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的人小说最新章节 汪旺旺侯英俊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首页 >  > 

没有名字的人 (雁北堂出品悬疑小说)

没有名字的人 (雁北堂出品悬疑小说)

没有名字的人 (雁北堂出品悬疑小说)

作者:
分类:
状态:已完结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1-23 10:52:51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藏族首领用弯刀割破了手腕,将自己的血液混合着草药给完颜宗室之子与染病之人服用,一夜之间竟然悉数痊愈。至此完颜一族留住了命脉。在那个外面硝烟四起的年代,两支不同民族的队伍在避世的九顶莲花山立下盟誓。完颜氏一支力量永为藏盟所用。此后无论盛世繁荣或乱世战火,两族人将永远相互庇护求生。宗族之长女在今后世代将嫁与藏族之长子,以求千秋万代

精彩节选

公元1220年冬,在金朝灭亡之前,一队金国皇家的送葬队伍在甘肃的风沙中往凉州泾川缓缓跋涉。

队伍为首的是金国的骑兵,但更多的是老幼妇孺。

他们就是舒月的祖先,金国皇子完颜弼的旧部。

金朝末年朝野动荡妖孽丛生,在完颜弼之子完颜亨遭到金朝第四代皇帝诛杀后,剩余的宗师预感到金朝大限将至,若仍留于关内,无日必将一族灭门。

因此宗室决定以建陵为名,将其一支族人连同旧部迁往凉州泾川。

泾川虽自古以来为西出长安通往西域的第一要镇,却在京都不断的东迁中逐渐荒凉。

风沙迷了队伍的方向,行至灵台时,第一个人病倒了。

先是数日水泻,后筋脉紊乱,四肢抽搐,体虚高热,后精元尽失匮竭而亡。

霍乱,一个在现代医学治疗中随便打一针疫苗就没事的病,在古代却是不治之症。

随着疫症在队伍中大规模传播,人数迅速锐减了一半,连宗室之子也被感染。

从大草原来的萨满,巫医,都无能为力。宗师长老跪在九鼎梅花山前起誓,若上苍能为密国公完颜一脉昭示一线生机,必当世代击鼓调神祭奠供奉。

九鼎梅花山上的西王母似乎听到了这个异教游牧民族的乞求,在腊月夹着冰雹的雪雨中,山的另一边,走出了另一支队伍。

那是一支逃亡的藏人队伍。

藏族首领用弯刀割破了手腕,将自己的血液混合着草药给完颜宗室之子与染病之人服用,一夜之间竟然悉数痊愈。至此完颜一族留住了命脉。

在那个外面硝烟四起的年代,两支不同民族的队伍在避世的九顶莲花山立下盟誓。

完颜氏一支力量永为藏盟所用。此后无论盛世繁荣或乱世战火,两族人将永远相互庇护求生。宗族之长女在今后世代将嫁与藏族之长子,以求千秋万代永为交好。

而这支藏族队伍,却并没有说明他们来自哪里和为什么逃亡,为首的藏人告诉完颜宗室,他们是神的直系子孙,留着最接近神的血液。

他们没有姓氏,但他们的名字和祖先的名字一样,叫图尔古。

数百年后,图尔古部族逐渐汉化,清朝后期两族逐渐迁往江南。

**之后,图尔古部族逐渐改姓为徒。

“你的爸爸,就姓徒。”

我没说话。

首先我觉得,喂血什么的能治霍乱,跟板蓝根能抗癌一样扯。

其次,由于几口血,古人就能随随便便把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后代婚姻大事都安排了,凭什么啊?要坑就坑你自己就好了嘛,为什么还要后面的人来给你背锅。

尤其是像我长得怎么美的仙女(捂脸),如果另一族的长子长得像武大郎,那我宁愿当时被**了呢。

当初你们立誓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五百年之后一颗受精卵的感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爸应该就是要娶完颜家长女的人。我妈说过他是长子。

如果是我**话,那张中华这个名字也是假的了。我妈至少应该叫汪中华什么的。

我赶紧问:“那我妈姓汪吗?”

意料之中,舒月摇摇头。

她走到了照片旁边,指着那个白色旗袍的女人说:

“她是你奶奶,叫汪玉墨,她当年受了**的新思潮,拼了命的反抗嫁给你的**徒闰年,”

舒月指了指白旗袍右边的那个藏族服饰的汉子:

“后来架不住两家人的胁迫,和你**结婚后生了**就算是完成了使命。新中国一成立你奶奶就离婚了,1970年带着**嫁给了这个老外去了美国。”

不用说我也知道这个老外就是左边的白西装。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理解我***选择。

换成任何一个女人,要是只为了一句毫无科学依据和说服里的家族遗训,就要去嫁给隔壁这个土了吧唧的汉子,都特么会拼死反抗吧。

而且看服装,我奶奶就是个精致的**美人,**看起来是个一个耕地的农民,思想价值观都不是一个level的。

中国人老是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礼义廉耻相夫教子,其实是几千年来在坑女人的路上越走越远。哪怕是明天地球就要灭亡了,都不值得我们女人去牺牲,OK?

虽然隔壁老外也顶着啤酒肚,头发没几根,一脸色相,长得也好不到哪去。

但是历史书都有教啦,1970年在中国连饭都快没的吃。

跟个老外走,至少还能吃饱。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啊。

反正都没爱情。即没有爱情又没有牛排对一个美女来说太惨了。

舒月说,她比我爸小五岁,第一次见到他,是4岁那年。

族里领着我爸,来汪家订亲。

舒月的印象里,我爸还梳着乡下孩子那种棒子头,四边剔光了中间用红绳梳了个辫子。

他俩在院子里玩了一个夏天,舒月叫他小哥哥。

那是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小孩能玩的*的游戏无非就是拍烟盒和弹石子。

小哥哥却有一双巧手,能照着旧画报上的图片儿,用废报纸糊出一个风筝。两个孩子迎着风来来跑了一个下午,风筝终于歪歪扭扭的飞上了天。

“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它一样自由自在。”小哥哥说。

南方的夏天很长,但再长也有转凉的一天。听说小哥哥要搭船去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了。

舒月抱着纸糊的风筝,跟小哥哥说:“记得给我写信。”

后来舒月总共收过我父亲的四封信。

1982年,

“月,我已回国。国家已经全面恢复高考,我与你应该挣脱家族愚昧迂腐的束缚,用知识改变我们的命运。我在北京等你。”

那一年,舒月不顾家里的反对,用五只大公鸡换了2块钱,买回来复习资料和练习本,一碗稀粥熬一宿,那年高考费用五毛钱。

1984年,

“月,这几年我一直在研究,我的家族在西藏的起源,他们似乎不是来自地球上任何一个已知的地方。更可怕的是,他们选择完颜家族作为结盟和通婚人选也并不是偶然。

可是中国刚经历了一场文化浩劫,文献资料太匮乏了,我已经申请了费城大学亚洲史研究的项目,这边的学术研究氛围严谨,你也一定会喜欢。”

那一年,舒月考上的专业是古汉语,她毅然转为学习生物,只因为学校生物系优秀学生可以特派赴美学习。

1986年,

“月,你在纽约可好?

想必你也接受了自由文化的熏陶,我们都不该拘泥于封建礼法的家族传统。

我迫不及待跟你分享一个喜讯,我遇到了一生挚爱。

婚礼从简,但请你圣诞时务必来参加,她亦是华人留学生,并无同乡,我视你为唯一的妹妹,只望你能见证。婚后我将搬至加州。

我自觉家族的诅咒在我遇到她时已经结束了,因此也并未对她提起。

今后为人丈夫,是该把过去抛下。如今我俩亦身处国外,亦算是解脱。”

那一年,舒月作为生物学家参与了亚利桑那州印第安遗址的考古,她发现了遗址的石碑上记录了公元225年的一段记录和家族传说不谋而合,她买了下周的机票想圣诞节亲口告诉他。

纽约的冬天很冷,舒月擦了一把眼泪,去婚纱店挑了一套伴娘礼服。

婚礼一别就是七年。

1993年,

“月,我知道了我们家族的源头,却也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我的身体发生了某种变化,时间有限,我必须回到他们来的地方。

我和妻子有个女儿,想将她托付于你,如若有天我们遇到了变故,请将她视如己出。见面详谈。”

那年的我刚上小学。

舒月抬起手轻轻拂掉了照片上的灰尘,就像清洁一块珍贵的宝物。那是她跟我爸唯一的照片。

她在流泪。

虽然才十五岁,但每天必看还珠格格和TVB八点档的我,也能知道这是一段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一厢情愿。

哎,有情人终成兄妹才是现实里狗血单恋的大多数结局。

这一刻我实在忍不住要吐槽一发。

要知道我爸真的外貌平平,方脸长腰粗脖子,唯一能拿出来的充其量就是身高和智商了。

但我妈可是大美人,明明可以靠脸吃遍五星级大酒店却要跟着我爸喝凉水。

舒月的追求者我没数过,也就是一年二三十个吧,毕竟是我这么多年改善伙食的重要经济来源。

两个美女都看上我爸还死心塌地,是我这个外貌协会会长不能理解的。

但是当时我也没心情想这些了:

“七路迷宫的完整版解法已经失传了,为什么要故布疑阵?”

同类推荐
大秦:开局扮演剑神
大秦:开局扮演剑神
005439宁然蔺寒深
005439宁然蔺寒深
王妃是朵黑心莲
王妃是朵黑心莲
上门战婿
上门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