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宠妃:宝贝休想逃小说最新章节 凌青雪萧和彦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首页 > 言情 > 

邪帝宠妃:宝贝休想逃

邪帝宠妃:宝贝休想逃

邪帝宠妃:宝贝休想逃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2-16 16:49:31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也许是知道他不是什么恶人,现在再看他的相貌举止果然顺眼得很。凌青雪从床上爬起来,活动了活动肩膀问道,“哎,你,叫什么名字呀?”“威远军骠骑营第五骑兵队,延景辉。”凌青雪哑然失笑,这家伙以为是部队里报数吗?不过跟她还挺投缘,居然也是个当兵的,。

精彩节选

伙计探头扫了眼街上,摇摇头陪笑说,“这就难为小的了。看她的打扮,怎么也是哪家的千金,我们平常人哪能见着。”

“不认识?”

“不认识。”伙计略一沉思,逢迎道,“要不,我去给您问问?”

“哎,大可不必。如此佳人,相逢足矣。”萧鸿飞大笑,挥挥手示意伙计继续招呼旁人。

伙计弓着腰点头称是,转身却斜了嘴轻呸一声,“老色鬼还装什么好人。”

萧鸿飞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倚着栏杆遥遥打量着底下的美人,暗自思忖:自己回国都的时间不短了,京城有名的美人莫说是脸了,身子都认得,怎么竟把如此美妙的一位佳人给漏了?

怪哉,怪矣。

看来,回去还得让属下们好好查一查。

那边,等凌青雪悠悠醒转过来,已然是身在一家医馆。

刚刚与她打过一架的少年正摇着扇子在旁给她扇风,见她动了,忙起身大喊。

“大夫!大夫!人醒了!”

那头的大夫也粗着嗓门骂过来,“醒就醒了,你喊什么!”

少年也不生气,转过脸笑得满面纯真,“嘿嘿,之前真是对不住了。可也不能全赖我不是?谁知道你身子。。。。。。这么差。”

凌青雪也回想起先前的窘境来,不由再次羞了脸,嘴上却要逞强,“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偏要仗势欺人,为非作歹,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嘿嘿。”

少年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我就是吓唬吓唬他,谁叫他偷我钱。”

“。。。。。。”

凌青雪低声问一句,“是他偷你钱?”

“啊。不然我揍他干嘛。”

凌青雪心中咯噔一下,略感羞愧,却仍是强作笑颜,“就算是偷你东西你也不能打人小孩儿呀,对吧。万一打坏了怎么办?”

“嘿嘿。”少年又笑起来。

也许是知道他不是什么恶人,现在再看他的相貌举止果然顺眼得很。

凌青雪从床上爬起来,活动了活动肩膀问道,“哎,你,叫什么名字呀?”

“威远军骠骑营第五骑兵队,延景辉。”

凌青雪哑然失笑,这家伙以为是部队里报数吗?不过跟她还挺投缘,居然也是个当兵的,。

“当兵几年了?”

“这哪记得,从小我爹就让我进去了。”

“你爹?”

凌青雪细一想,心下豁然,原来是位少将军。难怪看起来脑子不怎么灵光,像只误闯人间的小豹子,八成是自小没怎么走出过军营。

“傻小子。”凌青雪好心教育说,“下回别人问你,别什么事都往外说。”

延景辉不以为然,反口问道,“那你呢,你是谁?”

“我呀?”

凌青雪挑眉笑道,“喊声姐。”

“姐。”

“哈哈。”

凌青雪忍俊不禁,倒让延景辉有些不知所措,“你笑什么,你的名字呢?”

凌青雪莞尔一笑,抬手在他脑袋上拍一下,跳下病床,“我只是让你喊,可没说你喊完我就告诉你呀。”

说罢便活动了活动筋骨,甩开他回家去了。

家里两位老人见她囫囵个回来了,气色还很是不错,这才放下心来。

不想,第二天清晨,天犹未亮,守门的张伯便急匆匆奔到内院,神色慌张,“老爷!夫人!不好啦!刑部拿人来了!”

话音未落,院子里便响起隆隆的脚步声,继而是铁甲撞击的铿锵响动。一个威严的声音骤然响起,“礼部尚书何在!”

凌仁明忙与夫人从床上爬起来,胡乱穿戴好了衣服出门去。

外面立着百八十人,各个披甲执锐,银光粼粼。

刑部尚书赵明渊立在当中,燕头豹眼,不怒而威。

凌仁明佝偻下腰,惊慌问道,“赵大人,这么早来我府上有何贵干?”

赵明渊是出了名的铁面,执法如山,即便是对同僚也丝毫没有半点徇情,冷冷喝问,“凌大人,你女儿呢?”

凌仁明心中一震,与夫人相视一眼,都读懂了对方的眼色,“怎么,她又惹事了?”

“没什么惹事不惹事的,把人都叫起来,跟我们走吧!”

“这算什么话!赵明渊,抓人总要有个理由吧?”

赵明渊正待开口,身后却传来一声朗笑,竟是八王爷萧鸿飞来了。

“赵大人,凌大人。”

萧鸿飞拱手见了礼,方疑惑地问道,“两位大人,这是何故啊?”

赵明渊却不答话,冷笑道,“八王爷起得够早啊?”

萧鸿飞不以为意,微微笑说,“起早说不上。公务多,一夜未睡罢了。适才听到外面有甲兵奔走,就跟着来看一眼,你们这是。。。。。。”

凌仁明如同见了救命稻草,忙行个大礼,“八王爷,你可要好好问问赵大人,他大清早来抓人,可连个抓人的理由都不给,这是要。。。这是要在天子脚下摆弄私刑吗?”

“哦?”萧鸿飞诧异道,“还有这等事?”

赵明渊脸色铁青,十分窘迫。

他何曾办过这等案子,李公公给的那道皇命左右都是要抓人,哪有什么公正,摆明了就是皇上要惩戒凌青雪,这等无赖的抓捕理由要他如何开口?

为难之际,旁门现出两个人影,正是凌青雪和她的贴身丫头梅芳。

萧鸿飞当即也把视线调转过去,把凌青雪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一番,只见她身材高挑,腰肢曼妙,纵然穿着衣服,也可以想象衣服底下是如何凹凸有致。刚被惊醒的粉脸虽犹带睡痕,五官却是精致可人。

啧啧,怪。

昨日里下午他就差人打听过这位酒楼偶见的美人,从她出自谁家到生辰八字尽皆过目了一遍,可如何也想不通,眼前这位凌青雪居然就是被京城那帮公子王女们集体嘲讽的那个怪人。

要不怎么说流言蜚语信不得,竟差点害他与这般美人失之交臂。想想真正的怪人恐怕还属自己皇兄,娇人在侧,非但不及早把她纳为皇妃,居然还想方设法赶她走?

如此暴殄天物,何其可惜!

还好还好,苍天有眼,总算让他发现了这颗明珠。

萧鸿飞扬唇一笑,向着凌青雪翩翩行个礼,“东山王萧鸿飞见过小姐。”

凌青雪神色焦灼,见了满院甲兵更是又惊又惑,哪里顾得上结交旁人,敷衍地点了头便快步跑到凌父身边,担忧问道,“爹,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

凌仁明厉声喝道,“好好想想,你又惹什么祸了!”

“我。。。。。。”凌青雪分外茫然,昨天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啊。

“大人,是我犯了事?”

赵明渊虽然也久闻这位自小就纠缠皇上的妖女之恶名,可自己与她并无私交,今日才算是第一次照面。出人意料,这位女子的言行好像并非传说中那般造作。

赵明渊清了清嗓子,终于温柔了些说道,“皇上下了令,说你缠他赐婚在前,又有毁约在后,罪犯欺君。至于府上的其他人也一并连坐,该当收监,听候发落。”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