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曾来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黎可可傅尧寒全文手机app阅读

首页 > 言情 > 

爱情曾来过(黎可可傅尧寒)

爱情曾来过(黎可可傅尧寒)

爱情曾来过(黎可可傅尧寒)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1-25 10:39:31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黎可可收回视线,抬脚走了过去。坐在离他五步远的沙发上,拿起桌上一杯温水喝了两口。伴随着她喝水的动作,毛衣领口微微向后翻,脖子上下的痕迹不知不觉显露出来。“傅先生,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她握着玻璃杯,看向他。在她话音出口那一瞬间,她看到傅尧寒眸子一闪而过的阴郁,似乎是她哪句话说得不对,扰了他心神。但只是一闪而过。“什么事?”他问。

精彩节选

黎可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猛地瞪大了眼睛,身体本能用尽全力推开了傅尧寒。

她紧紧地靠着后背的墙壁,气得浑身发抖。

那晚在宴会上,夏如许将母亲的照片曝光,傅尧寒也应该看到了。此时此刻,他不仅讽刺她,还侮辱她的母亲。

男人被推开,似乎也不生气。

反而往前走了三步,弯下腰揽住她的身子,将人搂进怀里。

按着她的腰,令她在他怀里动弹不得。“要不你也走你母亲的路,试试做小三的滋味?你应该比你母亲要做得好,毕竟,我才三天没回来,你就能勾搭上另一个男人。”

他摸了一下她的脸,“这张脸,确实勾人。”

黎可可将脑袋转了过去,却又被傅尧寒捏着下巴扭了过来。她气得嘴唇发白,整个人像只过激的小猫咪,有了凶气。

“生气了?”傅尧寒看着她,“以前你舍不得跟我生气,勾搭了一个男人,就有底气敢和我置气了?”

男人拉开了她身侧的裙子拉链,“这三天都住在他那里?我没收到你去医院的消息。进展到哪一步了?”

面对傅尧寒的语言讽刺,黎可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她任凭他脱她的衣服,乖巧地站着不动。只是末了的时候,她突然按住他的手,轻轻说了一句:“你这样做,对得起夏小姐吗?她知道了,会伤心。”

他笑,“你除了这点作用,还能有什么用吗?”

黎可可从来不知道,傅尧寒说话这么狠。

以后的黎可可才算知道,傅尧寒的狠还在后头,现在经历的,根本算不上什么。

这一夜,黎可可过得很不好。

第二天日上三竿,她才从床上爬起来。

床头,摆着一张一万块钱的支票。看到支票那刻,黎可可才完全清醒。

记起了,清晨傅尧寒离开卧室时,对她说的话——

“无条件承担了你母亲医药费三年,没道理给一个小三行径的女人花这么多钱。我对你也没了兴趣,这幅身子倒还有些喜欢。”

“我是个商人,不会白让你累一晚上。以后,一次一万块钱。”

他说话的过程中签了一张支票,便仍在她脑袋旁的枕头上。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卧室。

黎可可慢慢坐直了身子,伸手将那张支票握在手里,慢慢拢了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眼泪不受控制便流了下来。

早在看到他订婚消息那天,她就猜测到也许自己掉进了富家公子的游戏里了。只是一直自欺欺人,不去相信。

现在,不得不信。

黎可可在床上坐了许久,才掀开被子下了床。她找了件加厚的长款毛衣,里头穿着件酒红色的打底裙。

她才十八岁,但穿着酒红色的裙子也不显老,反而别有一番女人味儿。

以前傅尧寒还打趣她:“现在就这么勾人,要是再长大几岁还不得让男人死在你身上?”

她确实算长得妩媚的那一类。

但老天又给了她一张乖巧的脸,单纯地看着别人,乖巧得像只软猫,令人心生怜爱。

“小姐。”吴妈上楼,刚好撞上下楼的黎可可,妇人立马喊了她一声。

黎可可精气神不太好。

毕竟前几天生病,昨晚还动了大干戈,被傅尧寒弄得几乎脱水。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也许是夏小姐受了伤,满足不了他吧。

“小姐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没睡好?”吴妈关切地看着她。

黎可可点点头,“有点没睡好。”她往楼梯下走,吴妈跟在她身后。她问:“他走了吗?”

“先生吗?先生还没走呢,在客厅里。”

走到一楼楼梯口,黎可可转过头说:“吴妈,您去做午饭吧。我下午要出门,想早点吃饭。”

“好的小姐。”

吴妈走后,黎可可穿着拖鞋往客厅里走。

男人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穿着家居服,略显慵懒。日头落在他身侧,将他的轮廓衬托得温和了许多。

黎可可不禁多看了几眼。

她看过去的时候,男人刚好抬头看过来。两双眼睛不期而遇,视线交叠在一起。

傅尧寒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最先印入他眼帘内,便是她白皙脚踝上青紫的痕迹。

痕迹,略显暧昧。

黎可可收回视线,抬脚走了过去。坐在离他五步远的沙发上,拿起桌上一杯温水喝了两口。

伴随着她喝水的动作,毛衣领口微微向后翻,脖子上下的痕迹不知不觉显露出来。

“傅先生,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她握着玻璃杯,看向他。

在她话音出口那一瞬间,她看到傅尧寒眸子一闪而过的阴郁,似乎是她哪句话说得不对,扰了他心神。

但只是一闪而过。

“什么事?”他问。

“我今天下午要出去一趟。之前一直待在梅园,因为我有缺陷,说不出话。现在能说话了,我想去找份工作。”

除了她有缺陷,更深一层原因,是她以为傅尧寒会一直疼她。

所以便窝在他给她的避风港,眷恋着不愿意出来。

再好的避风港,别人的始终是别人的。傅尧寒一旦对她没兴趣,说收回去也就收回去了。

黎母每个月的医疗费少则四五万,多则十几万。她不工作,是养不活黎母的。

“你确定你要顶着这一身痕迹,出门去找工作?”男人抬眸扫了她一眼,“这么想赚钱,怎么不找我介绍工作?”

傅尧寒放下报纸起了身,“明天晚上带你出去。”

**

夜晚的云端之上,是有钱人的天堂。

傍晚傅尧寒来梅园接她的时候,说她的穿着与等会儿要去的场合不相符,便带她去商场买了条新裙子。

从保时捷下来,黎可可跟在傅尧寒身后,一起进了电梯。

有服务员专程在电梯外候着,给他们带路。

到了24楼,电梯门开了。服务员恭谨地站在一旁,等他两出了电梯后才跟上来。

A01包厢。

服务员推开门,“傅先生到了。”

傅尧寒点了一下头,礼貌道:“谢谢。”

男人先一步进了包厢,黎可可跟着他往里头走了两步,双脚便硬生生停了下来。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