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全世界男主都被我攻略了 晏新兰衍歌 穿越重生

首页 > 言情 > 

快穿:全世界男主都被我攻略了

快穿:全世界男主都被我攻略了

快穿:全世界男主都被我攻略了

作者:阿紫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2-22 14:29:03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快穿:全世界男主都被我攻略了》的主角是晏新兰,衍歌小说精彩试读:话音刚落,便听着看戏的人群中一女子嗤笑道:“呦,瞧瞧这有莘氏的千金,教养的还当真不一样,着急进门,更着急拜堂,怎么,你是怕误了洞房花烛春宵一刻的好光阴不成!”顿时不少人都在这话音之后跟着笑了起来,那苏艳曦更是内心暗喜,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对,羞辱有莘氏。

精彩节选

正堂那边,众人没等来燕南候嬴庸,却见着几个人拴着铁链子,牵来了一只如猛虎个头的狗。

周遭传来嘀嘀咕咕的窃窃私语声,像是在议论什么,可又不敢大声说似的,晏新兰皱着眉头站在那,竖着耳朵使劲听着。

“这,这怎么回事?庸儿呢!”太嫔急迫的问着管家与苏艳曦。

管家为难的皱眉低头,也不知该怎么解释这事,谁能成想,这侯爷表面上是答应来拜堂走形式,可扭脸却变了卦,硬是让人把他养的狗牵了来,要让狗代替自己跟新娘子拜堂行礼。

太嫔见管家不敢说话,便冲苏艳曦催问着,“他不说,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艳曦靠上前在太嫔耳畔轻声嘀咕了几句,只见太嫔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就变了,那是又气又急,还略带些尴尬。

若是一开始就死活不拜堂,非要抗拒着把这事拖下去,也不见得王上就会直接下狠手把燕南候府怎么地,毕竟又没外人亲眼瞧见,即便是到时候王上和太妃刁难,也总有法子对付过去。

大不了,索性就咬死了说已经拜过堂了,只是没请人来瞧而已。

可偏偏,眼下都把人给张罗进来了,这么多朝中大臣,各个身居要职,都这么眼巴巴的瞧着燕南候府里的人让一条狗代替侯爷跟有莘氏拜堂,这成何体统,若是传去王上耳边,那岂不是要问一个大逆狂悖之罪?

“这个逆子,他是活够了嘛!他嫌命长,哀家可还没活够呢!”太嫔低声念叨着,咬牙切齿的吩咐着苏艳曦,“去,赶紧把他给哀家带过来,就是绑也得绑过来。”

苏艳曦脸上挂着难为之色,可实际上这个馊主意还是她那会子去嬴庸书房时,偷偷给他出的主意呢。

“是,母亲,我这就去。”

苏艳曦转身走进了后堂,可她并没有乖乖的去请嬴庸来,而是站在屏风后,等着看好戏。

过了许久,大管家瞧着也实在是不能再拖了,凑上前小声提醒着太嫔,“太嫔娘娘,吉时到了,这……”

“汪汪汪!”

也不知怎么的,那只穷凶极恶的狗子,突然狂吠不止,拖拽着它的几个下人都快拽不住了,在场的众人也被吓的不敢多动一下。

“母亲,母亲。”苏艳曦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才假装着急忙活的样子从后堂走了出来,在太嫔面前说着,“侯爷说这狗是先王所赐,又是他亲自喂养长大,所以完全可以代替他拜堂。”

她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多数人听清楚。

这话不光那些宾客们都听见了,就连晏新兰也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可她并没有生气发火,也没有着急冲动。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你敢让狗代替自己,我就敢把狗真当成你。

“太嫔娘娘,吉时已到,不如先拜堂吧!”晏新兰开了口。

话音刚落,便听着看戏的人群中一女子嗤笑道:“呦,瞧瞧这有莘氏的千金,教养的还当真不一样,着急进门,更着急拜堂,怎么,你是怕误了洞房花烛春宵一刻的好光阴不成!”

顿时不少人都在这话音之后跟着笑了起来,那苏艳曦更是内心暗喜,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对,羞辱有莘氏,尽情的羞辱这个有莘氏。

太嫔脸上略显尴尬,此刻她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只盼着嬴庸赶紧过来,好把这事给解决了。

“吉时到了,该行的礼就得行,既然侯爷自己都说了,这狗是他自己亲自喂养,完全可以代替他,又是先王所赐,新兰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那就让狗代替侯爷拜堂吧!”晏新兰说话的语气像极了乖巧懂事的小媳妇儿。

这话说出口,让在场的人都惊讶不已,可似乎晏新兰的话并没有说完。

“太嫔娘娘,您何必为难自己呢!下令吧!”晏新兰赶着说,赶着转过身,面对着那只发出闷声呜呜的厉害精,语重心长道,“侯爷,以后新兰便是你的侯爵夫人了,是这燕南候府的一府主母,自此,你我夫妻二人同心,恩爱百年。”

晏新兰这出演的是十分逼真,俨然一个乖巧懂事的世家千金一般,贤德仁惠、淑慎明理,甚至让人误以为这些话当真是跟燕南候说,都在那伸长脖子看,燕南候到底在哪。

精彩的可还在后面呢!

晏新兰跪下身冲着那只狗行礼道,“侯爷,打今个起,新兰自是会遵守侯爷的意思,你就是这狗,这狗就是你,新兰一定谨记,侯爷是狗,狗是侯爷,侯爷狗,狗侯爷。”

那些人全都傻眼了,都看得出侯爷是故意要羞辱有莘氏,说她只配同自己的狗拜堂。

可这有莘氏却打破常规,不但没有寻常女子那般委屈的撞墙自尽或是羞愤离去,反而欣然接受这个命运。

更可怕的是,她竟然敢直呼这只狗就是燕南候,辱骂燕南候是‘狗侯爷’,真是活腻歪了,其罪当诛啊!

“放肆!”太嫔急眼了,怒吼一声,这有莘氏这般羞辱嬴庸,等同是在羞辱自己啊!

“有莘氏,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这么说话,侯爷不过是不慎崴伤了脚,不便来拜堂行礼,这才让人把狗带来代替自己跟你行礼,你怎能辱骂侯爷,当真是不知所谓。”苏艳曦装模作样的指责晏新兰,可语气与声音却十分温柔,那样子更是瞧着不像是指责,而是落井下石。

晏新兰竖着耳朵听着所有人的反应,这先搭茬斥责自己的指定就是那位太嫔,燕南侯的母亲,后面说话的这个,应该就是原主记忆里的情敌苏艳曦了吧!

“这话不能这么说,错不在我,侯爷就算是不便出来拜堂,让人抬着、架着怎么出来都行,再不济让人把那八抬大轿抬来给侯爷用,都是可以的。”

晏新兰顿了顿,又继续道,“或许是侯爷好面子,实在不愿让人瞧着他一瘸一拐的样子,便让人把这狗带出来替代自己,那既然如此,我还能说什么,自然是得尊重侯爷的意思喽!”

苏艳曦有些哑口无言,“你……”

晏新兰趁胜追击,决定给苏艳曦来了最后一击。

“倒是方才的那位姑娘说话有些怪了,你家侯爷都不觉得自己养的狗有什么问题,完全能代替自己出席一些场合,怎么你反而说我顺着侯爷就是在辱骂侯爷呢?难道你家侯爷视这狗为亲人,你却只当它是畜生?你是觉得它不配代替侯爷吗?”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