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未删减版 苏冉冉兆清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首页 > 言情 >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1-27 11:17:21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苏冉冉活着就是为了妹妹报仇,为了报仇她成为了别人的棋子,作为一场交易,却让她动了真情。 兆清屿找了十年时间才将苏冉冉禁锢在自己身边,就算她不是真心又如何?先得到人,心到时候再说。 腹黑心机女加绅士腹黑男,强强联合,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精彩节选

何慕家是书香门第,这边又是老宅,附近就这一个超市,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谁家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人尽皆知。

自己的清白,不就是为了将这对狗男女置于死地吗?

听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我觉得我应该再做些什么,我委屈的吸了吸鼻子,环住何慕的胳膊,哀求的说道:“老公,你们在一起有了孩子,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求求你,看在我肚里孩子的份上,不要抛弃我,我再也不和婆婆顶嘴了,她想骂我就骂我,想打我就打我,我再也不敢了。”

我委屈的声泪俱下,到最后我哭的哭的都快连气都喘不上了,旁边的一个阿姨才过来将我扶住。

我知道这个阿姨住在我婆婆家对面,为人倒是热心就是爱家长里短,我刚才已经远远的就看到了她,礼貌的朝着她点了点头,本来想让她知道这件事就可以了,没想到她会过来扶我了。

“阿姨,能不能扶我下楼,我的脚好像麻了。”我软软糯糯的商量着。

坐在出租车里的我望着李阿姨担心的样子,我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成功了,报了仇的喜悦心情在我打开门的瞬间消失殆尽。

兆清屿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翻看手机的文件,经过了这么多天我已经大概感觉到了他越是宁静下一刻的暴风雨来临的就越强烈。

我真的觉得自己疯了,前一秒好像面对一个宠物,他不用说话一个眼神我就能知道他想做什么。下一秒却像一个宠物,使出浑身解数想要主人开心。

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他眼前的这个患得患失的女人绝对不是我。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床头柜上放着冰块和毛巾,我探手摸了摸身旁的位置上还有一丝尚且未凉的余温,我连忙拿起手机看了眼表,才早上八点,他应该还没有去上班。

胡乱的套了一件衣服,飞快的跑了出去,果然,他还没有上班,他正低着头看报纸,看样子他应该刚洗完澡,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光洁漂亮的额头,衬衫的前两道扣子随意的解开,隐隐约约露出健硕的胸肌,微微上翘的唇,说不出的性感。

不知道是谁说过,认真的男人最吸引人,我觉得他说的实在是太对了,我发现我的视线就像是黏在了他的身上,完全离不开。

一个胆大的想法从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我晃着两条一直引以为傲的白嫩的纤腿,一步一步的顺着楼梯走到他的身边,我的上半身只穿了一件他的衬衫,若隐若现的翘臀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双臂环住他的脖子,彼此额头相抵,我撒娇道:“我好看,还是报纸好看。”

他的下身明显的一紧,我飞快的从他身上起来,躲的远远的,心里却为自己的恶作剧成功而开心不已。

“你个小妖精,真想把你拴在身边。”他眼眸微暗,连声音也因为情愫变得暗哑起来。此时的我已经被他抓到了怀里,我的指尖微微的在他手里画着圈,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我知道他早上有一个很重要的客户去见,而那个客户就是我最讨厌的白佩佩的父亲。

“想不想一起去?你想见的女人也会出现。”他仿佛已经猜到了我的心思,我顺从的点了点头,我不禁有些感慨,这个男人我能想到的事情他都能想到,我想不到的事情,他也能帮我想到了,如果没有这么多的外事干扰,我们会不会在一起。

他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终是还是开了口:“不要多想,你我只不过双方交易,不用感激我。”

他突如其来的暗示虽然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的,可是我的心里却像是被用什么钝器扎了一下,有些生疼。

男男女女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儿?我知道我动了不该动的感情,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忽视掉因为他皱眉心里导致的不快。

我轻啄了下他的面颊,从他怀里退了出来。看着卫生间镜子里白皙精致的小脸,我简单的化了一个妆,想到今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叹了一口气。

出去的时候,兆清屿已经在门口的车上等我了,看到我过去,他走下车将副驾驶的门打开让我进去,自己再回到主驾驶,这么多天下来,我发现这个人不管心里再不满意也不妨碍他的绅士态度。

因为他的关系,我顺利的进了秘书部挂了名,所以我丝毫不担心今天见面会尴尬。餐宴选择了一家日式餐厅,这家餐厅我以前和兆清屿提过说有机会去吃,不过他没有回应我。我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心情不好,吃点喜欢的食物会好一点。”他说的风轻云淡,我却知道这个地方用餐必须提前一周预约,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只不过三个小时,已经是我的第二次感慨,只是我还不知道,我的心里已经被他种了一个漂亮的藤蔓种,慢慢的生出嫩芽,一点一点的长大,顺着血液蔓延到我的全身,生根发芽,剔除不掉。

兆清屿揽着我的腰进去的时候,白佩佩正在低着头不知道和他父亲说些什么,虽然没了孩子,可是并不妨碍她的光彩照人,我有些不甘心,她的好气色像是利刺一般,狠狠的穿透了我的五脏六腑,她才失去了一个孩子,不够,完全不够。梦里的那些难过的绝望的哭死的,各种声音一股脑的涌入我的脑海里,盘旋着,久久不曾散去。

“好久不见!”我盈盈一笑,脸上也换成了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

白佩佩可能没有想到我也会出现,她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我,眼眸里透着警告,如果我敢怎么样,她会如何对我。不过,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任由他们欺负的黄脸婆了。

看着她旁边男人乐呵呵的表情,我会心一笑,看来她的事情并没有让旁边的这位白老先生知道。

一顿饭吃的还算融洽,我们之前的暗潮涌动完全没有影响了兆清屿和白佩佩父亲合作愉快。

我正想着该怎么样出这口气,没想到白佩佩已经等不及借上卫生间的功夫已经将我约了出去。

“你个**,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的孩子是怎么没有的。”白佩佩涂满豆蔻的手指狠狠的揪住了我的衣服,然后用力的将我一推,我遂不及防,脚下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在地,好在我及时扶住了卫生间的门把。

我心里冷哼一声,将她的手从我身上拽了下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的孩子怎么没有,和我有何关系,难不成你指望我帮你生孩子?”

看着她气急败坏快要跳起来的样子,我心里说不出的舒畅,她有多喜欢何慕我再清楚不过了,不然也不会就算知道何慕结婚了还心甘情愿做他的情人。

我悄悄的往前走了一步,学着她刚刚同样的姿势揪住了她的衣服,将唇附在她的耳边,一字一顿:“白佩佩,你要是想要孩子也不是没有可能,除非你我死了,不然,你这一辈子都别想要孩子。还有,我不介意让你的父亲欣赏她宝贝女儿和别人的丈夫床上的恩爱情深。”

我的指尖悄无声息的往下慢慢移动,直直移动到她的小腹之上:“你说,如果这里会不会生出一个怪物。”

我看着她从心里散发出来的恐惧,我不由得失笑,曾几何时我也是这般的恐惧无助,我看着那个二条胳膊四条腿的怪物,从我最重要的人身下出来的时候我是不是也像她这样两只大眼睛干巴巴的瞪着,充满着恐惧。

我的妹妹,被眼前的这个女人,亲手所赐,注入了大量的镇静药,那个畸形孩子还不足月,就被活生生的出她的下体拉了出来。越往下想,我越恨不得亲手杀了眼前的女人,但是我知道,那样也太仁慈了,我会慢慢的,一点一点的侵蚀她的心,让她生不如死。

“是不是我放弃何慕你就能放过我?”白佩佩眼中的恐惧慢慢消失,眼眸腾出了一抹算计。

“不会的,我会纠缠你一辈子。”我嘴角微微扬起,眼中却一片清冷。

我话音刚落卫生间的门就被人从外推开,看到那枚精致的男士袖口的时候,我已经将眼底的愤怒收敛了起来,以明眼不曾见过的速度将头发打乱,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这幅模样有多楚楚可怜。

当整个门都被推开,对上兆清屿担忧的眼眸,我心里一紧,小跑着飞奔到他的怀里,欲语还休,只有眼泪扑通扑通的往下掉。

我靠在他的胸口,眼角微垂,认真的注视着后方传来的脚步声,我知道应该是白先生也很过来了,正当我想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兆清屿拍了拍我的背,扭过头去,淡淡的看了一眼男人,语气平淡却不容置疑:“白先生,我想我们的合作完全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

“佩佩,发生什么事了。”我感受到白先生扫过来的视线,故意委屈的又哼哼了两声,因为在兆清屿的怀里,我看到白佩佩现在的表情,不过,当白先生用质问的口气和白佩佩说话的时候,我猜她的表情一定是我喜欢的。

“没有,父亲,全部都是……一场误会!”不等她解释,我已经抢先一步,我从兆清屿怀里抬起头来,带着浓重的鼻音指控到:“误会,如果不是你有了何慕的孩子,何慕会跟我离婚吗?”

我带着浓重的鼻音冷冷的启唇,趁着白先生消化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一股脑的钻进了兆清屿的怀里,安静的像个小猫,我知道接下来都交给兆清屿处理就可以了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