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新兰衍歌小说 快穿:全世界男主都被我攻略了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首页 > 言情 > 

快穿:全世界男主都被我攻略了(阿紫)

快穿:全世界男主都被我攻略了(阿紫)

快穿:全世界男主都被我攻略了(阿紫)

作者:阿紫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2-22 14:41:15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快穿:全世界男主都被我攻略了》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本侯向来没那么多规矩,新兰既然嫁给了本侯做了本侯的侯爵夫人,咱们便是一家人了,岳父不必这般拘礼,倒是……” 嬴庸说着说着停住了,微微侧过身双手环抱着晏新兰,将她拥入怀里,笑得很是宠溺的看向晏新兰,“倒是旁人该好好依着规矩办事的,不然,新兰这侯爵夫人岂不是毫无威严

精彩节选

走上石阶时,商陆本欲上前搀扶着晏新兰,可刚走两步,就见着自家侯爷上前搀扶着夫人了,她也是稍微楞了一下。

就连晏新兰都诧异,疑惑的扭过脸看着嬴庸。

“侯爷!”

“夫人小心,昨个折腾的累坏了,腿酸了吧!小心石阶。”

嬴庸这话,让晏新兰怎么听怎么不舒服,这都什么情况,这话什么意思,怎么怪怪的!什么叫做昨个折腾的累坏了?腿怎么就算了?折腾什么了?

二人进了府里,这前往正厅的一路上,府里的下人侍女都在盯着晏新兰看,那眼神怪怪的,说不上是个什么感觉,说是敌视,明显还有一丝畏惧闪过,说是敬畏,还有不少厌恶展现。

总之是很奇怪的眼神。

一进了正厅,便见着里面站着不少人,一少女碎步上前,满脸的无公害笑容,“姐姐,姐姐,你回来了,妹妹可想你了。”

晏新兰淡淡一笑,心下调取原主记忆,这个便是原主的那位恶毒庶妹云纱啊!

“妹……”

不等晏新兰礼貌的回句话,这个云纱竟然嘴上喊着‘姐姐’,身体却很诚实的奔着嬴庸便去了。

“侯爷,您可是来了,昨个便听说侯爷今个要来,云纱一早便起来梳洗打扮了,就等着侯爷过来呢。”云纱一脸的谄媚,笑得跟朵花似的。

不,说她笑的跟朵花似的,那都是在侮辱花,她该像只没了底线的狐狸精,那身子一个劲的往嬴庸身上蹭,看的晏新兰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一种冲动。

“她是你姐夫,自家府里,妹妹不必这般拘束,什么侯爷不侯爷的,不用管那些礼数了,就唤姐夫便是了。”晏新兰一边说着,一边笑着走向前顺势扯开了那双不规矩的手,使劲捏着往跟前一扯。

说到‘姐夫’一词时还故意加重语气,表面上笑着,可那话分明就是在宣示**,提醒云纱这是自己的男人。

“云纱,规矩不能忘,还是要先向侯爷行礼才是。”羿和笑道,上前行礼。

这便是原主的父亲羿和,自从原主的生母病逝后,便把宠爱的妾侍杨氏扶了正,还偏爱杨氏所生的次女云纱,对嫡出的新兰毫不关心,甚至直接散养着。

杨氏上前拉扯了一下云纱,暗暗瞅了她一眼,像是在嫌弃她没出息,母女二人也向嬴庸行了礼。

嬴庸方才一直未曾开口说话,就连云纱吃他豆腐,他都未曾言语,也未躲避,倒是这个时候,他开了口。

“本侯向来没那么多规矩,新兰既然嫁给了本侯做了本侯的侯爵夫人,咱们便是一家人了,岳父不必这般拘礼,倒是……”

嬴庸说着说着停住了,微微侧过身双手环抱着晏新兰,将她拥入怀里,笑得很是宠溺的看向晏新兰,“倒是旁人该好好依着规矩办事的,不然,新兰这侯爵夫人岂不是毫无威严成了摆设,日后,出门在外,本侯这张脸又该往哪里摆放?”

不对劲,他今个很是不对劲。

晏新兰扭过脸仰视着眼前的嬴庸,今天这个家伙太不对劲了,在她一个人面前就是冷冰冰的完全当自己是透明不存在的,可在旁人面前,却俨然一副居家好男人优质好丈夫的面孔。

这小子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羿和明显表情有了一丝变化,像是在不满,却又不像是在对嬴庸不满,而是……

“侯爷,您是在说云纱和父亲、母亲吗?”云纱直接把疑惑问出了口,那表情就跟纯真少女一般。

杨氏拉扯了一下云纱,可云纱却不以为然,很是执拗不高兴的喊着,“侯爷,姐姐根本没有资格做您的夫人,他也不配受我与父亲、母亲的礼。”

“云纱,休要乱言。”羿和吼了一声,顿时心里有些尴尬。

云纱还不知死活的还嘴,扭过脸一脸委屈的喊着,“父亲,女儿哪里有乱说,句句都是实在话,父亲明明是想要让我嫁进侯府的,若不是太妃执意选了姐姐嫁于侯爷,今个回门来看父亲母亲的该是云纱的。”

这给杨氏吓坏了,急忙上前拉扯着云纱,小声说着,“快闭嘴,别说了。”

“可是,母亲……”

“本侯还真得进宫一趟,好好叩谢太妃才是,也幸是太妃执意做了主,这嫁给本侯的是新兰,若是二小姐你,那岂不是要把本侯的侯府给掀翻了天。”嬴庸不禁蔑视一笑。

这份尴尬怕是羿和与杨氏是从未有过的吧,云纱被他们宠的自幼便目中无人,平日里接触的人多是拉拢且想要讨好他们家的,对于云纱时而的无礼他们从不在意。

可今个,嬴庸的这番话适时的打击了一把他们家,这份难堪早已挂在脸上,掩藏不住了。

羿和此时不能与燕南候翻脸,不是因为嬴庸是他的女婿,而是因着太妃那边,毕竟他是太妃身边的人,碍于太妃对燕南候之后要行的计划,他不能打乱了计划。

不得已之下,也只能先低了头,“侯爷赎罪,是臣教女无方,失礼了,还望侯爷海涵,看在小女年幼无知的份上,不要与她一般计较。”

“无妨。”嬴庸很是大度,像是根本不在意,可他的话并没有说完,“本侯只是想说,新兰既然已经嫁给本侯了,便是本侯的人,往后,便不再是你有莘氏一族的人。”

这话把众人都给说愣住了,就连晏新兰也愣住了,她直勾勾的盯着嬴庸看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像是在帮着自己自己说话,不,更像是在维护自己。

难道说,他这是护妻狂魔上线了?

“新兰,拜别你的父亲吧,虽没什么养育之恩,但也总归是你的生父,”嬴庸温柔的握起晏新兰的手抵在胸口,深情的说着这番话。

晏新兰不知为何,心中暖暖的,更像是有什么在骚动,竟然连想都不想的点点头。

“还有,再最后看一眼这有莘氏的府邸吧,今个是你最后一次再回府了,往后,这种地方你就不要来了,这里的尘埃也不必再沾染,他们不配蹭脏了你的衣裙。”

这话,气不气人!

气人,气的云纱咬牙切齿,她是装纯真,又不是真傻,这话说的这么直白了,她就算是个小丫头片子,也听得懂那话的意思,更何况旁人。

羿和微微眯眼,方才毕恭毕敬的态度少了半分,笑得也有些嘲讽之意,“侯爷何必如此挖苦臣下一家人?”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