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锦沫沫祁宴修的小说叫什么 祁少,我才是你老婆全文阅读

首页 > 言情 > 

祁少,我才是你老婆(锦沫沫祁宴修)

祁少,我才是你老婆(锦沫沫祁宴修)

祁少,我才是你老婆(锦沫沫祁宴修)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2-01 11:43:21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锦镇河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就被锦镇山笑着打断:“宴修这会堵车,这说明他按时上下班,才遇上了堵车高峰,男孩子有事业心,这是好事儿!”余晚晚轻笑:“锦先生可真会说话!”祁名章冷哼了一声:“臭小子不服管教,我们别管他,先点菜!”众人点菜,林青青卯了劲儿的露风头,看着一旁一声不吭的祁宴书:“这就是宴修弟弟吧,真的可真俊

精彩节选

锦沫沫今天刚提前预支了一个月工资,正想好好表现,连忙点头:“好的,祁先生!”

祁宴修点了点头,转身走回办公桌前。

他刚走了两步,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扭头看向锦沫沫:“你会开车吗?”

锦沫沫一愣,精致的小脸有点茫然,睁着大大的眼睛,像个呆滞的布娃娃一样。

片刻功夫后,她有些懊恼的红着耳尖,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都失忆了,哪里知道自己以前学没学过这玩意啊!

祁宴修后知后觉的想起她失忆的事儿,忍不住皱了皱眉:“不知道就算了!”

他说罢,沉声跟江原吩咐:“完了给她报一个驾校,让她学会开车,明白了吗?”

江原恭敬的点点头:“好的,祁总!”

中午,临海饭店,兰亭包厢。

祁锦两家人落座,祁宴修这会还没过来。

余晚晚看了一眼锦茵茵,笑着说:“这就是沫沫吧,长得可真好看!”

锦茵茵害羞的低着头,演足了她是锦沫沫本沫的姿态。

林青青看了女儿一眼,就笑着问:“宴修呢,怎么不见他人呢?”

余晚晚人精儿似的,笑着开口:“我们家宴修,这会堵在路上了,还望见谅啊!”

林青青赶紧摇头:“什么见谅不见谅的,马上就是亲家了!”

余晚晚笑了笑,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水,没坑声。

锦镇河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就被锦镇山笑着打断:“宴修这会堵车,这说明他按时上下班,才遇上了堵车高峰,男孩子有事业心,这是好事儿!”

余晚晚轻笑:“锦先生可真会说话!”

祁名章冷哼了一声:“臭小子不服管教,我们别管他,先点菜!”

众人点菜,林青青卯了劲儿的露风头,看着一旁一声不吭的祁宴书:“这就是宴修弟弟吧,真的可真俊!”

祁宴书公子哥脾气,抬头看了一眼热情的林青青,爱答不理的。

十六七岁的少年,眼底写满了桀骜不驯,更何况,他们这种世家子弟,对豪门里的弯弯道道,都比较早熟。

锦家做主的人是锦镇河,对于锦镇山的妻子,他这个豪门小公子,还真不放在眼里。

余晚晚丝毫没有指责儿子的意思,只是笑了笑,也没说话,搞得林青青有些尴尬。

她在心里疯狂吐槽,不过是个小三上位,有儿子傍身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从始至终,云锦诺和锦镇河两口子都没说话,搞得像是锦镇山跟祁家联姻一般。

只不过,转念一想,锦茵茵代替锦沫沫联姻,可不就是这样么!

饭菜都开始上来了,祁宴修才匆匆赶来。

他一进门,祁名章就冷着脸:“我没给你说时间吗?来这么晚!”

祁宴修懒懒的看了自家老子一眼:“我跟你解释过了,堵车,难不成还需要我继续对这个词进行名词解释吗?”

祁宴修说罢,走过去坐在一旁的空位上。

他虽然盛气凌人,恍若目中无人一般。

但是,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慵懒,矜贵的贵公子气质,却让人忍不住侧目。

锦茵茵以为,她只要能跟祁家联姻,帮助父亲翻身,是不计较对方长相的。

可是,她也没想到,祁宴修长得这么帅啊,只是一眼,就让她的心脏忍不住砰砰砰直跳。

众人开始吃饭,祁名章主动提起,祁宴修和锦沫沫的婚事儿。

锦茵茵坐在一旁,一副任凭长辈做主的模样。

祁宴修吃了两口菜,沉声道:“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

饭桌上的人,同时看向祁宴修。

祁宴修目光扫了一圈,神色漠然:“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表明一下我的态度,锦叔叔,我现在并不想结婚,如果你跟老头子非要联姻的话,那就等到我跟令千金合眼缘再说吧!”

锦镇河的脸色变了变,神情有些难看。

虽然是锦茵茵代替锦沫沫联姻,但是,这是顶着沫沫的名头跟祁宴修订婚。

可是,祁宴修却这副态度。

祁名章生气的看着祁宴修:“祁宴修,你眼里还有没有长辈!”

祁宴修懒懒的靠在椅子上,语气冷漠:“我还没瞎。”

祁名章气的拍了一把桌子,眼看着就要发飙。

余晚晚赶紧拉住他的手,低声道:“名章,别生气,这么多人呢!”

祁名章的目光扫了一眼锦家人面色各异,脸上的怒意淡了几分。

余晚晚柔声跟祁宴修说:“宴修,你也别怪**爸,**爸他是为了你好,你别这么抵触……”

祁宴修直接打断她的话:“你是以什么身份跟我说教的,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这是锦家人第一次看到祁宴修跟祁家其他人的针锋相对,都默不作声的不说话。

祁宴书听到母亲被说,脸色瞬间就不好了:“大哥!”

祁宴修听到他的话,嗤笑了一声。

祁宴书额头青筋跳动,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祁名章打断了:“够了,都给我安静吃饭!”

他说罢,看向锦镇河:“锦兄,让你看笑话了!”

锦镇河神色淡淡的:“哪里的话,谁家的孩子都有性格叛逆的时候,既然宴修这么抵触订婚的事儿,那联姻也不着急,慢慢来!”

正好沫沫不在,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是不想让锦茵茵代替他的宝贝女儿联姻的。

虽然祁宴修看起来嚣张凌厉,但是,以他多年看人的眼光,这小子应该有点本事,如果沫沫能回来,嫁给他的话,也不亏!

祁名章眸子闪了闪,看了一眼祁宴修,最终点点头:“嗯,也好,让两个孩子相熟一下,多认识认识!”

因为祁宴修的态度,祁锦两家联姻的事暂且搁置了,包厢里的氛围,似乎没那么剑拔弩张了。

结果没吃两口,祁宴修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祁名章生气的瞪了一眼大儿子。

结果,祁宴修直接无视他的眼神,接起电话。

锦沫沫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祁先生,您人在哪里?江助理让我来找你,他说有一份紧急文件,需要您紧急签署一下!下午就要用,上午忘了给您送过来签字!”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