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君心慕年华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爱君心慕年华全文完结阅读

首页 > 言情 > 

完整版红绮萧言离小说

完整版红绮萧言离小说

完整版红绮萧言离小说

作者:相思意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2-22 14:46:46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完整版红绮萧言离小说是《爱君心慕年华》白衣黑冠的老人约莫七八十岁,满头白发,背手而来,端的是仙风道骨,除却那双眼看起来并不如老人家慈祥和蔼,与路边常见的年迈之人并无区别。但红绮知道,这绝不是什么普通老人。南疆的“北斗星”中,论武力第一当属开阳,可最危险的却是面前这位天枢师伯。

精彩节选

从前,多年前。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红绮趴在窗子上,脑袋枕着手臂,猫儿似的眼睛眯成缝,惬意地享受着夜间的江风。

临江的客栈要价高了些,可她一出手就直接包了天字号的上房,不让弟子为钱财发愁是七星谷历来的好规矩。

店小二大约是不怎么见过南疆女子,瞅着她的脸一时都失了神,被天枢师伯用一锭银子打醒,脸红得像火烧似的。

想到小二惊慌失措的模样,她眼里泛起笑意。

“中原人真有意思……”

她改趴为坐,轻轻闭上眼睛。

中原少见异域女子,她一点也不遮掩地露脸,胆大到肆无忌惮。

看清楚好,最好下了地狱也要记得取他们狗命的到底是哪位女罗刹。

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有人缓步走了过来。

红绮侧靠着窗望着江边,笑道:“天枢师伯来了。”

白衣黑冠的老人约莫七八十岁,满头白发,背手而来,端的是仙风道骨,除却那双眼看起来并不如老人家慈祥和蔼,与路边常见的年迈之人并无区别。

但红绮知道,这绝不是什么普通老人。

南疆的“北斗星”中,论武力第一当属开阳,可最危险的却是面前这位天枢师伯。

他擅蛊,当年为炼活死人蛊与尚未投诚的南疆皇室联手,在与中原对决的青霭关一战中中大肆以活人制作傀儡,竟仅凭一己之力挽回了南疆战局颓势。

一人,能抵隐州十二城。

红绮却不怕他,笑颜越发明朗,“开阳师伯怎么没来?”

“提那疯子作甚?”天枢云淡风轻道:“他听说姑苏萧氏的第一门门主武艺甚高,提着钩月就上门找人挑战去了。”

红绮一挑眉:“钩月?”

她摸上腰间,那儿一把小巧弯刀藏匿着,刀如弯月,以此得名。

钩月弯刀是双刀,一把在开阳那里,另一把在她身上。

天枢一板一眼:“你的钩月和他的钩月,不同。”

刀都是好刀,用的人不一样罢了。

红绮收手,嗔怒:“师伯又笑话我,我本就不擅使刀,钩月于我不过防身之用。”

她本就艳极的脸庞,因着这似嗔似怒而变得更美艳动人。

像能将人的心掏空了去。

“不使刀更好,”天枢头也不抬,说:“那疯子的破刀,切菜我都嫌钝。”

开阳是真正的战斗疯子,一生好武擅斗,他们此番前来各有目的,开阳的目的便是挑战高手。

至于挑战后是死是活,开阳说了,不要他们管。

只是。

“姑苏萧氏第一门门主?”

天枢倒杯茶,指尖浸至茶水中,一只小虫子顺着手指爬到杯盏里,很快那茶水便变得血红血红。

天枢:“萧靖晟,萧宗主的二哥。”

萧氏有五扇门,第一门司暗杀,第二门司情报,往后各是药理、兵器、银财。

“听说这第一门的门主,也是个疯的?”

天枢:“是。一疯一傻,臭味相投。”

然而此疯非彼疯,开阳是疯子,萧靖晟却是实打实的天才。

萧靖晟脑瓜子痴痴傻傻,练武却天赋异禀。他的危倚刀刀法已至大成,不比萧宗主的逐风逊色。

天枢:“管他们这许多,左右不过两个疯子罢了。”

红绮一想也是,以开阳师伯的武功,只有别人吃亏的份。

她轻快地从窗上跃下,行至天枢面前,悠然地为自己倒了杯茶。

刚搁到唇边,倏地听到天枢开口——

“殷远崖没死。”

拿着茶水的手一顿,杯子离唇不过分毫,却再也饮不下去。

红绮不敢置信:“怎么可能?那可是‘往生’!”

“往生”剧毒,无色无味,只要沾了一点便顷刻融入血肉。初时无异,但会让人从五脏六腑慢慢溃烂,直到烂到喉头、鼻尖、眼唇,彻彻底底成为一具发烂发臭的尸体。

死相难看,过程凄惨,下毒之人称得上恶毒无比,其心可诛。

天枢:“摇光在你临走前,难道没给你解药?”

“给了。”红绮应道,“但我没给他解毒!”

天枢睨她一眼:“摇光能调出解药,中原自然也有人可以,又不是多厉害的玩意儿。”

“可是……”

天枢抬手,制止了红绮要说的话。

“我早就和那婆娘说过,不要总是留一手,既是毒,就应该冲着非死不可去,可她倒好,每次都不听我的。”

红绮:“……”

天枢:“妇人之仁,难成大事。”

“……”

天枢师伯恋慕她师父几十年,至今痴情不改,二人纠缠了大半辈子,到现在却依旧没有定下终身。

红绮私以为,和天枢这张嘴脱不了干系。

但她识相,这话就是憋死在嘴里也不能说出来。除了摇光,世间人包括她在天枢眼里都不过蝼蚁罢了,她可不想惹了他,再被他的宝贝虫子咬。

相比起来,殷远崖没死倒更令她好奇。

有人能解往生,这真是从未想过的事。

红绮觉得有趣,中原人比她想象中有趣多了。

南疆的“北斗星”里,她师父摇光是唯一的女子,擅制毒、暗器、轻功之流,用天枢师伯的话说,所有下作的**手段都占了个全。

可她的手艺,即便留了一手,也是素来难有人解。

如今却被一个中原人破了。

有点儿东西。

她轻敌了,中原人比她想的厉害。

红绮站起身,“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天枢抱手,赞赏地点点头:“比你师父好学上进。”

*

如今江湖武林几大势力分裂,龙盘虎踞,各自为营,其中以姑苏萧氏为首,大致分为五大门派。

虽说是五大门派,实则只有四门。同踞于江南一带的殷氏因逐渐式微,许多年前便以殷氏独创的寄雪剑谱为嫁妆,同萧氏结了姻亲。

萧氏家主萧承暄的妻子,便是殷家的二小姐殷萋萋。

萧殷两家联手,虽无法做到独大,但在这之间也已占据了绝对的一席之地。

殷远崖,正是殷家的二爷,殷萋萋的父亲。

夜幕下,殷家的护卫、门徒个个手持佩剑,面色凝重,严阵以待,侍女匆忙来往于药堂与别院之间,不时听到些低声谈论,很快又消失在风里。

“二爷这是怎么了,突然就病了……”

“嘻,这就剩一只手一只耳的,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整日流连女人堆,怕不是得了花柳病吧。”

“你少来,我看你才是最想爬床的那个!”

“都别胡说!我听在宗主院子里伺候的姐姐说,二爷是招了仇人,被人暗算下了剧毒。”

“什么毒,我看二爷好好的啊……”

“那得亏了三公子……”

侍女托着药碗从药堂行来,被护卫拦下,几人挨个试了药,又用银针试过毒,这才放她们进去。

铁桶似的防护,把殷远崖守得几乎密不透风。

可这般看护,在红绮眼里也不过尔尔。

她敛下眼,细细回想了侍女来时路线,心思一转,往药堂奔去。

她轻松地绕过侍女、护卫,身形灵巧地摸上屋顶,护卫眼睛瞪得大大,只见一阵微风拂过,夜色之下根本捕捉不到人影。

药堂点了灯,但四下无人,只留了药罐还在小炉子上烧着。

红绮干脆下了房梁,大大方方、明目张胆地左顾右盼。

行到小炉边,红绮摸了摸药罐,还是热的,里头残留了些药渣汤水。

她倒出小半碗,汤汁呈褐,药味微苦,用手扇了风,闻到股沁凉的特殊味道,像是点绛草……

要想知道解药如何,还得尝一尝。

最好是让毒性和药性在体内相冲,方能品出些端倪。

红绮苦恼地皱起眉。

她不想试药。

试药要先服毒,她一点也不想感受往生,而且这药还不一定能解干净。

可是不服毒,又无法彻底感知解药药效。

为难死她了。

都怪这个中原人,好好的凭什么解了往生,殷远崖要死便死去,要他多管闲事!

就在她左右为难之时——

“你是何人?”

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

红绮抬眼望去。

夜色下,一个清瘦的身影立在门边,长发高高束起,眉眼是一派和煦温雅,负手站在那儿,谪仙似的人儿。

他有一双极好看的眼睛,像盛了盈盈春水,温柔到能溢出来。

唇边的笑也是如此,善意且包容,仿佛担心突然出声惊扰到了她。

风吹得烛火四晃,偶尔发出噼啪作响,惊了红绮的神。

她没来由一阵暗恼。

第二次轻敌了。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