没用的东西。”

一听到,他要去黑压压全是人的占卜广场主持。

梨子脸上的冷汗就直淋。

这一脸的麻子酒水……他怎么就敢去啊……

当安德烈准备离开的时候,梨子就扯住他的衣袖。

结果两个人拉拉扯扯了半天。

“你听我说。”

“闭嘴!我没空听。”

“我真的有话要说啊……”

“放手!他们在等我了。”

“你就听我说完,你再走,行不。”

一瞧见他脸上那几滴亮堂堂高挂的酒渍,她就郁闷呀郁闷。

他虽然是吸血鬼,可是在她的心里——他是她最完美最漂亮的王子,别人可以笑话和讽刺她不懂事,没教养。可是她绝对不允许外人笑话他!绝对不可以!

“你说出的话那会引发海啸的。”

“胡说,海啸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有地震。”

安德烈实是对她无语到了极至。

他立刻爆走。

梨子也立刻跟上。

开始扯他的后腿。

“安德烈,你先听我说完。”

“再听下去,我就要吐血身亡了。”

安德烈很无奈地想着——如果有人因为别人说话而自杀,那说话的那个凶人肯定是梨子!

语言有时候是一种利器,**不见血。

最经典的类型就是梨子。

“你知道吗?你的脸好……”

安德烈猛地一停住。

砰,梨子收势不了,撞在了他的胸膛上。

555……有没有搞错嘛。

“为什么要突然间停下来。那会吓人死的!”

“我的脸怎么了?好凶是吧。”

梨子捂着小鼻子,点头呀点头。

是很凶,一种要**的样子。

“我很凶,也是你逼的啊。你就不能安静会儿吗?难道你不觉得女生应该文静乖巧才会讨人喜欢吗?”

梨子刹时愣住。

“你看看你的样子,有一点点大家闺秀的风范吗?即使你不是出身名门,举止投足没有高贵优雅的气质,至少也应该安份守己啊!”

嗡嗡的……她的脑子里一片轰鸣。

“你是在嫌弃我是吗?”

她小心翼翼地问。语调很轻,很轻,很轻……心却火辣辣的疼,是很疼,很疼,很疼……

四周很静,只有风,呼呼的响。

看着安德烈一脸沉默的样子。

梨子不自然地笑了:“你喜欢的女孩子都是温柔典雅的公主类型的是吗?”

他点头:“以前是的。”

空气凝滞,两人再次沉默。

簌簌的,空洞的风,在彼此的间隙中,来回的穿梭。

梨子低下头,突然间找不到什么话题出来说了。

也许,她跟他根本就不适合!

太不适合了,两人的出身,天上和地下的云泥之径。

两人还是血族与人类的禁忌之恋,基本上来说,根本不可能!

他们可以活上千年。可是她的命太短了。

他们可以长年生活在黑暗中,可是她不行,没有阳光,她只能自己去找自己喜欢的事来逗自己开心。

而且,她根本不能适应他们的食物。

这一整天,因为要占卜,她都被禁食了。

他说占卜后,会给她吃好东西。

所以,她愿意为他饿肚子。

虽然,她是很怀疑人类真的能否和血族结合。

虽然一直是很怀疑,但她总是很蛮横地选择相信他。

他是她来到这里,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因为,他们是共体,切肤之痛,彼此承当的人。

可是,她太天真了,想去忽略的问题,却永远横亘在他们的中间。

是的,只有同为血族的人,生活习惯才能相融。

所以,他现在后悔了吧。

只有那对双胞胎才是最适合他的吧。

她的心翻滚着酸楚的潮水,但还是抬起手,想擦去他脸上的酒渍。

不远处,那对可以望千里的双胞胎,走了过来。

妹妹开始问姐姐:“你看到没有,他俩好像在吵架啊。”

“真的吗?好像是啊,两人的脸色都好严肃。”

“嘿,有好戏看了。姐姐!等着看吧。”

妹妹说完,就变成一只蝙蝠,快迅地向着梨子的方向冲了过去。

梨子,抬起手,还未接近安德烈的时候。

突然一股疾风,急迅地扇了过来!

有人*纵了她的手,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道。

狂飙的风,刚过。

只听!

啪——巨响,在四周轰隆!

安德烈当场傻愣在一边。

他的脸上印着一道五爪抓痕!很红,很红的五爪痕!如血的颜色,似乎要溢出。

梨子完全懵住。

她的小脸一片的失血苍白,如雪皑皑的苍恻。

她咬着唇角,不停地抖嗦着。

她举高的手,好疼,火烧般的疼痛!

“你……你……你敢打我?”

安德烈紫色的眼眸刹那一片的血红——嗜血的红!

他的心仿佛被利剑穿透,痛得让他忘记了呼吸!

这个人类,竟然敢扇他耳光?

从小到大,每个人都尊敬他,迁就着他,追捧着他。

从没有人,敢给他脸色看。

好家伙,现在,有人敢当场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他冲着梨子,抬高手,抬高手……

梨子睁大眼,看着他摊开的大手,慢慢地抬高,往自己的方向扇来……

有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她闭上眼,等着最痛快的一击!

那滴晶莹的泪,划落她脸蛋的同时,也滴进了安德烈的紫眸,并渗入到了他的心里。

她的眼闭得紧紧的,苍白且凄凉。

两把像小刷子的睫毛抖动得宛若雨帘中的蝴蝶,跳着伤人的舞蹈。

他握紧举到半空中的拳头。

心被气愤和痛苦所包围!

一转身,他选择离去,不然,他控制不了自己愤怒的心情!

空气中只余下一抹黯然的黑影,消逝如一枚枫叶的零落……

一秒……

两秒……

三,四秒……

等待中的耳光,并没有落下来。

她跌坐在地上,冷汗和着泪水从她的脸庞蜿蜒而下。

他不相信她!

他在讨厌她了吗?

长发掩着她清瘦的小脸,苍泠一片的落寂。

不是她打他的啊。

不是,不是!

不是她干的。

可是,她也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从来没想过要给他耳光。

刚才有一股力量控制了她的手腕,然后手掌就脱离了她的本意。

如瀑的秀发垂下,她抬头时,泪水映着圆月,闪着清冷的寒光。

心因他而疼得颤抖,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这就是“紫珠同心”的威力吗?

她单手抚着胸口,困难地喘着气。

在她面前飘下两个人,她们一脚踩在她撑地的手指上!

“哟,这是谁啊?好可怜啊,是不是啊,姐姐。”

“是啊。啧啧……哭得好伤心啊。”

“我叫你不要脸!勾.引我们的王子,活该!”

妙莉一把抓起梨子。

梨子的手被她们踩得通红,骨指头都痛死了!

“怎么样,舒服吧。”

“你们!”

梨子刚想说话,妙莉马上向姐姐使了个眼色。

“封住她的嘴!然后揍她!”

“好!”

妙茉,踏步向前,封了梨子的嘴巴,使她再也发不出声响。

妙莉撕扯梨子的头发:“我叫你说不出话来,怎么想找救兵是不是啊!告诉你吧,没用的!我们用了结界的力量,没人会知道你落到我们手上的!”

“哈哈……就是,所以你就乖乖的认命吧,谁叫你要跟我们抢王子殿下的!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什么货色!”

“没有我们有身材,没有我们有容貌,也没有我们有风.情!是不是啊,姐姐。”

“就是,就是!”

“跟你说吧,别以为你有靠山就了不起。以前要不是你天天没事跟在殿下的庇股后面,我们早就整死你了!”

梨子,暗暗叫苦,完啦。

落到这对泼妇的姐妹花手上,不死,也会落个残疾!

不行,得想个办法逃命!

可是,现在有谁可以帮助她呢?

在梨子失神的瞬间,两个耳光就扇了过来!

啪!啪!

梨子失去重心,被重重地甩到地上!

血丝淅淅,从她嘴角处流出。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