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梁山完整版全文阅读入口 扈成小说已完结

首页 > 短篇 > 

虎啸梁山

虎啸梁山

虎啸梁山

作者:
分类:短篇
状态:连载中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2-15 11:22:05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虎啸梁山》的主角叫做扈成小说故事简介:穿越到水浒的扈成,带着一脑子的知识,却只想当一条咸鱼,不行不行,还是得给自己定点目标, 第一,给妹妹找个好对象,低于一米八五不要。 第二,给自己找个好老婆,不是白富美不行。 第三:给家里找几个好保镖,就你了武松,我们打老虎去!

精彩节选

暗黑阴森的阳谷县大牢里,几个牢子收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牢房让武松安顿下,虽然几个牢子都想着好好给武松收拾些吃喝,但是这牢里就那么个条件,只能收拾些干净的茶饭,侍奉武松。

牢中无事,武松正闲坐无聊,牢里节级满面堆笑的过来,叫道:“武都头,有人来看您了。”

武松有些惊愕的抬起头来,他虽然把家都交托给那些邻居,让他们给自己筹些银子花用,但是这些人都在案里,也不可能过来看他啊。

武松借着天窗透过来的一点亮光看去,就见扈成一身武生员的打扮,身后跟着两个伴当,其中一个拿着一个大食盒子,另外一个抱着行李,走到监房门口,扈成掏出几两散碎银子交给节级,满脸陪笑的道:“劳烦节级把门打开,我这里给我二哥铺点行李。”

节级连声道:“这且不必,公子来看都头,我们只有喜欢的道理,那里还有得着公子花钱啊。”

扈成笑道:“这里的规矩不好给我哥哥坏了。”说话间又将一锭十两银子的大银交到了节级手里道:“我二哥能让几位护佑,这里是我的谢意,千万推不得。”

节级虽然好义气,但是也没有把钱给推出去的道理,连忙把钱收了,就把监房的门给打开,扈成快走几步到了武松面前,用力一抱拳,叫道:“哥哥,小弟来迟一步了!”

武松惶然看着扈成的那两个伴当进来,一个把牢子们凑得行李都给掀去了,给他铺上一床精细被褥,下面还用了皮子,来隔湿潮,另一个伴当把食盒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只肥鸡,一碗羊肉,一条鱼,一盘馒首,还有一大壶酒。

扈成在一旁道:“哥哥这几日定是没有吃好,快用些酒饭。”说话间那两个伴当拉着节级出去了,扈成急忙凑到了武松的身前,道:“哥哥只管放心,小弟在县里上下都使了钱了,知县大人怜惜哥哥,已经答应在呈文上照顾,那东平府的府尹是家父同年,小弟已经请一个可靠的哥哥到府里给那府尹过了消息了,定不让哥哥吃亏。”

武松听得发傻,好一会才拱手道:“好兄弟,我武二不过是一个粗人,与你一面相识,连名字都不知道兄弟的,兄弟如何这般照顾于我啊?”

扈成一笑道:“小弟独龙冈扈成,你我兄弟,只要义气相投,又何必在意见过几回呢,古人说得好,白头如新,倾盖如故,小弟久敬二哥的名气,早就想来结交,现在有这个机会,却是小弟有幸了。”

武松不由得叹服道:“我到了阳谷之后,就听人说,这阳谷县的英雄都在独龙冈上,什么‘祝氏三杰’、‘李府天雕’、‘扈家双侠’都是好生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啊。”

扈成道:“小弟怎么比得了那些声名在外的。”说完拿了酒壶给武松倒了一碗酒,自己就在武松的身边坐地,道:“小弟在对面的酒楼里定了饭食,每日里由他们给兄长送过来,这牢里的牢子们虽然义气,但是牢里的东西实在吃不得,另外哥哥有什么要求只管说,小弟听闻哥哥要卖那紫石街的房子,正好小弟在城里还没有一个下处,所以就找了那位姚二郎,把房子留了下来,银子我留在姚二郎手里了,以后哥哥花用就是了。”

武松到了这个时候,也不能再简单的道谢了,心中暗自记下,自己只要能脱得大难,必然要好好报答这位扈家兄弟。

扈家又道:“二哥,你在狮子楼头用得那口刀,好生奇特,小弟当时把那刀就拿到手里了,现在好生收着,等哥哥出来的时候再用。”

武松长叹一声,道:“那口刀是我在东京的时候,花二十贯钱买来的,那刀的主人原是大名府的军官,江湖唤做‘铁枪’盛本,只因到东京公干,开罪了高太尉,被革去了军职,害怕高太尉谋他性命,这才卖了祖传的宝刀,得些盘缠逃命,那刀虽不是上古名刃,但也是名家所铸,锋锐无比,因为样子奇特,所以被命名为‘红绣鞋’!只是我却没有机会再用他了,却留给贤弟好了。”

扈成微微一笑,刚要说话,心地猛的一动,不由得转头凝视武松,从头打量到脚,看得仔细,武松被扈成看得心底发毛,小心的道:“扈家兄弟……你……你看什么?”

扈成一下清醒过来,急忙掩饰道:“小弟是看哥哥带着这枷锁实在不便,却让那节级开了吧。”

武松身上并没有什么么手扭撩铐,只是像征性的戴着一条项索,系在墙上,也是为了应付上面,扈成把节级叫来人,又给了他十两银子,让他把武松的索子给去了。

扈成陪着武松吃了一碗酒,拱手道:“二哥,小弟先告辞了,有空的时候,再来陪着哥哥,过几日上东平府的时候,小弟却与二哥同走就是了。”

武松拱手道:“一切都劳烦贤弟了!”

扈成从带着两个伴当,从大牢里出来,就到了紫石街武大郎的家里,刚一推门,里面一阵风似的跑过来一个姑娘,抓住了他的手臂不瞒的叫道:“大哥,你说带我和二姐来县城游玩,却自己跑出去了半天,我和二姐都要闷死了。”

扈家有三个孩子,扈成是大哥,身下还有两个妹妹,其中扈仪与他是一母所生,嫡子嫡女,所以他们的名字是连在一起的,‘萧韶九成,有凤来仪。’而在他们两个中间,还有一个二娘,是庶出,名字取一个‘敏’字,由于她的母亲是扈夫人的表妹,所以一向老实,所以扈成对这个二姐也是颇为爱护。

扈成把扈三娘给推开,道:“我才从牢里出来,身上有晦气,你让我洗洗再和你说话。”

扈三娘虽然和扈成说话的时候有些撒娇,但实际上她性子刚烈,加之一身的好武功,所以颇为自傲,不以为然的道:“那人有什么希奇的,哥哥这般推崇,不过就是一只大虫,就了不得了吗。”

扈成在监房里就存那个心思,这会听了扈三**话,不由得更加心动,道:“你知道什么,武二哥是真正的好汉,他岂直是打死一头大虫啊。”

扈三娘不服的道:“你却说几件他的英雄事来与我听听!”

扈成不由得一下僵住了,这武松的英雄事迹除了刚刚发生的‘斗杀西门庆’还有‘醉打蒋门神,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除恶蜈蚣岭’可是这些都没有发生呢,怎么说?扈成一犹豫,扈三娘却是得意了,道:“不过就是一个莽汉,有什么可夸耀的,哥哥喜欢杀虎的,明日小妹也去杀一只虎给你就是了。”

扈成冷哼一声,道:“也是空手?”

扈三娘不由得一滞,但随后道:“你怎么就知道他是空手啊?说不定就是用了那红绣鞋才杀得。”扈成把红绣鞋宝刀拿回去,扈三娘就看中了,几次讨要,可是扈成都不肯给她,弄得她一直是耿耿于怀。

扈成想了想道:“这样我说一点武二哥的英雄事给你,看你服也不服。”

扈三娘笑道:“二姐,大哥说书了,你也下来听听!”

扈二姐缓步从楼上走了下来,向着扈成轻施一礼,道:“大哥!”

扈成挥手示意扈二姐也坐了,然后他打水洗脸净手,去了外衣,换了家居的袍子,都收拾完了,回头一看,那扈三娘拿子大枣、点心,拉着扈二姐正襟而坐,就等着他说故事了。

扈成清醒之后,偶而说过几个故事,哄这两个妹妹,古人的娱乐希少,就是说书的在宋朝也是刚刚起步,不过就是短本传奇罢了,没有什么新意,远远没有扈成说得好听。

扈成把要讲的东西,在脑海里过了一下,忘了的随意摘一点网络上的段子编编,然后绘声绘色的把一部‘武松赶会’讲给了扈三娘他们。

‘武松赶会’是山东快书,扈成把它打散了说,又配上一些黄易式的气氛哄托,直说得扈敏花容失色,扈三娘惊震难耐,把‘武松’这个名字倒是铭记在心里了。

扈成把故事说完,然后拿了水来喝,扈三娘却仍在故事之中,有些恍惚的道:“大哥,那武松当真这样了得?”

扈成心道:“不怕你不问,问了就动心。”当下笑道:“你自己想想,不是这样的人物,你大哥我能那么推崇他吗。”他一心想让扈三娘摆脱王英这个梦魇,于是也不嫌累,又把武松打虎讲了一遍。

扈三娘虽然学武,也长在外面行走,可是必竟是一个闺阁女儿,听到的不过是一鳞片爪,这会扈成仔细的说来,直带得她们两个随着故事的进程,而跟着变化,一会惊异,一会紧张,当扈成说到武松把那吊晴猛虎按倒在地,轮拳在头上打了二、三百拳,生生打死的时候,扈三娘已是悠然神往,而扈成话音一变,说到草丛里又钻出两头虎来,扈家姐妹竟然吓得一齐叫了出来,扈敏是怕的,而扈三娘是急得,跺脚叫道:“这如何弄得过啊!”

扈成哈哈大笑,说道:“那两个不是真虎,只是本乡的猎户,就是他们把武二郎打虎的事给宣扬出去的。”

扈家姐妹这才平静下来,扈敏嗔道:“大哥恁地唬人,我这心都要跳出来了!”

扈三娘却道:“大哥,你下回再去监里,带我一起吧。”

扈敏急声道:“胡闹!那有女儿家去哪种地方的。”

扈成也道:“是啊,你要是去了,回到家里阿爹要打断我的腿了。”扈成他们的父亲扈绍文是两榜进士,家教甚严,当初曾随大将军郭逵平定交趾,著有《行交趾闻》一书,郭逵回师之后,竟因障病死亡军士太多,而被去职,扈绍文一气之下回家,隐居不出,但是却督令儿女学武,自言大宋疲弱,武勇终将有一用之地,扈成和扈三娘兄妹都是郭逵教出来的,所以才有那般的好武艺。

扈三娘听到扈成不肯带她前去,不由得气恼,扈成为了引起她的注意力,特意呕了她一会,看看火侯到了,这才道:“过几天二哥要被送到东平府,我要去府上给他走走门路,你要愿意,也随我一起去府上,拜会府尹陈伯父好了。”

扈三娘听到这话,不由得眼前一亮,叫道:“好;我和姐姐都去就是了。”

同类推荐
与君难度余生
与君难度余生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
难渡一世情深(沈意欢,段璟川)
难渡一世情深(沈意欢,段璟川)
江山万里不胜妃
江山万里不胜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