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侍女升职记全章节免费阅读 司马元江如月全本免费阅读

首页 > 古代 > 

无敌侍女升职记(司马元江如月)

无敌侍女升职记(司马元江如月)

无敌侍女升职记(司马元江如月)

作者:
分类:古代
状态:连载中
来源:微阅云
时间:2020-12-05 13:16:57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五皇子?司马彦?如月心里嘀咕,这个煞星,怎么跑这里来了。当初这个傻女人为了他差点丢了命。不行,我要去看看。如月走到书房门口,突然放慢步伐,探着身子向前。学着电视剧上,用唾沫沾湿手指,在窗纸上捅了个洞。司马彦的声音响起:“既然如此,四哥,为何要救如月出宫?”从洞眼里看不全里面的情况。只能看到司马玉温良的面容

精彩节选

太医走后。

司马玉领着司马绎回到大厅,见司马彦端坐在大厅内。他的手敲着桌子,有些焦急。

见他们来到,立刻起身询问:“六弟,你有没有跟四哥说?”

司马玉一副明了的样子:“锦儿打算追究到底?”

司马绎坐下说:“五哥想的太严重。”

司马彦眉头微皱,解释到:“父皇闻言有些震怒。锦儿卧床一段时间,身子已调好,现在精神奕奕。恐怕事情没那么容易过去。”

司马玉浅笑:“没事,我会替你保护好她。”

司马绎看着司马彦,疑惑地问:“为何五哥如此关心如月姑**事?大家都说你与她之前有过一段情,可你却抛弃了她。如若传言是真,那五哥现在为何还要关心她?”

司马彦闻言,并未答话,脸上渐渐浮现出哀伤之意。

竹榆院。

如月坐在床上,摇头晃脑,嘴里哼的小调。手已快好,却越想抓挠,痒痒的皮肤生长的感觉,需要分散注意力去忘记它。

司马玉带她回来之时,她就一个人单住在这个房间。这本是府里下人住的院子,不应一人单住,不过只要主人说行,那就没什么不行的。房间里该有的一应俱全,连冬日的炭炉都已备上。她扭头注意到衣架上还搭着一件绿玉色的披风,一下子蹦下床。司马兄的披风忘在这里了。

如月系上一件粉色披风,取下司马绎的披风抱在怀中,朝大厅走去。

即使秋日萧瑟,可黄黄红红的落叶铺就的地毯,还是给王府平添了一丝华丽。

如月朝侍从通报:“我来给六皇子送披风。”

侍从见是伺候在王爷身边的如月姑娘,便答:“六皇子已经走了,五皇子倒是与四爷在书房。”

五皇子?司马彦?如月心里嘀咕,这个煞星,怎么跑这里来了。当初这个傻女人为了他差点丢了命。不行,我要去看看。

如月走到书房门口,突然放慢步伐,探着身子向前。学着电视剧上,用唾沫沾湿手指,在窗纸上捅了个洞。

司马彦的声音响起:“既然如此,四哥,为何要救如月出宫?”

从洞眼里看不全里面的情况。只能看到司马玉温良的面容,和司马彦穿着墨色袍子的侧影。

司马玉眉毛微蹙:“她毕竟曾经为你付出那么多,难道眼睁睁看着她死?你怎么能如此无动于衷。”

如月觉得墨色袍子的背影微颤了一下,不知是不是错觉。室内静了一下,又听到他说:“那是她的命。”一字一顿,就像她本该如此。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他此刻是不是一脸不屑,抑或讽刺,心里却一阵压抑的窒息感。

司马玉看着他,缓缓说道:“五弟,我是在替你还债。”

“什么声音?”司马彦察觉到窸窸窣窣的响动,疾步出门查看。看到一袭灵动的粉红已在融入到远处蒙蒙的夜色中。

司马玉看着奔跑着清丽生动的背影,说道:“是如月。”

司马彦的脸上又浮现出先前的那种哀伤神色。

如月回到屋里,缩进被子。翻来覆去翻来覆去

次日,一天相安无事。如月装作没有听到过那段对话,司马玉也装作没有看到如月。

晚上,如月见司马玉站在竹榆院的石桌前,她推门走到院内。院中竹影交珩,与司马玉相得益彰。

“如月,你昨天都听到了?”

如月转身,定定地望着他的眼,看到眼睛被风吹得有些酸,长长的睫毛垂下:“你救我,就是为了替五皇子还债?因为,因为他曾经那样对我?”

司马玉眼里透着笑意,脱下披风铺就在石阶上,虚扶着她的胳膊坐下,摸摸如月的脑袋,并不答话。

如月低头,“原来真的是啊。”

司马玉浅笑,“你希望的是什么?”

“没有什么,只是不希望你是因为这救我而已。”如月看看司马玉,又抬头望着蒙蒙的天:“我是不是,在你看来很奇怪。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就是希望你对我的好,你对我之于其他人的不同,是因为你像我一样,像我一样看到你就悸动不已。

“小家伙,别想太多。”

如月白眼,“我比你小几岁”

“让人习惯想保护的,就是小家伙。”

想保护我?如月看司马玉柔和的侧脸,笑着说“什么啊”。两只腿交叉在一起悬在半空中晃啊晃。心情愉悦,觉得和他在一起,就像和着一缕春风,整个人都变得暖和。

手受伤后,如月就一直呆在卧室里,她早已把司马锦的事情抛在脑后,出来偶尔司马元来找她玩之外,完全不知外面的境况。

玉王府门阶之上,一身华丽的锦袍炫目夺彩,高高扬起的娇艳脸庞,带着天生的傲气。

王府的众人齐齐俯首:“锦公主吉祥。”声音整齐洪亮,带着深深的谦卑。

“哼。”司马锦轻哼,像是一道命令。

“哗哗”两行金银铠甲整齐的侍卫沿着门两侧鱼贯而入,步伐划一,身姿英武。手中长枪紧握,腰中佩刀整齐,新亮的铠甲晃得人眼条件反射的紧眯,心中不由惶恐。

司马锦斜蔑着地上跪成一片的众人,目光扫射,却没看到那个本应出现在人群里的灵动身影。

“江如月那个**呢?”竹榆院中一扇门被用力推开,来人怒气冲冲。

司马玉正在为如月的手抹药膏,凉凉的药膏经冷风一吹,竟有些刺骨的寒冷。

司马锦,提着繁复的裙摆踏进小小的房间。“四哥,你在干什么?江如月,你这个**还敢说没有勾引我四哥?你怎么能着呢不要脸!四嫂和静儿一直容忍你,我可容忍不了!”她说完,一掌起,又准备朝如月身上落下。

如月吃过一次亏,怎么能再等着受她的罪,一个闪身,避过了她。却没想白色身影一侧已挡在她身前。

司马玉觉得胸口火辣,看来锦儿对如月是真的恨极。又觉得奇怪,如月不过是一介宫女,值得她堂堂公主如此记恨,如此费尽心机地想折磨她?

“四哥,你这是干什么?你难道已经被这个狐狸精给迷惑了?你怎么对得起四嫂,你不是发誓一辈子只娶四嫂一个?”司马锦怒火丛生,有些歇斯底里。

“锦儿。要在四哥王府如此闹么?”司马玉眼神像黑洞,深不可测。

司马锦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记忆里的四哥总是温温和和,像缕春风。难道我说错了什么话!“来人,把这个**给我押回宫内大理寺!”

“锦儿,莫要再闹。”

“跪下。”司马锦骄傲地仰着头,手里握着一个明晃晃的景色令牌:“这可是父皇的腰牌,见此令牌如见皇上。”

如月最终被带走,心里想完了完了,没想到自己冲动下以为很炫的一个回旋踢,居然触怒龙颜了。

夜半,梧郦院的灯火更盛。敞开的院门在静静地等待着谁归来。

宇文凤用站在散着微微暖光的灯前,聊赖地拨着灯芯。她的动作懒散,站的还是端庄笔直,随时维持着良好的仪态。听到脚步声,她脸上泛起微微笑意,她就知道他会来。

同类推荐
易枫洛兰雪小说
易枫洛兰雪小说
将军家有个小媳妇
将军家有个小媳妇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玄钧剑尊
玄钧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