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冉冉兆清屿小说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首页 > 言情 >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苏冉冉兆清屿)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苏冉冉兆清屿)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苏冉冉兆清屿)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1-27 11:22:49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我拿着鞋的手不易察觉的僵硬了一下,好不容易才缓了过来,我叹了一口气:“我今天可以先住在这里吗?我没有地方去。”可能兆清屿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吧,有些不确定的又说了一遍:“我说我们结束了,你随便提要求。”“我知道。我今天先住在这里明天搬出去好吗?”我的眼泪已经快夺眶而出了,我不想让他看见,只能咬住牙故作轻松道。

精彩节选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握着我的手。

“苏冉冉。”我言简意赅。

“我叫白橙”我看着白橙那双明亮的双眸暗自流转,这个名字仿佛就在我的脑海里,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谁。

“白橙,白橙橙。”我心里咯噔一下,怪不得眼前的男人我总是觉得哪里见过,原来他是白佩佩的哥哥。

想到被他又楼又牵,我心里就恶心的不行,因为白佩佩,我自然而然的连同她身边的人一同讨厌。

从刚才的不讨厌不喜欢到到此刻的心生警惕,我实在没办法安慰自己他不知道白佩佩的事情,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逃离他,不知道陈苏杭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出意外,舞曲结束宴会主人致辞这场宴会就算结束。

到时候出了宴会厅,势单力薄的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现下,除了求助兆清屿我好想别无他法。“怎么,我的名字不好听?”他挑眉慵懒的开口,手却不自觉的将我搂的更紧。

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只能顺着他的话摇摇头,眼神环顾四周,试图寻找兆清屿的身影,我只能暗自祈祷,他能看的懂我的求救信号。

可,看到他的那一刹那间,我发现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正搂着洪念念静立在璀璨的灯光下,一对壁人正在忘情的深吻着。

如果刚刚我只是怀疑他们做了什么未成年禁止的行为,难道现在现实已经毫无悬念的证实了我的想法。

我只觉得心里的酸涩在不断的扩大,再扩大,甚至连白橙跟我说了什么我都没有听清楚。

心里的愤怒我也不想再压制,我用力的将白橙的手甩开,直接朝着兆清屿的方向走了过去。

洪念念直接被我从兆清屿的怀里扯了出来,接着我像是用尽全身力气扬起手朝着她脸上煽了过去:“你到底要不要脸?”

不可置否下一瞬我的手腕已经被兆清屿狠狠扼在了手里,一丝阴狠自他的眼底划过,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往这边看的人越来越多,我知道如果我不给他一个交代,他绝对能让我出不了这个大门。

我看着洪念念躲在他怀里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冷哼一声,苦肉计我也会。

此刻的我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的气势,委屈的拽住兆清屿的袖口,眼神里满是被悲伧:“和我跳舞的那个人是白橙橙,你答应我的。”

我语气里透着绝望,眼神还时不时的不安的偷偷看着他,抿抿唇,继续说道:“我给你发了好几个求救眼神……你没看到……我只能……”

兆清屿不满的瞪了我一眼,脸色却比刚才好了些。只是祸已经闯下了,总要有人收场。

现在自然是不可能我和洪念念同时跟兆清屿离开,不然明天的新闻就不像宴会这么好处理了。

我低下头瞪了一眼洪念念,我想如果她聪明的话,我给的暗示足够明显,显然她还算聪明。

没等兆清屿作出选择,洪念念已经从他怀里退了出来,一脸善解人意的开口:“我没事,你们先走就可以。”

“念念?”我看着兆清屿不忍心的模样,有些生气,却还是先一步的伸手挽住兆清屿的臂弯,温柔道:“那念念我们先走了,刚才的事情实在抱歉了,我想你也不会怪我。”

“当然不会。”洪念念立刻摇摇头,我想哑巴吃黄莲的滋味应该很不好受,不然她的脸怎么会扭曲的这么厉害。

当事人既然都说了没关系,别人最多也只能当兆清屿处理不好男女关系,也不会再说什么。

“那念念,我先送苏小姐回家,明天想吃什么,发短信给我。”兆清屿边说着,还不忘宠溺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送苏小姐回家。”什么时候我们的关系已经变得如此陌生,也是他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自然要跟的无关紧要的人撇清关系。

我看着他伸出另外一只手,宠溺的摸着她的头,我是不是应该有些庆幸,他没有把我的手给拨开。

我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直到兆清屿转身的时候,我才如梦方醒。

大摇大摆的挽着兆清屿的手臂,悠然自在的往宴会厅外走去,只有我知道,出了这个宴会厅,会有更猛烈的暴风雨等待着我。

一路上兆清屿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专注的盯着眼前的路况。只是,他开的速度太快,我知道,他是在克制自己的愤怒。

念念,他的珍宝,以他爱的程度,岂能容忍我刚才的那一巴掌。

“我们结束吧,你提要求。”我另外一只鞋还没来得及换下来,兆清屿已经将目的说了出来。

我拿着鞋的手不易察觉的僵硬了一下,好不容易才缓了过来,我叹了一口气:“我今天可以先住在这里吗?我没有地方去。”

可能兆清屿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吧,有些不确定的又说了一遍:“我说我们结束了,你随便提要求。”

“我知道。我今天先住在这里明天搬出去好吗?”我的眼泪已经快夺眶而出了,我不想让他看见,只能咬住牙故作轻松道。

又怕他不相信,我将另外一只鞋换了下来,放到了鞋架上随口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要白佩佩何慕下地狱就可以了。”

不知道他听到没有,我已经不继续再待下去了,飞一般的跑上楼,随便的进了一间卧室将门从里扣上。

“就这么结束了吗?是不是再也不能在一起了?”我的眼泪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我听到兆清屿的敲门声,我听到他说讲牛奶帮我放到了门口。他的好就像**一般,只吸一口,便刻入骨髓,进入血液,欲罢不能。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觉得自己快哭死了,眼泪还是止不住,我才想起来,眼药水连同包包都落在了兆清屿的办公室。

我突然有些害怕,会不会就这样哭瞎了。我想出去告诉兆清屿我是念念,我想是不是应该去找医生看看。

就这么胡乱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这么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门被敲响,我试图下地去开门,却发现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门外的人好像没什么耐心,敲了几次门没有听到回复就不再敲了,我感觉到身边的手机响了一下,我想应该是刚才兆清屿敲门我没给他开门,他发给了我一个短信吧。

我摸摸索索的想将手机拿过来,却不遂人愿直接把手机碰了下去,我只好沿着床边蹲了下去,一点点的摸索着。

手机是触屏的,除了中间那个按钮我什么也不了。好在这种事情之前已经发生了一次,我倒不是很心慌,只是想到兆清屿会不会误会我赖着不想离开?

我继续靠着墙摸索着往前走,尝试的将门打开,沿着扶梯往下走,刚走到一半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想这个声音除了洪念念我想不到有第二个人了。

我这个样子万般不能让他们看出来,尤其是洪念念,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打算转身离开。

“苏小姐,一起下楼吃饭吧?”洪念念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心里有些不悦,脸上展颜轻笑:“不了,念念你和兆总用餐吧,我先上楼了。”

“怎么这么快就走?”我看不到她的眼神表情,却从她那咄咄逼人的语气中察觉了她的不安分。

我最讨厌这种占有了别人的东西还理直气壮的不要脸。为了避免兆清屿开口留人,我先声夺人:“抱歉,洪小姐,我觉得我还是离开的要好,不然打扰你的心安理得。”

我说的委婉,洪念念应该也听的清楚了。下一刻,我就听到她和兆清屿抱怨什么时候才能搬过来,好想和他在一起。

我不由得一阵反胃,一个恶作剧从脑海里浮现了出来,我连忙用手捂住嘴,装作呕吐状。如果说之前我还想离开成全他们,现在我反而觉得这种两女共侍一夫也不错。想来也不用我侍夫,我没事干不时的给她来点小恶趣增加点阻碍也是好的。

一这么想我恶心的更厉害了,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不经意的探上小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那洪小姐你们先暧昧,我先休息了。”

说完,我也懒得再跟她废话,蹬蹬蹬的跑上楼,把门从里面关上。心里默念着十,九,八,七……念到一的时候,敲门声实时的响起。

我知道洪念念可不会轻易的罢休,她不敢惹我,只能让兆清屿过来。我将门打开,眼神对上他的视线,反正我也看不到,气势总不能输。

“我会给你安排住处。”兆清屿似乎想跟我速战速决。不过,这次我真的不能依他,搏一搏也是好的。

我摇摇头,温柔却坚定的说道:“不行,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到。”

“我说了我会尽快帮你。”我感觉到他的语气已经有些佯怒:“念念已经误会了你刚才的动作了。”

果然如我所想,我知道我不能口气变软,不然兆清屿一定会觉得我难缠,如果再转过来对付我,我形单影只岂会是对手。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