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苏锦若南宫珏的小说叫什么 宦妻有喜:千岁大人求放过全文阅读

首页 > 古代 > 

宦妻有喜:千岁大人求放过(苏锦若南宫珏)

宦妻有喜:千岁大人求放过(苏锦若南宫珏)

宦妻有喜:千岁大人求放过(苏锦若南宫珏)

作者:
分类:古代
状态:连载中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1-25 10:19:09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看着眼前如鸵鸟一样将头埋在胸口的女子,南宫珏眸色幽深,状似无意地问道:“雍王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为什么要跟雍王府的人过不去?还要帮我对付凌王?你到底在图谋什么?”“你……”快埋到肚子上的小脑袋弱弱地传出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苏锦若紧闭着眼睛,面色涨红,只想赶紧将眼前的男人糊弄过去。她心里有苦难言,她总不能跟南宫珏说

精彩节选

第二日一早,苏锦若悄悄地前往城东的酒楼,推开了雅间的门,临窗而坐的深蓝色锦衣地男子闻声回头,淡笑着看着她,“若儿,你来了。”

苏锦若故作羞怯地低下了头,悄悄地环顾四周,似是没有察觉有人跟踪,便抬脚进了雅间,将门关好。

她站在凌王面前,低下头盈盈一拜,“若儿见过凌王。”

君凌霄淡淡一笑,扶着她的手将她带到旁边坐下,“你我之间,何必这么客气?若儿,你在东厂过得可好?南宫珏有没有欺负你?”

苏锦若幽幽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暗自垂泪,“凌王明知若儿一直……一直心悦于你,为何还问若儿过得好不好?若不是父命难违,我怎愿嫁给旁人?”

闻言,君凌霄一愣,眼底的神色更加温柔,他抬手拍了拍苏锦若的手,安慰道:“若儿如此,我又何尝不是?那块绢布我一直贴身带着,半点都不敢忘记当初的情谊,可如今大难当头,我怎么敢肖想其他?”

“什么大难?”苏锦若抬起头,眸子里净是担忧,“凌王遇到了什么难事?若是可以,若儿愿意帮你分担一二。”

“这……”君凌霄面露难色,心中犹疑不定,“确实有一棘手之事,只是会很危险,我不想若儿受伤。”

苏锦若心中一急,将那块海棠绢布放在君凌霄的手心,一脸娇羞地道:“凌王哥哥还有什么好为难的?当我看到这块绢布时,我心里便想,哪怕现在就为你去死,我也甘愿!我如今嫁给了那样一个**如麻的太监,若不是因为你,我早就不想活了!”

君凌霄一听,心中大喜,“若儿妹妹,既然你不想跟南宫珏那个狗贼在一起,就请你帮我把东厂地布防图偷出来,等我将南宫珏的势力一举歼灭,我便救你出火海,将你风风光光地接进凌王府!”

苏锦若心中了然,面上却喜极而泣,不住地点头,“好,只要凌王哥哥需要,就算是被南宫珏打死,我也会将布防图交到你手上!”

君凌霄勾唇一笑,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将她送到了门外,“若儿,小心为上。”

苏锦若点了点头,不舍地看了他一眼,回了府中。

一回到自己的院子,苏锦若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中,铺开宣纸,研墨作图。

前世,她就是这么傻傻地为凌王偷了布防图,但是还没有出府就被南宫珏抓住了,而这件事也成了南宫珏无法忍受自己的导火索,直到后来自己到了极荒之地被苏溪剜掉眼珠的时候才明白,自己有多么愚蠢。

她甩了甩胡思乱想的脑袋,提笔开始画起来,不一会,纸上便出现了东厂的大致轮廓,她向来记性很好,前一世她也是把布防图背下来后,再重新画出来交给凌王,只是如今,若是重点防控的关卡都没有了,君凌霄还能在几个月后举兵歼灭南宫珏的所有势力吗?

没有了她偷出来的布防图,她倒要看看他怎么夺权!

一副完整的布防图从偷出来,到画出来,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苏锦若花了一晚的功夫将布防图画好,随即便在院子里悠闲地过了几天舒心的日子。

因为宫宴上雍王被抓,南宫珏与凌王一派的交锋也从暗处转移到了明处,这几日南宫珏没有过来试探她,可她却觉得院子里冷清得很。

又过了几日,苏锦若换了一身宽袖襦裙,将布防图塞在袖子里想着该怎么出府。

她刚一转身,便对上了一对深邃冷冽的眸子,南宫珏冷冷地看了一眼她的衣袖,淡声问道:“袖子里的东西是什么?”

苏锦若眸光微闪,心里不禁埋怨,这男人难道属狗的不成?之前好几日不见人影,现在她一有动作他便跳出来吓她。

她悄悄地向后退了两步,将手背到身后,嗫嚅道:“没什么,就是一幅画罢了……”

“哦?”南宫珏慢慢地靠近,借着身高的优势缓缓地向她压来,“是什么画?拿出来给为夫欣赏一下。”

苏锦若又退了几步,后背却撞在了红漆圆柱上,不由地轻呼了一声。南宫珏欺身而上,将她抵在柱子上,修长有力的手臂绕到她的身后抓住了她的手腕,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一对夜色般的眸子近在咫尺,可苏锦若却看不见丝毫暖意。

袖中的画卷瞬间被抽走,南宫珏长臂一抖,将画纸展开,只是扫了一眼,他便眼神一厉,恼怒地掐住苏锦若的脖子,“你为何要把我当傻子!”

脖子上的手渐渐收紧,苏锦若忍不住皱眉,可此时的她却说不出话,只能用手掰着南宫珏的大手。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珏神色一顿,又将布防图放到眼前细细看了看,钳住她脖子的手骤然一松,惊讶地看着图纸上几个关键之处。

“这、这图是假的?你到底要做什么?”

苏锦若捂着脖子靠在柱子上,哑着声音无奈地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我已经取得了凌王的信任,所以做了张假图迷惑凌王,他一定会深信不疑,到时候你便能将计就计,反败为胜了。”

南宫珏心里的怒气也消了不少,可随即突然眉头一皱,冷声问道:“凌王为什么会对你深信不疑?你做了什么让他如此信任你?”

苏锦若一愣,沉默地低下了头,这是道送命题,她不敢回答。

看着眼前如鸵鸟一样将头埋在胸口的女子,南宫珏眸色幽深,状似无意地问道:“雍王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为什么要跟雍王府的人过不去?还要帮我对付凌王?你到底在图谋什么?”

“你……”快埋到肚子上的小脑袋弱弱地传出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苏锦若紧闭着眼睛,面色涨红,只想赶紧将眼前的男人糊弄过去。

她心里有苦难言,她总不能跟南宫珏说,自己对凌王说自己喜欢他想嫁给他吧?或者说自己是重生的?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吗,说不定南宫珏会一只手将自己掐死,让她再重生一遍。

南宫珏冷冷地瞪着她,暗暗地磨着后槽牙,“不要玩火!”

同类推荐
易枫洛兰雪小说
易枫洛兰雪小说
将军家有个小媳妇
将军家有个小媳妇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玄钧剑尊
玄钧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