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嘉晏柏寒小说 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首页 > 言情 > 

抖音热文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

抖音热文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

抖音热文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微阅云
时间:2020-11-24 16:42:01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简介

归嘉和很难。 上辈子是爱哭的将军嫡女,死后重生,又变成了霸总的爱哭包。 身处逆境被刁难,归嘉和哭着打倒一群人,“别过来,过来真打……打死你啦。” 发现回不去将军府,归嘉和坐地痛哭,“我这是什么……什么命啊。” 意识到自己已经嫁人,归嘉和哭着安慰自己,“嫁鸡随鸡,嫁……嫁狗随狗。” 被说是鸡、狗的某霸总:???? 晏柏寒也难。

精彩节选

藏在暗处的人收到指令,又重新潜伏回了山底。

全然不知这一切的归嘉和双眼紧闭,不敢直视这样的画面,凭着记忆里爹爹教过的几招狠狠挥舞着棍子。

她手里动作不断,可是神情却越来越苍白委屈,只差没有哭出来了……

“闹够了吗?”

良久,身后传来冰冷如斯的嗓音。

归嘉和这才意识到,打手们似乎不再叫嚣了。

她睁眼,就见那几个大汉都狼狈不堪地躺在雪地里,头上都鼓着光亮淤青的大包,捂着腹部、大腿等部位,疼得满地打滚!

而自己却毫发无损地站在原地!

“归小姐,我知错了,别打了,别打了……”

她低眸,只见棍子上沾满了鲜血斑斑!

归嘉和微怔,顿时就吓得扔了手里的木棍。

“谢谢归小姐饶命!”

几个大汉极力挣扎起来,赶紧跌跌撞撞地爬离了雪地……

归嘉和看得眼都傻了。

爹爹教她防身的这些手段,还真管用。

就在她庆幸的时候,饱含愠怒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归嘉和转身,就迎上晏柏寒漆黑深邃的眼眸,透着冷冽。

她坐在雪地里,身上也有不少被欺打的伤痕。

凭着原主的记忆,归嘉和知道,他在幼时一场车祸中失去了双腿。在归嘉和看来,这应该相当于某府一个遭人嫌弃的庶子,地位卑微。

但晏柏寒身上散发的却是一股孤傲桀骜的气息,是如同帝王一般睥睨天下的英气。

归嘉和被吓住了。

她虽然见惯了世面,哪怕是皇帝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她也近距离接触过,但是晏柏寒给她的感觉,比他们都要恐怖。

就像,就像雪山里的孤狼,随时都有可能跳起来撕开猎物的胸膛,大快朵颐。

“说!”

晏柏寒见她不说话,又喝了一声。

这一声,彻底击碎了归嘉和所有的伪装。

突如其来的借尸还魂,突如其来的夫君,突如其来的袭击。

一切的一切,都让人猝不及防又惊惶。

“不想玩把戏!”她狠狠摇头,眼泪却不听话的掉落,巴掌大的脸苍白无血色。

“我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我想爹爹,想哥哥。”

哥哥跟爹爹急死了吧,他们有没有找到她的尸体,会不会哭?

一想到那个画面,归嘉和就更加伤心了,低着头狠狠擦眼泪。

“你在说什么?”

这是他头一次见归嘉和哭。

像个孩童般在发泄着恐惧和委屈。

晏柏寒凝眉,耳边聒噪的声音扰乱了他常年平静的心。

他敛起凌厉的神色,皱眉。

“不准哭!”

又一声低吼,归嘉和内心的防线被悉数击溃,再也忍不住,放声号啕!

“哇”地一声,她坐到了地上,泪如雨下,释放着内心的迷茫和悲伤。

“你凭什么凶我。”

“为什么会这样!”

她想回到爹爹身边!

哭声越来越大。

“你是想说,为什么我没死吧?”

话音刚落,哭声就戛然而止。

归嘉和用衣袖擦着眼泪,鼻尖通红,微微啜泣。

思绪逐渐冷静下来。

她回不去将军府了,现在她是晏柏寒的妻子。

晏柏寒不能死!

可是记忆里的宴夫人势在必得,要铲除晏柏寒,刚刚那几个小厮,不,用原主的话说是保镖……还说连同她也要被除掉。

在这里死了,就不能回去了吧?

不,不行。

她要保护好夫君,也要好好的活着,说不定还能回到将军府!

素白的手指抹去脸上的泪痕。

随即连忙摆手:“不是不是,夫君死了,嘉和就成寡妇了……”

说着,她就起身去扶晏柏寒的胳膊。

她们要尽快离开,因为记忆里那个坏夫人说过,要多派几批人来确定晏柏寒的死活。

但归嘉和刚碰到他,就被一把推开。

他阴鸷的眸光充满警惕:“你想干什么!”

归嘉和没被吓到,又扶了上去,态度真诚。

“夫君请放心,我不会让你被贼人害死的。”

见她眼眸澄澈,如一汪山泉,不掺一丝杂质。

脸上满是诚恳,还打量着雪地的地势,似乎真的在想着法子带他下山。

晏柏寒心中竟有几分松动。

“这里太滑了,我背着你很难走下去。夫君,我们滚吧!”

没头没尾的话让晏柏寒蹙紧眉头。

归嘉和却以为他在担忧安全隐患,小手一把搂紧了他的虎腰!

“我们从这里滚下去,不要怕,我会保护好夫君的。”

冰凉的手隔着衣物紧紧围住腰部,晏柏寒怔住。

他性情孤僻,从来没有和他人有过亲密接触。他饱受欺凌,也从来没有人站出来替他说话。

可就是这个娇小玲珑、仿佛他一把就能揉碎的瓷娃娃,竟然声称要保护他?

就凭她这单薄娇弱的身体吗?

质疑间,归嘉和已经把他从雪地里抱了起来!

“夫君,我们要滚了。”

她单手死死地搂住他,右手护住他的头部,抱着晏柏寒就往倾斜的雪坡“唰”地滚了下去!

两人身体贴得很紧,晏柏寒头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

滑滚中,他打量着长相精致清秀的女人,双眼紧闭,皱着眉,小手越发抱紧他的身体。

明显是害怕的征兆,却又无畏地护着他一个大男人。

他略微出神。

就快要滑到底了,却有一块石头凸出雪面,眼看娇弱的身体就快要磕上去,晏柏寒下意识地伸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肢,可终究没有避免,石头磕在了她的背部!

“嗯……”

归嘉和发出吃痛的闷哼声。

整个人被石头磕绊的惯性迫使,身体上倾几分,嘴唇却碰到了一片柔软冰冷的东西上面!

触感奇特。

归嘉和睁眼,瞳孔骤然瞪大——

对上的是夫君的嘴唇!

不等她反应过来,两人就重重地跌到了平地上。

男人沉重的身体压着她,加深了原本蜻蜓点水般的轻吻,薄唇紧紧覆在她的嘴唇上!

归嘉和愕然,震惊,惶恐失色!

她、她亲了夫君?!

完了!

有了肌肤之亲,她这一生都是晏柏寒的人了……

这是乳母教过她的。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