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追妻套路深小说全本目录在线 凤清酒慕景凉小说无弹窗阅读

首页 > 言情 > 

魔尊追妻套路深

魔尊追妻套路深

魔尊追妻套路深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微阅云
时间:2020-12-16 13:45:17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魔尊追妻套路深》的主角是凤清酒、慕景凉小说试读:果然,这具身体还是太柔弱了,以前的她可是能够抗住噬魂钉和轩辕箭的,如今不过是区区一个倒刺铁鞭,竟然让她疼的差点晕过去。“父亲可真是下手不留余地,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父亲,若是把我打坏了,父亲在太子面前可不好交代!”凤清酒浅笑着,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笃定。

精彩节选

这笑容让秋月浑身一抖,心底发慌。但还是故作镇定的走到凤清酒的面前:“小姐为何这么盯着奴婢?”

“你在我身边多久了?”凤清酒冷不丁的发问。

秋月愣了愣,但还是如实回答道:“奴婢是小姐的贴身丫鬟,从小姐出生就跟在小姐身边了。”

“都已经这么久了啊。”凤清酒从软榻上起身,平视的看着秋月,明明只是一个眼神,却让秋月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看来,你也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

“小姐,奴婢也是无奈之举,小姐虽然失了名节,可若是奴婢不这样,失去的可就是一条人命了!”

“所以,你就背叛我?”凤清酒手捏着秋月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对视:“我生平最讨厌背叛,你说,我该怎么对你?”

“奴婢愿意以死谢罪!”说着,秋月从头上拔下发钗,猛地就要朝着自己的咽喉处刺去。

凤清酒眼疾手快的攥住秋月的手腕,语气疏离:“你都肯以死谢罪,看来威胁你的人肯定不是以你的命要挟,说吧,是谁?”

“是奴婢的心上人,奴婢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打死,奴婢欠小姐的奴婢用这条命还!”说着,秋月便要再次发力。

凤清酒打掉了秋月手中的发钗直起身子,重新回到软榻上坐着。

“说到底竟然是为了男人,你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姑娘。”

凤清酒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嘲讽,她当初不就是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最终落的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吗?

“你好歹也跟了我十几年的光阴,这从小的情分也不是说着玩的,我给你一条活路。”说着,凤清酒指了指梳妆台前的首饰盒子。

“那里面是我这些年的首饰,你拿着,带着你的心上人离开相府,滚出京都,再也不要回来了。”

“小姐,你……”秋月抬眼,眼眶里尽是水润。

凤清酒别过脸,有些许的不耐烦:“煽情的话大可不必,记住,走了就不要再回来,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秋月磕头谢过,没有再多说什么,拿起梳妆台前的首饰盒子,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玉满园。

等到秋月离开,凤清酒把书卷藏到了床底下,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

这件事情还没有完,苏相和张氏反应过来还会回来找她的麻烦的,她必须要想好应对之策才行。

她失身于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现在还多加了一条迫害庶妹的罪名,她甚至可以想象到,张氏会怎么利用这件事情来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今夜,她怕是就要给出个说法。

凤清酒所料不假,还未入夜,苏相便带着张氏率领者一众家丁横冲直撞的到了玉满园。进门还未说一句话,便直接先让人扣住了凤清酒。

虽然凤清酒武功极高,但是这苏绾婳的身体却孱弱不堪,像是风一吹就能跌倒。

在家丁用力的扣押之下,凤清酒竟然真的动弹不得。

张氏眼角还带着一丝湿润,想必是心疼极了自己的女儿,此时看着凤清酒,那目光中的狠毒显而易见,像是要把凤清酒给生吞活剥了。

只是她平日里贤妻良母的样子做惯了,此时有苏相在,她必然是要收敛着点的。

不过苏相的愤怒值并不比张氏低。

他身为一朝丞相,就连当今皇上说话都要对他客气三分,他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女儿忤逆,尤其还是这个平日里素来乖巧的女儿。

“我今日倒是要看看,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般不知礼数,以下犯上!”说着,苏相就要挥动手中的鞭子。

“慢着!”凤清酒抬起头,目光疏离的看着苏相,忽然嘴角扯出一抹奇怪的笑容。

“父亲当真是要问责我?”

“你不知廉耻和人苟且在先,又迫害亲妹在后,我要是今日还不问责你,岂能对得起我苏家的列祖列宗!”苏相气的脸色涨红。

凤清酒看了看左右扣住自己的家丁,目光朝着苏相示意:“我失去清白是真的,可是迫害亲妹这件事情从何说起?第一,苏玥和我可不是同一个肚子里出来的,第二,是父亲大人动手打的她,可不是我,这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呢?”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说完,苏相手中的鞭子再也控制不住朝着凤清酒砸了下来。

明知自己躲不过,凤清酒便懒得去躲,直接硬生生的抗下了苏相这满载怒火的一鞭。

皮开肉绽,血色蔓延。

凤清酒吃痛一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她知道会疼,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疼。

果然,这具身体还是太柔弱了,以前的她可是能够抗住噬魂钉和轩辕箭的,如今不过是区区一个倒刺铁鞭,竟然让她疼的差点晕过去。

“父亲可真是下手不留余地,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父亲,若是把我打坏了,父亲在太子面前可不好交代!”凤清酒浅笑着,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笃定。

如果书卷上的内容没有差错,那么这具身体原主的父亲应该是唯利是图,以家族利益为重的人。

果不其然,听到凤清酒这么说,苏相表情顿了顿:“你这话是何意?你和太子殿下又有何关系?”

“相爷可千万不要被这丫头给迷惑了!”一旁的张氏咬牙切齿道。

凤清酒抬眼扫了一下张氏,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一个小妾爬上来的正室也敢这么嚣张,小门小户的果然上不了什么台面!

“母亲这么着急作甚?父亲自有明辨是非的道理。难不成在母亲的眼里,父亲已经是这般昏庸无用,随随便便就被人给迷惑了。”

凤清酒的话说的极有水平,恰到好处的挑拨离间让张氏瞬时语塞,而就这一瞬间的功夫,苏相的心中已经开始动摇。

摆了摆手,让人放开凤清酒,苏相脸上余怒未消。

“我倒是想听听你还能说出什么来。”

凤清酒起身,没有顾忌身上的伤疤,提着一口气走到苏相的面前,朝着苏相贴近,附耳:“和我行了苟且之事的人可是当今的太子殿下。”

话音刚落,苏相瞳孔急剧收缩,脸色大变。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