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少,我才是你老婆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锦沫沫祁宴修全文完结阅读

首页 > 言情 > 

祁少,我才是你老婆

祁少,我才是你老婆

祁少,我才是你老婆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2-01 11:35:42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锦沫沫被堂姐设计,落海失忆,被一个叫祁宴修的男人搭救。 恢复记忆前。 祁宴修:你会做什么?我这里可不养闲人! 锦沫沫冷脸:我会打架,不用你养! 祁宴修:那就给我当保镖吧,切记,谨守本分,不要妄想。 锦沫沫嗤笑:祁总,自恋总要有个限度。 结果,祁宴修魅力无边,小保镖心生妄想,被祁宴修毫不留情的推开。 恢复记忆后。 锦沫沫华丽转身,成为锦家千金

精彩节选

结果,“哐”的一声。

等江原睁开眼睛,发现凳子砸在地上,锦沫沫看起来安然无恙。

他一脸吃惊的表情。

话说,刚才凳子砸过来的瞬间,锦沫沫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躲,敏捷的躲开了砸过来的凳子。

随即,她一把将椅子扔下床,神色又冷又凶,严梦瑶吓得缩了缩肩膀,睁大眼睛,瞪着锦沫沫。

锦沫沫黑着脸下床,阴沉的看着严梦瑶。

严梦瑶被锦沫沫这副样子唬住了,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你……你想干嘛?你要敢……欺负我的话,我让祁哥哥收拾你!”

锦沫沫脑子里一片空白,可是,当严梦瑶的凳子扔过来那一瞬间,她身体几乎是本能的反应,随手就能反抗。

她一手拉住严梦瑶,一个过肩摔,就把人摔在了病房里。

站在门口的江原目瞪口呆,就连拉着他的保镖也傻眼了。

严梦瑶从没丢过这种人,她直接愤怒的大骂:“你们瞎了吗?没看见我被人欺负嘛?还不赶紧给我打死她!”

保镖反应过来,立马冲进来。

结果,锦沫沫小脸紧绷,身体一侧,直接把冲过来的第一个保镖绊倒在病房。

对方直接扑下去,把刚要起来的严梦瑶又啪的一声,重新压回地上。

严梦瑶差点疯了,她直接发出凄厉的尖叫声。

锦沫沫无视严梦瑶的声音,直接弯腰,躲过第二个保镖打过来的拳头,随手抄起扔在地上的凳子,一个转身,凳子朝着对方身上狠狠地砸下去。

江原看的目瞪口呆,这女人也忒彪悍了吧。

祁宴修和秦醉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严梦瑶跟她带来的两个保镖,跟叠罗汉似的趴在地上,严梦瑶还被压在最下面,嘴里骂骂咧咧的哭着骂锦沫沫。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居然敢这么对我,我一定要让祁哥哥替我报仇!”

秦醉吃惊的瞪大眼睛:“这……”

锦沫沫冷着小脸,平静的坐在病床边,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祁宴修眸子闪了闪,眼底闪过一抹玩味:“江原,这是怎么回事?”

江原赶紧从震惊中回过神,条理清晰的开口:“严小姐非要进这个病房,还要说要收拾这位小姐,这位小姐就……就奋起反抗……”

江原剩下的话没说,但祁宴修也看到了。

他沉着脸,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严梦瑶:“带着你的保镖,给我滚!”

严家和祁家是世交,两家关系不错。

但严梦瑶性子骄纵,祁家给祁宴修选择联姻对象的时候,祁宴修第一个就划掉了严家。

可是,他一回国,严梦瑶还是一个劲的黏上来,让他烦不胜烦。

没想到,她现在居然还能找到医院来。

严梦瑶委屈巴巴的看着祁宴修,声音带着哭腔:“祁哥哥,你居然骂我,是她打我的!”

祁宴修皱着眉头,神情冷的厉害:“江原,把人给我清理掉!”

江原嘴角抽搐了两下,往前走了两步,公事公办的看着严梦瑶:“严小姐,您要是不走的话,我只能让人请你离开了!”

严梦瑶已经在保镖的搀扶下站起来,她气呼呼的瞪了一眼江原,幽怨的看向祁宴修:“祁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呢?伯父要是知道你这么对我,他……”

祁宴修直接打断她的话:“聒噪!江原,你是干什么吃的!”

江原立马板着脸,看着严梦瑶,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严梦瑶生气的跺了跺脚,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病床边的锦沫沫,这才气愤的转身离开。

严梦瑶跟她的保镖一走,整个病房都宽敞了不少。

祁宴修这才看向坐在病床边的锦沫沫,面无表情的开口:“两天前的事儿,是我误会了你,只不过,我在海上救了你一命,也算是相互抵消了,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子更吃亏一些,我可以给你做相应的补偿,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就行,至于你的医药费,我已经付了,如果没什么别的问题,我……”

祁宴修说了这么多,锦沫沫忍不住一脸茫然的抬头看他:“你是谁啊,你在说什么?”

祁宴修愣住了,他盯着锦沫沫看了两眼,眉头皱的厉害:“你……不认识我了?”

锦沫沫看着他:“我该认识你吗?或者,你之前认识我,那你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会在医院吗?”

祁宴修盯着锦沫沫,神情变得有些隐晦不清,他看向江原:“去喊秦醉过来!”

锦沫沫跟祁宴修在病房里大眼瞪小眼。

不消片刻,秦醉就过来了。

秦醉给锦沫沫检查了一番,问了她几个问题,最终转身看向祁宴修:“目前来看,应该是失忆了!”

祁宴修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锦沫沫,表情有些高深莫测:“我看她之前打人的样子,可一点也不像是失忆了!”

秦醉呼吸一窒:“这个……算是正常情况!”

关于这个女孩打人的情况,他在过来的时候,已经从江原的嘴里了解到了。

秦醉顿了顿,解释道:“比如,正常情况下,如果有人攻击你,你会下意识的还击,这是人的本能,如果没有学过功夫的人,还击的话,估计就毫无章法,但是,如果学过一些功夫,打人的手法,几乎是身体自带的记忆,就跟身体惯性差不多,就算是失忆了,这也跟身体记忆没关系,你能理解我的说法吧!”

祁宴修幽幽的开口:“也就是说,她失忆了,但没忘记打人的本事!”

秦醉揉了揉眉心,干笑道:“可以这么说!”

祁宴修的神情有些糟糕:“所以说,我多了一个拖油瓶吗?”

秦醉嘴角抽搐了两下,不吭声了。

祁宴修转身问江原:“你查出她的身份了吗?”

江原摇头:“没有,之前应天给您送过来那个女人,身份倒是好查,但是……”

江原目光看向病床边上的人,继续道:“这位小姐的身份信息,像是被人刻意抹去了,我一点消息都没查出来,再加上,我们刚回国,对燕都这边的事情,还不大熟悉,所以,我也没敢贸然声张,大张旗鼓的调查!”

祁宴修的脸色有些难看:“说了这么多废话,一句话,就是没查出来,对吧!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