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川扶乐小说 美人折腰:王爷如此多娇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首页 > 言情 > 

越川扶乐小说

越川扶乐小说

越川扶乐小说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1-26 16:26:35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是,本王就是不愿意学!”越川心头窝火,被她一连追问,实在忍耐不住,扭头怒道,“本王不愿意学,关你什么事?别拿圣旨压本王,就是抗旨我也不学,听明白了吗?”扶乐刚要说些什么,却见越川扭头便走,步伐匆匆,似乎极不愿意留在此处。她叹了口气,知他现在心情极差,定不愿意被人打扰,又担心扶家那些不长眼的家伙烦着他,只得跟在身后一起走。

精彩节选

虽知道母妃是恨铁不成钢,可那时越川毕竟是孩子,这些话便入了心,打那以后,别说舞刀弄枪,只是看人拨弄,便会心头害怕。

怕被打个半死,怕被母妃嫌弃。

扶乐见他沉默着,眼中带着伤心,不禁蹙眉,“怎么了?不过是习武,不至于这般难过才是。”

越川思绪回笼,不同于往日,面上如覆寒霜,态度坚决地要离开。

“不愿意学?”扶乐眼中还是不解,越川的反应有些不大对劲,平日里,他面上从不会出现这样冷的表情。

“是,本王就是不愿意学!”越川心头窝火,被她一连追问,实在忍耐不住,扭头怒道,“本王不愿意学,关你什么事?别拿圣旨压本王,就是抗旨我也不学,听明白了吗?”

扶乐刚要说些什么,却见越川扭头便走,步伐匆匆,似乎极不愿意留在此处。

她叹了口气,知他现在心情极差,定不愿意被人打扰,又担心扶家那些不长眼的家伙烦着他,只得跟在身后一起走。

越川走到凉亭,坐在座上,背对着扶乐,身子微颤,她上前,隐约听见啜泣声。

“男儿有泪不轻弹。”扶乐坐到他身旁,将一方手帕递了过去,没有看他的哭相。

越川止住哭声,却也没接过手帕,站起身来掉头就走,扶乐无奈,伸手将人扯住,“跟我讲讲是怎么回事吧。”

他面色微冷,抿唇不言,盯了她两眼,拂袖而去。

“这还在扶家呢,就这样对你,在王府的时候指不定怎么欺负你吧?”扶芷本在另一边喂金鱼,离得远了,没瞧见越川的表情,只看着他甩下扶乐离开。

她走到扶乐身边,面上颇有不悦,将鱼饲料交给下人,便同扶乐一起走开。

等到四下无人,扶芷才将手中袖中藏好的小竹筒递给她,“这是我查到的,说来挺奇怪的,这南王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扶乐刚将东西收进长袖,便听得她的话,疑惑抬眸,“换了个人?”

扶芷微微挑眉,视线落在她藏竹筒的袖上,努努嘴,“东西不都给你了?你之后趁没人的时候看看,挺奇怪的。”

“嗯,我知道了。”扶乐若有所思地应了声。

见她心不在焉,扶芷轻叹一口气,伸手牵住她的手,“辛苦你了……”

扶乐视线落在交叠的手上,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随即眉宇舒展,笑了出来,“哪有辛苦之说,门中可还有给你传什么消息?扶乐二人,可还在尝试往外跑?”

扶芷微微一愣,原本看着扶乐的眼中多了丝失神,后者皱眉,伸手点在她额上,“怎么还走神,我问你话呢。”

“啊,哦,没有,他们两个都很好,乖乖的待在门中。”扶芷扯出一丝微笑,一脸惊喜地看向不远处的花丛,“不说这个了,难得今日花开了那么多,你陪我赏花可好?”

见她一副急于岔开话题的模样,扶乐心中多了些思量,却也没说什么,借故练剑离开。

扶乐回房,却发现越川没在房中,她略一皱眉,将门关上后,才把竹筒拿了出来。

信上笔墨不多,大致是说越川一夜之间,从备受皇帝看好的天才皇子成了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最奇怪的是,越川原本是个剑术奇才,谁知那次皇子们比试居然惨败。

扶乐端了盏烛灯,将信纸置于火焰上,悉数焚尽。

怪不得越川是女儿身,只怕当年死的,根本不是公主,而是真正的南王。

南王封王是两三年前的事了,越川若是知道南王府上的那东西,只怕是早就取走,藏在别的地方了。

扶乐眸光一沉,自她嫁到南王府,便借着熟络地形的名头在南王府到处走,整个南王府的构造她是摸得一清二楚。

只是无论她怎么找,始终也没找到机关,就仿佛南王府当真一点秘密也没有,若不是门主向来消息准确,这么久以来从未出错,她恐怕也得怀疑那个消息的真实性了。

蓦地,她又想到扶芷方才的神情,真正的扶家小姐那边,怕是出了问题。

“你在干什么?”房门被吱嘎一声推开,越川面色不甚好看。

扶乐回过神来,忙将烛灯放下,看着泛红的手指,神情略显懊恼。

越川见她皱眉抿唇,当她不悦,轻嗤了声,“本王还没怎么着,你倒是先发起脾气了?”

他走近,将桌案上的竹册子捻起,见了上边的蜡印,轻轻擦去,竹册子上的字迹已经看不清了。

越川半是心疼,半是恼怒地蹙眉,“多好的戏折子,你这就给毁了,这两册可是本王费了不少心劲才找来的珍品。”

说完,却见扶乐一声不吭地盯着烛火发愣,落入越川眼中,还当她是经不得说,生起闷气来了。

“怎么,本王还说不得你?”越川以为她在置气,轻推一把,“你真把自己当成小女孩了?娇滴滴听不得说。”

扶乐回神,茫然地瞧着越川,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你……”她本想问他是否便是当年“死去”的公主,却又想起那日宫中,皇后刻意提醒的忌日,便改了口,“你这戏折子哪来的?我也挺喜欢的。”

闻言,越川扬了扬手中的竹册子,嗤笑一声,喜欢?只怕你是翻都没翻。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扶乐看着越川,脸色也缓和了几分,谁让他是自己的相公。她想了想便说道:“要不我们现在这里暂时居住一天,明日在回去南王府,可好?”越川看着扶乐,说了一句:“好,听你的。”

反正对于他来说,这些事情并不是他在意的,便由着扶乐决定。他看了看四周,四下好像没有什么人,只有他和扶乐在这里,想着自己有些无聊,于是他玩心便起,决定先调戏一下自己的“王妃”自家的王妃不就是用来调戏的吗?

于是他故意把脸凑近扶乐,一直盯着她看,扶乐被他这么一个举动吓了一跳,以为他又要搞什么花样,可是见他一直盯着自己,又有些不自然,耳朵悄悄地红了几分,她问道:“王爷你这是干什么?臣妾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越川笑了笑,心想她真好玩,凑近她的耳朵说:“这不是见王妃长得这般好看,本王见了有些失神罢了,本王的王妃长得这么好看,难道本王就不能多看看吗?”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