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完整版全文阅读入口 白引歌夜煌小说已完结

首页 > 古代 > 

完整版白引歌夜煌

完整版白引歌夜煌

完整版白引歌夜煌

作者:许九汐
分类:古代
状态:已完结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2-22 15:15:07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整齐累叠的药包放在药架上,他一个眼神,跟随的太医全部上前,一包包的拆开油纸,仔细分辨其中药材。“皇上,这包少了天麻,杨金花过量!”陈太医很快便有发现,他沧桑的老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这,这摆明是蓄意谋害,还是懂药理的人做的。天麻过量会引起中毒反应。

精彩节选

检测线变红,颜色很淡,说明毒性很弱,但确是中毒引起的肾脏损伤,导致了癫痫状态持续。

所以这又是一起下毒事件,会不会跟给她下毒的是同一个人?

联系到一起,白引歌略略心惊。

她给太妃注射了德巴金注射液,也就是一种光谱抗癫痫的药,再加了护肾的药,以水给齐太妃服下。

“父皇,太妃情况基本稳定了,现下我需要查看她之前服用过的药汁,还有药渣。请太医院院首跟我一起,我怀疑药有问题!”

白引歌出门报喜,大顺帝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但跟着神色又变得凝重。

“皇上,奴婢这就去办。”

尤嬷嬷本来有话要说,因为齐太妃入口的东西都有她试吃,她毫无问题,怎么会……

但太妃的确病的蹊跷,她将话咽下,快速的去厨房端来药壶。

白引歌找了太医院的院判,让他闻了闻药味,用银针试毒,再让他细看药渣有无问题。

“就是这些药,药方是微臣开的,断不会识错。”

白引歌偷偷试了试试毒试纸,出人意料的,检测区一片白板。

说不通啊,口腔里明明有毒性反应。

吃的东西尤嬷嬷做了试吃,没有问题,那唯一有问题的就只能是入口的药……

“陈太医!你再细瞧瞧药材的分量。”

白引歌拧眉思忖了几秒,忽然找到了方向,让太医把各类的药材分别挑出来。

“多了,这味多了一半的量!”

过了一刻钟,陈太医惊恐的直起身子大喊,脸色一下苍白如纸。

“皇上,太医院送出的每一包药,都是经过三位太医校验的,绝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陈太医嘭的跪在地上,汗涔涔的叩头。

大顺帝的脸色晦暗无光,鹰隼般的眸迸射出如有实质的锐利寒光,“你的意思是,会出现这种错,是别院的人动的手脚?”

这里面的人都是他精挑细选的,为的是防止太后迫害,难道有人叛变?

“父皇,去存放药包的地方看一看,也许能有发现。”

如果有人刻意暗害,另一包里的某味中药就会消失。

大顺帝被点醒,亲自领队去了小药房。

整齐累叠的药包放在药架上,他一个眼神,跟随的太医全部上前,一包包的拆开油纸,仔细分辨其中药材。

“皇上,这包少了天麻,杨金花过量!”

陈太医很快便有发现,他沧桑的老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这,这摆明是蓄意谋害,还是懂药理的人做的。

“天麻过量会引起中毒反应,情况严重可以致急性肾功能衰竭、心跳及呼吸加速甚至昏迷。”

白引歌找到了症结,悬着的心稍稍放下,剩下的该大顺帝调查。

“尤嬷嬷,平时都有些什么人能到药房,接触这些药,给朕全召集到大厅!!!”

摆明了暗害,大顺帝阴鸷的如同地狱走出的罗刹,杀气腾腾的要将谋害者碎尸万段。

本在药房守着的小丫鬟,一见帝王蓬勃怒火,吓的嘭的跪下。

声音清脆又响亮,似能跪碎膝盖骨。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是奴婢昨日不小心打翻了药架,弄散了其中两包药,慌乱中随意分了分就扎了起来……没,没成想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啊……”

小丫鬟正在求情,大顺帝猛地走到她的面前,一脚踹在她的心窝上,疼得她惨叫一声,呕出一口鲜血。

“不小心?朕看你是蓄意谋害!来人,用刑,朕要知道是谁指使她的!”

……

白引歌领命去守着齐太妃。

大顺帝正在气头上,还是顾着她是女子,没让她看小丫鬟受酷刑的场面。

没成想刚走到齐太妃内殿石拱门,就被阴沉的如同汇集黑色风暴的夜煌给拦住。

“本王有话跟你说。”

她本想视而不见绕开走,浑身携裹着冷意,几乎能滴水成冰的夜煌蓦地一扬手,挡住了她的去路。

白引歌防备的往后一退,以为他是要打她。

他冷峻的如同一座冰雕,轮廓分明,寒意逼人,但并没有对她下手,而是让掌灯的丫鬟离开。

“皇上吩咐我侍疾,不敢耽搁,还请齐王殿下见谅。”

看他脸阴郁的随时能降下雷鸣闪电,她才不要在这种时候跟他独处,危险!

刚才那一巴掌打的她五脏巨疼,她刻骨铭心。

“你是要本王将你下毒之事告发?”

看她敬酒不吃吃罚酒,夜煌深邃的如同承载暗夜星河的眼微微眯起来,迸射出锐利寒光,似目光所到之处都能将之冻结。

白引歌却不怕,磊落坦荡的回道:“那碗毒药我也喝了,七窍流血。”

夜煌,爱你的你不爱,还间接逼死她,你真是被眼屎糊了眼!

“在你眼中,我还活着是提前服用了解药。我再蠢也做不出先毒害人,再服用解药以身试毒再平安无事的举动。”

这不是向所有人直接证明她有解药,毒是她下的?

夜煌的脸色晦暗的如同翻滚的黑海,下面蕴藏着多少的危险,不一探究竟无人能知。

他听懂了她的解释,但信不信是另一回事。

“其实平儿的毒不是我解的,我本是想用自身的医术救他才会将你们支开,没想到你们离开后,他自我恢复了。”

在齐太妃的事发生之前,夜煌不会信白引歌一个字。

但现在,他在睿智的辨别和分析。

也就是说,平儿和白引歌都提前服用了解药,但他们不知情,幕后黑手就是要他和白引歌决裂,或者借白引歌之手除掉他。

“本王来之前,你和平儿同食过哪些东西,仔细想想再回答。”

两人都没事,定有共同点。

白引歌看他周身缠绕的黑色煞气收敛,有些狐疑的瞟看他两眼,这是信她了?

被迫回忆,她梳理了一遍原主和她的记忆,想到了平儿说的鲜花饼。

“娘亲说,皇婶婶做的鲜花饼最好吃了,一定要多吃!”

“鲜花饼!”

最有可能的是它,但,这,这不是意味着沐王妃知道那里面有解药?

白引歌浑身的血液一凉,只有凶手知道解药,或者帮凶。

同类推荐
易枫洛兰雪小说
易枫洛兰雪小说
将军家有个小媳妇
将军家有个小媳妇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玄钧剑尊
玄钧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