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锦然陆琛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楚锦然陆琛年小说全文已完结

首页 > 言情 > 

楚锦然陆琛年小说

楚锦然陆琛年小说

楚锦然陆琛年小说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掌中云
时间:2020-12-16 14:54:40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以楚锦然,陆琛年为核心的言情小说《 爱你如扑火》为“老油条”的最新力作,小说主要内容为:陆琛年感觉到她的不安,长臂一揽,把她揽到怀里:“只要你想,我们每年都可以来这里,甚至以后我们可以就在这里长住。”她点点头,未来的事情,她现在还是不要想这么多了。

精彩节选

她转过头,一脸震惊的看淡定的端着果盘坐在她旁边的陆琛年。

“洗……洗澡?!你,你帮我洗?”楚锦然吓得舌头都不利索了。

“对啊。这里没有护士帮你了,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就只能纡尊降贵帮你洗澡了。”陆琛年叉起一块水果送到她唇边,一脸正经道,“有什么不对的吗?”

“我……我不要洗。我……对,我有伤口,不能碰水的!”楚锦然张嘴咬住水果,含含糊糊的拒绝。

陆琛年垂着眸子盯着她水润的嘴唇,继续一脸淡定矜持:

“帮你擦身子。不碰水。如果不擦的话,有细菌,感染伤口怎么办?楚锦然小朋友,不要任性了。你要知道,今晚我不光要帮你洗澡澡还要和你一起睡觉觉。”

楚锦然被他一脸淡定的样子却说出这么幼稚的话语呛到,轻咳道:“我,我可以自己擦!我另一边手还能动!”

“但是你只能擦一边你知道吗?楚锦然小朋友,你不要这么不讲卫生不爱干净哦。”陆琛年眼底划过笑意,面上却还一片正经,“不要害羞了,快把水果吃了,然后帮你擦身子。”

“你你你!你流氓!”楚锦然辩不过他,只红着脸道。

“流氓?然然,我是你的丈夫。”陆琛年又用一块水果堵住她的嘴巴,“而且你现在是伤患,你的这条命何其宝贵,我肯定是要重视的,照顾伤患有什么错吗?”

这下换到陆琛年委屈了。

他撇着嘴,眼里好像泛开浅浅的涟漪。

楚锦然看着他委屈的样子,找不到其他的话来回绝他,只说:“我自己吃。”

陆琛年把果盘递过去给她自己吃,看着她郁闷的缓慢的吃着水果,偷偷弯起嘴角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

“脱了。”

“不……不脱……等下!”

“你脱不脱?”

“我……我就不能待会再洗吗!”

“现在都九点多了,病人就该早点休息,快点,要睡觉了,楚锦然小朋友!”陆琛年无奈的抱着手臂看着面前的楚锦然。

楚锦然靠在卫生间门边,紧紧拉着自己的衣领口,用动作来诠释拒绝。

“我我我……”楚锦然抿抿嘴唇,还是不肯松开衣服。

“刚才不都说得好好的吗?”陆琛年叹口气。

楚锦然转转眼睛:“我说什么了,我没同意啊!”

陆琛年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别害羞了。还有,你想想看,你现在身上有伤我也不能对你做什么。”

楚锦然听到最后一句,有些迟疑,但也稍稍松开了手:“你……你说的哦……你不会,不会对我……”

陆琛年没说话,就只盯着她。

楚锦然这才放开手,走进洗手间,陆琛年跟在她身后。

“先帮你洗头吧,躺下来。”浴室里居然有个洗头的按摩椅。楚锦然点点头,松口气,走到椅子上躺下。

陆琛年打开花洒,温热的水流流过他的手和她的头发,他的手灵活的穿过她的头发,帮她清洗。

楚锦然舒服的昏昏欲睡。

……

“别睡了,待会再睡,先帮你擦擦身子。乖。”陆琛年帮楚锦然包好头发后摸摸她的脸,叫醒她。

楚锦然睁开朦胧的双眼点点头,慢吞吞的站起身。

陆琛年缓缓帮她脱下衣服,楚锦然还是很困倦的闭着眼睛红着脸,不说话。

莹白的身体渐渐显露出来。

陆琛年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抚摸上去,楚锦然不住颤抖,才慢慢散了睡意。

“别怕……”陆琛年慢慢摸到伤口处,那里还包着厚厚的纱布。

他胸口也跟着一痛。

他附过身去,嘴唇在伤口处小心翼翼地落下细细密密的吻。

他每吻一下,楚锦然就颤抖一下。

他怀着无比悲伤的心情落下一个个吻,一点点回想起那天的事情,就差那么一点,她可能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他就一直吻着,直到楚锦然颤抖着开口道:“可以擦了吗……我,我挺冷的。”

陆琛年听到她说冷,这才收起眼中悲痛的情绪,微笑道:“好,我现在帮你擦身子。”

他先用一条毛巾裹住她,转身调好水温,放好水,然后再拿开毛巾,一点一点的认真缓慢的帮她擦着身子,像在擦一件极其宝贵的宝物一样。

楚锦然只红着脸僵硬的站着,陆琛年也不说话,两人就这样沉默着,一股温馨却又诡异暧昧的气氛。

这次擦澡用去了很长的时间。

“你真的太瘦了……”陆琛年叹了口气,帮她穿好睡衣。

楚锦然挠挠头,尴尬的笑出来。

陆琛年坚持要帮她刷牙洗脸,美名其曰是她一个人没办法弄。

楚锦然无奈的任他摆布,终于在弄好一切之后,她坐在床上,他现在床边帮她吹头发。

“陆**,我现在真的像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小朋友了。”楚锦然无奈道。

“你本来就是小朋友。”陆琛年现在并不介意她叫他**了,他现在的确挺像养着一个女儿的……不对,这辈分不是差了吗……他摇摇头,觉得自己跟她在一起呆久了自己也变得幼稚起来了。

“我才不是呢……”楚锦然的声音渐渐小了,很显然的,她现在连刷牙洗脸都要陆琛年帮忙,没底气说出那些拒绝的话。

“好好好你不是。”陆琛年修长的手指轻柔地穿过她黑亮的长发。

真是美好的夜晚。

……

陆琛年忙活了一晚,从洗手间清洗完自己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楚锦然已经睡着了。

在那张双人床上,他们的双人床上。

他走过去弯下身亲吻她的额头:“晚安,宝贝。”

随后转身去了书房。

陆琛年打开电脑,与方岩视频通话。

“先生。”方岩的脸出现在屏幕里。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陆琛年擦拭着头发问。

“已经办妥。周玉秀并没有声张。”方岩平静道。

“视频拍下了吗?”陆琛年用手扒了扒头发,已经差不多干了。

“先生放心,已经留下了证据。备份的一部分发给了她,原件我们留着的。”方岩眨眨眼睛。

“管好你和那些人的嘴巴,别让夫人知道。”陆琛年抿抿嘴唇。

“是。”方岩颔首。

陆琛年起身关掉电脑,走向卧室。

他拉开被子上床,然后从后面抱住她,闭上眼睛。

……

清晨。

陆琛年多年准时健康的生物钟让他很早就醒来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像昨晚一样睡得那么好了。

两年。

因为她不在身边。

他低头看着她,她还窝在他怀里睡得很熟。

睡得有些红润的脸,纤长的睫毛,莹白的皮肤,红润的嘴唇。

光是看着她,他都起了反应。

他已经憋了太久。

可是她现在还受着伤。

他低咒,小心翼翼的松开她,几乎是落荒而逃地去了洗手间。

楚锦然揉揉眼睛,缓缓转醒,她好像刚才感觉到身后有一团火热抵在她的后腰。

她闭着眼睛缓解,让睡意散去,听到洗手间里哗哗的水流声,顿时清醒,睁着眼睛看着洗手间的方向,又红了脸。

刚才……那种感觉……是因为他……

“陆琛年大流氓!”她忍不住在被子蹬腿,不小心扯到伤口又皱起了眉头。

陆琛年带着一身冷气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楚锦然红着脸在床上发呆。

“然然,醒啦?”他微笑,“早餐想吃什么吗?”

“什……什么都行……”楚锦然小声道,就是不看他。

陆琛年点点头:“那给你煮粥吧。”

楚锦然慢吞吞的答应:“嗯……”

“你在发什么呆?快起床。”陆琛年上前去,一身冷冽的气息包围着她,让她瞬间清醒过来。

“没,你去煮粥吧,快去快去。”她推着他。

“好。”陆琛年撤开身子,想了想,又弯下身去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早安。”

他吻完就起身出去,又留下她坐在床上红着脸发呆。

……

一周之后。

陆琛年和楚锦然准备回安城。

“我们以后还会来这里吗?”楚锦然有些恋恋不舍,走出几步,又回头看着那栋小楼。

管家终于被陆琛年叫回来看房子了,他站在门口微笑着恭送这对夫妻离开。

楚锦然微笑着冲他挥手,又难掩失落。

这十天是她这两年来最开心的时间了。

只有她和陆琛年,好像中间的灰暗的两年并不存在,他依旧对她宠爱,她也可以对他撒娇。

早晨她在他怀里醒来,他会给她早安吻,然后一起去看日出;他会给她变着花样做饭,然后喂她吃;他会给她清理身体,每次都认真又虔诚;他会冲着她笑;他会陪她看八点档;他会陪她做好多事……

她垂下眸子,不免伤感,回到安城之后他也还会这样对待她吗?

他到底是因为她救了他,所以才对她这么好,还是他真的还喜欢她?

安城那里有他的父母,还有……年诗雅……

陆琛年感觉到她的不安,长臂一揽,把她揽到怀里:“只要你想,我们每年都可以来这里,甚至以后我们可以就在这里长住。”

她点点头,未来的事情,她现在还是不要想这么多了。

她主动伸出手,与他十指紧扣。

“我们走吧。”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