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总的心尖宠完结版 江念希御司寒小说大结局app内在线阅读

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江念希御司寒的小说

主角是江念希御司寒的小说

主角是江念希御司寒的小说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微阅云
时间:2020-12-16 10:59:28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主角是江念希御司寒是《御总的心尖宠》她睡着的样子很乖巧,没了平时的倔强不屈,反倒更招人怜爱。御司寒蓦地回想起他当年被绑架的时候,那个女孩就缩着身子依偎在他的身边,小小的软软的一只。或许是她们太像,他不禁抬手抚上她的脸颊,和当初的感觉一模一样。江念希艰难地睁开眼,就发现一只手在自己的脸上胡作非为,她一把拍开他的手,身子后退,满脸戒备

精彩节选

江念希拧眉,眼神不悦,“御司寒,我连衣服都没换你把人带进来做什么!”

他充耳不闻,双手环胸对那妇人说,“给她调理身体,最好一个月内能怀孕!”

那妇人点头,“是!”

她就着床边的椅子坐下,中规中矩地对江念希说,“姑娘,你把手伸出来,我给你看看。”

江念希捂着被子,瞥了一眼御司寒然后看向她,脸色染上一抹绯红,“我不太方便。”

御司寒以为她矫情不肯就医,出声讽刺,“就那点斤两,有什么好遮的!”

她抿唇,伸手将胳膊递了过去,上面青青紫紫的痕迹,看着有些触目惊心,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虐待。

御司寒拧眉,摸了摸鼻子自行退出了房间。

半晌之后,老妇人出来回话,“这位姑娘宫寒,而且元气受损,前段时间刚流产,这段时间不宜受孕,最好多吃一些滋补的东西,先把气血补上去。”

御司寒眉头深锁,他差点忘了,她前段时间刚拿掉孩子,还没有好好调理!

妇人在纸上写了几行中药,“这是补气血的药方,十天一疗程,一月见效,一日两次,煎服。”

他接过药方顺手转交给文佩,然后吩咐道,“拿着去抓药,以后每天给她熬两次。”

文佩拿着它转身就派人出去抓药,还买了些大补的食材。

昨夜被折腾的狠了,看过医生以后,江念希倒头又睡了过去,一觉醒来,窗外只剩余晖。

文佩端着药和汤进来招呼道,“江小姐,这是你的药,医生说,先喝药才能吃补品。”

她拧眉,看着碗里黑乎乎的东西,感到莫名其妙,“我又没病,吃什么药?”

文佩笑着解释,“为了给你调理身子,少爷特地请了中医又让人从外地带的药,快趁热喝了吧。”

“我不喝!”说来说去,都是为了让她怀孕。

御司寒真是煞费苦心了!

“江小姐,你就别犟了,你刚流产不久,就算为了自己也得补补身子。”文佩端着药碗吹了吹,劝解道,“我伺候少爷这么多年,能看出他对你不一样。”

提起御司寒她就生气,抬手就把碗推开,“我说了我不喝!”

“啪——”药碗应声落地,撒了一地的药汁。

“怎么回事!”御司寒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口,眼神冰冷地盯着二人。

江念希低着头不说话,文佩叹息道,“江小姐不肯喝药,碗是我没端好,不小心碎的。”

“不肯喝?”这话问的是文佩,他的眼神却盯着江念希。

她抬头,目光不闪不躲,“我为什么要喝那些东西?”

“不是想早点结束这段关系吗?那就是专门让你怀孕的!”御司寒强调,“你故意不喝,是想多当几天御太太?”

闻言,江念希看向御司寒,眼里透着冷冽,“别给自己脸上贴金,这个所谓的御太太,我一刻也不想当!”

御司寒怒喝让文佩出去,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他欺身扼住她的喉咙,“别忘了,御太太这个位置是你自己求来的,现在又说不想当?你当我御家是什么?况且,我的孩子还没出生,你有什么资格说不想当?”

她伸长脖子,艰难地呼吸,“御司寒,像你这样狠心无情的人,就不配有孩子!”

他怒极反笑,甩手将她扔在床上,“我这就告诉你,我配不配!”

他的眼里又升腾起同昨夜那种可怕的神色,江念希心慌,转身就要爬下床,却被人扯着脚踝拉了回去。

她被压在身下,心里的恐慌再度席卷而来。

她拼命的挣扎想要逃离,最后却只有被驯服。

几番折磨之后,他依旧不知餍足,还想再来。

江念希浑身无力地趴在床上,嘴边嘀咕着,“疼……”

御司寒以为她是装的,动作不停,渐渐她的声音小了,连呼吸都变得微薄。

他拧眉,身体稍稍退后了些,一低头,就看见雪白的床单上染上了大片血渍。

御司寒慌了神,立马让人联系了妇科医生。

不过半小时医生就来了,他特意让人联系了女医生,做了全身检查之后,又输了液,她绯红的小脸这才恢复了正常模样。

御司寒站在床前,眉头深锁,“她怎么样?”

女医生取下口罩,说,“有点高烧,其他没有什么问题。”

他偏头看向她,“那她为什么会流血?”

女医生才三十多岁,看起来很年轻,她脸上一热,说话都有些不自然,“纵,纵欲过度,先生,这种事要适度啊。”

御司寒没有说话,只有江念希沉重的呼吸声,房间里气氛突然尴尬起来。

女医生率先打破寂静,边调点滴边说,“病人有些宫寒,而且最近做过清宫手术,这种事更要格外注意,不然会导致**感染,以后更难怀孕。”

“嗯,知道了。”半晌,他才闷闷地憋了一句话出来。

夜半,江念希发起了高烧,神志有些涣散,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凑近了却一句也听不清。

御司寒怕她有什么意外,干脆就把医生留下了。

直到次日清晨,她才退了烧,沉沉的睡过去。

跟着她折腾了一晚上,御司寒累的不轻,可躺在她的身侧他又睡不着,干脆起来看着她。

这几日他们之间除了争吵和压迫,似乎没这么平静地相处过。

她睡着的样子很乖巧,没了平时的倔强不屈,反倒更招人怜爱。

御司寒蓦地回想起他当年被绑架的时候,那个女孩就缩着身子依偎在他的身边,小小的软软的一只。

或许是她们太像,他不禁抬手抚上她的脸颊,和当初的感觉一模一样。

江念希艰难地睁开眼,就发现一只手在自己的脸上胡作非为,她一把拍开他的手,身子后退,满脸戒备,“你走开,离我远点!”

因为刚退烧的缘故,她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低沉。

御司寒刚产生的怜惜瞬间消散,嘴角微勾,冷笑道,“不碰你,那我的孩子什么时候能出生!”

江念希噤了声,没再多说。

她的脸上依旧布满憔悴,御司寒好心地没再折腾她,冷哼了一声,转身出了房间。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