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昕冉温元洲最新章节-苏昕冉温元洲全文app在线阅读

首页 > 言情 > 

苏昕冉温元洲最新章节

苏昕冉温元洲最新章节

苏昕冉温元洲最新章节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掌中云
时间:2020-12-16 14:21:37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温少深情难却》是本以苏昕冉、温元洲为核心的言情小说,这本书为“爱哭的小魔王”的最新力作,小说主要内容为:苏昕冉的心咯噔一下,她猛地掀开了被子从床上跳了下去,手忙脚乱的一边拿着裹胸一边拿着衣服,眼睛还在搜寻鞋子。“苏宸?你还在睡吗?我进去了啊?”温元洲的声音此刻对她来说就像是催命符一样。

精彩节选

“你,你想要什么报酬?你不是知道的嘛,我,我什么都没有……”苏昕冉有些慌张的收起了小本子,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他。

温元洲朝她勾了勾手指,随即转身出了厨房,苏昕冉有些不明所以,但也还是向厨师鞠了躬之后赶紧跟在了他的身后出去了。

“你要说什么?”苏昕冉问道。

“我是个商人,利益是第一标准,那么,我给苏氏注入了资金,还让你在温家享受,也可以跟着厨师学习,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些报酬呢?”温元洲漆黑的眼眸里泛起浅浅的涟漪。

“可我……我什么都没有啊。”苏昕冉道,“你想我做什么?交换条件我也有照顾苓苓,你说要我晨跑我也会去的……”

“不觉得太轻松了吗?”温元洲道,眼睛紧紧盯着她,“而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根本就管不住温诗苓吗?她昨晚没回来吧?”

“我……她只是……”苏昕冉想要辩解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的确,她管不了温诗苓,因为她根本给不了温诗苓想要的,那么温诗苓自然也就不会听她的话了。

“所以明天开始,跟我去晨跑,然后,跟我去温氏上班,做我的助理吧。也不能让你太轻松什么事都不做不是吗?”温元洲的笑容浅浅,可看在苏昕冉眼里,就是不怀好意。

“我我我,我可是苏家的人,你确定要我去,去温氏做你的助理吗?”苏昕冉硬着头皮道。

“这有什么关系吗?我也没那么笨,机密文件自然不会经过你的手,而且……你觉得,是我捏死一个苏家容易呢,还是你能翻了天呢?”温元洲虽然话语讲得凉薄,可眼底却是笑着的。

苏昕冉想到他说的话的后果,忍不住轻轻的抖了抖。

也是笨,怎么会想到这样毫无威胁力和震慑力的话来呢?!

温元洲伸出手指弹了弹她的额头,好心情的道:“就这么说定了,准备吃饭。”

……

餐桌上只有两人。

但其实温元洲也早已习惯一个人吃饭了,毕竟温俊辉和温诗苓常年不着家,一个沉醉在温柔乡,一个浪荡不羁只想寻求刺激。

温元洲刚夹了一块排骨,就感受到旁边苏昕冉灼热的目光。

他顿住了要往嘴里送的动作,看了看排骨,又转头看向了苏昕冉:“你看着我干什么?这个排骨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你吃,你吃。”苏昕冉短暂的吓了一跳,又笑眯眯的看着他,打着哈哈道,“就是觉得,你吃东西的样子真好看。”

温先生难得的耳尖红了红,却冷清的开口道:“别说这些,被一个男人这样说真是觉得有点奇怪,即使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更改决定的。”

苏昕冉只是笑,却又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温元洲顶着她炙热的目光硬着头皮把排骨送进了嘴里。

不对,这个味道……

他吐出了骨头,转头对上了她的眼眸:“你做的?”

“对啊,还不错吧?”苏昕冉有些紧张的笑道,“是在你回来之前做的,师傅夸我做得挺好的来着。”

“还行吧,勉强能下口。”温元洲表情淡淡的道,但还是伸出筷子又夹了一块排骨。

苏昕冉笑眯眯的,第一次下厨就受到了好评,自然是开心不已的。

一顿饭下来,那盘排骨几乎是全进了温元洲的胃里。

……

饭后两人就各自回了房间。

苏昕冉洗漱完毕后坐在床上,一天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些。

其实温元洲真的是个挺好的人啊,虽然说挺傲娇别扭的,但还蛮可爱的。

不过……自己跟他注定是两条平行线吧,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苏宸这个人了。

只剩下苏昕冉。

而苏昕冉和温元洲的生活是完全没有交集的。

那一个晚上荒唐的就像一场梦一样。

是梦吧,是要散掉的,一醒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她只是可惜她的第一次不是给自己的爱人。

爱人……

她曾经以为的爱人啊……

苏昕冉自嘲的笑了笑,看了看床头的钟表,抖开被子把自己裹进去,随后关上了灯。

大概是在睡前想到了那个人,于是在梦里她就真的梦见了那个人。

梦里她还是高中时的模样,穿着宽大的运动校服,扎着马尾,朝气蓬勃的模样。

那时候她在学校里的人气很高,家里略微富裕,长得又好看,整个人白净又纤细的,气质也是出类拔萃的,温柔又活泼,哪怕穿着宽大统一的校服都比普通的好看。

她知道喜欢她的人有很多,但最后都会把他们变成朋友,因为她也知道,不喜欢的人就要干脆利落的拒绝掉,但不能伤人家的心,所以她都会慢慢的把人家的想法扭到朋友关系上边去。

但是她有一个秘密。

她喜欢班上的一位男同学。

凌浩初。

她至今都还记得他的名字出自陈子昂的《昭夷子赵氏碑》里的那一句“请尔灵龟,永晏息乎浩初”。

她还特地去查了寓意,发现他的名字真的很美,意为浩瀚的波涛,寓意眼界开阔、扬帆远航。

他长得也很干净,和其他那些闹腾腾,满身臭汗的男孩子一点都不一样。

好像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认为很安静,要么就是捧着一本书,要么就是坐在树下拿着画笔在写生,又或者是在琴房会传出他弹奏的优美乐曲。

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而喜欢上他。

但自己意识到喜欢上他的时候,她已经开始会摸清楚他每天的行动路线,然后要么装作偶遇和他说两句话,要么就是经过他所在的地方只为看他两眼。

高二文艺汇演的时候,班上出了个节目,是用英语演灰姑**童话剧。

她扮演灰姑娘,他扮演王子。

于是他们开始每天放学后排练,互相配合台词、表演。

排练舞会戏码的时候,他的手搭上了她的腰,她整个人都在轻轻的颤抖,他还关心的问她怎么了。

节目排了一个月,她和他也多相处了一个月。

她更喜欢他了。

他总是很认真,看着她的时候,有时候会让她恍惚的觉得,他真的就是在看着她的,不是在看着戏里的灰姑娘,而是苏昕冉。

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要不要告白,那些追求者曾用过的招数她一个都想不起来,或者说,都不敢去用。

她只敢把她的心意都隐秘的隐藏在她的眼睛里。

他像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是不会有感情的。

她越喜欢,就越不敢开口。

生出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心思。

她害怕。

喜欢的心意一天天的累积,而不敢说出口的憋闷和恐慌感也一天天的累积着。

怕自己不说,他会被别人捷足先登而夺走。

怕自己说了会被拒绝。

她纠结了一年。

已经高三了。

看着他仍旧认真读书画画弹琴的模样,她就更加不敢说出口了。

想着毕业之后再说吧,毕业之后一定要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可是在那年冬天,在某一天的清晨,她睡眼朦胧的走进教室,下意识的去看他所在的座位时,却看到空空如也的桌椅。

桌面上没有摞得整整齐齐的书和卷子,也没有他为了清醒而靠着窗户吹着冷风,站得笔直的在听英语听力的身影。

什么都没有,仿佛他这个人不曾出现过。

可是明明昨晚晚自习的时候,他还很认真的给她讲模拟考试的地理题目,在她理清楚思路做对一道新题时还笑着摸了她的头发夸她很聪明,做得很好。

明明是那样真实的记忆,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了?

她问了班上的同学,问了所有认识他的人。

他们说他出国了。

不会再回来了。

她坐在他的位置上,笑自己大概是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不过他父母给他取的名字真的很好,他真的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扬帆远航,去看大千世界了。

于是她青春时期隐秘的爱情就这样夭折在摇篮里了。

苏昕冉歪了歪头,一滴眼泪就从她的眼眶滑落了下来,融进枕头里,晕开一滴小小的痕迹,没过多久便消失不见了。

就如他一样。

……

苏昕冉被闹钟吵醒的时候还是有些懵的,有些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还以为自己仍旧是在学生时代的时候,天蒙蒙亮就要起床去上早自习。

她抱着被子坐在床上许久才捋清楚了。

这不过是她做的一场回忆的梦罢了。

奇怪,明明都已经过去三年了,怎么还会想到他呢?

苏昕冉还抱着被子在想的时候,门就被敲响了,把她吓了一跳。

温元洲的声音隔着门板,有些模糊的传了过来:“苏宸你醒了没?快点起来收拾一下我们去晨跑了!”

天呐!

她都忘了这回事了!

苏昕冉的心咯噔一下,她猛地掀开了被子从床上跳了下去,手忙脚乱的一边拿着裹胸一边拿着衣服,眼睛还在搜寻鞋子。

“苏宸?你还在睡吗?我进去了啊?”温元洲的声音此刻对她来说就像是催命符一样。

“别别别!别进来!我起来了,你等我一下马上就好!”苏昕冉几乎是有些破音的回答了他,匆匆找齐了东西就跑进了卫生间里。

与此同时,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的温元洲扭开了她房间的门把手。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