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西往事小说全本目录在线 胡哥单胖子小说无弹窗阅读

首页 > 都市 > 

城西往事(胡哥单胖子)

城西往事(胡哥单胖子)

城西往事(胡哥单胖子)

作者:
分类:都市
状态:连载中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0-11-23 10:29:36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别说那年月了,就是放在现如今,想入城市户口都比登天困难,更不用说胡胡大妈跟胡哥这样早就过了户口迁入年龄段的人。胡大叔常常为这事发愁,眼瞅着儿子大了,儿子毕业了,儿子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在村儿里打零工,儿子三十大几了连个媳妇都说不上,一想到这些,胡大叔的心头就有说不出的痛!胡哥在村儿里最要好的朋友除了单胖子就是一个叫李子的小四眼儿。

精彩节选

感情这种事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处对象、谈恋爱、结婚生孩子相扶相持白头偕老本是一桩人间美谈。可放在咱们的单胖子身上,这本来很简单很平常的事情他就变的那么复杂。

胡小楠恰到好处的出现,已经在老单的心里打了第一个满分,这要得益于胡小楠刻苦训练的丰硕成果。这接下来呢,胡小楠当然不会有丝毫的懈怠。胡小楠一改往日的疯癫酷烈,从老单回来的那天起,就以一个清纯玉女的面貌频频出现在单家大院里,今天抱一本萨特的哲学概论来找老单讨教,明儿个又带着对人生的诸多的疑问登门向老单求解,要不然,就是拉出一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架势,俨然当起了单家的见习媳妇。

胡哥把这一切都瞧在眼里,心头暗暗窃喜“还别说,这爱情的力量奏是厉害。”

胡小楠在家里原本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娇气千金,平时别说是做饭了,就连让她把自己吃饭的碗给刷刷都要求**告***。可自从胡小楠为自己制订了人生目标后,也不知道打哪儿来的那么股子邪气儿,胡小楠居然开始刻苦学习厨房技术。

朱大常主任经常带回来的那群娃娃里,倒也不乏学业有成技术精良之辈。胡小楠一没事就往朱大常办公室边上的小厨房里扎,小厨房里有个专职厨子,是朱大常专门留下来为自己服务的。这小伙儿叫刘小平,个头不高,人长的挺精神,手脚也相当的勤快,做得一手地道的鲁菜。还没咋地呢,胡小楠就一口一个小刘师傅的叫开了,把人家刘小平叫的飘飘然似乎就要白日飞升。

学厨艺可不是描龙绣凤,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是万万不可能的。

厨师基本功最主要也是最需要勤练的那就得是刀功。

厨子们专用的大菜刀也是有些讲究的。

首先,刀一定得是生铁铸就,结实的木制刀柄,弧形锋利的刀刃,配合敦实的案板,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挥汗如雨间,功夫便逐渐地崭露头角。但凡从厨者,刀功不过关,就别想在这一行混下去。刘小平这小子原本在家乡就已经是二级红案,为了能摆脱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枯燥生活,刘小平揣着明白装糊涂,自费报名进了县城里唯一的技术培训班,经过一定的培训后,刘小平终于跟着朱大常主任离开了陕北的那个小村,住进了繁华喧闹的大都市一隅。

胡小楠可没那闲心去探询师傅的家底儿,胡小楠最迫切希望的就是赶紧把手艺偷到,好在老单家一展鸿图。

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练刀功切忌毛躁,别的不说,这人要是一毛躁了,干什么都会出点小差错,刀功这门学问,你一旦毛躁了,绝对有可能伤筋动骨。这不,才拿起刀没两分钟,胡小楠对未来的想入非非便让自己柔嫩的手指头上出现了一条咧着小嘴儿的口子,鲜血顺着手指汩汩而下,小师傅一见,赶紧饶世界找创可贴,还没等找到创可贴,这边,胡小楠已经放声大哭起来。

“唉,妹妹啊,哥哥早就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可你奏是不听,像你这样温良恭俭让的做派,哪儿能胜任这样艰巨的革命工作啊?算了吧,妹妹。”

胡哥倚在小厨房的门口,一口小酒一口卤肉一口一个妹妹的数落着胡小楠,您倒是帮把手给妹妹止住血啊,不介,胡哥向来是天桥的马列主义,光说不练。胡小楠哪儿有闲功夫跟她哥胡扯,边哭边冲哥哥嚷嚷“就不!就不!气死你气死你!”

胡哥乐了:“气死谁啊这是?傻妹子,你哥我用的奏是激将法,不这样,今天破一小口儿,明儿个拉个长条的,你还有信心走下去么?你不走下去,哥哥我不还得接茬儿住指挥部么……”

原来,胡哥也不全是为了妹妹的终身大事,他自己个儿也在打着如意算盘。

胡哥是唐山人。

七六年唐山大地震那会儿,胡哥还小,胡小楠还在她**肚子里没成形儿,胡大叔又不在娘俩身边,胡大妈带着儿子孤立无援。

灾难发生后,国家马上就给唐山人民派去了咱*******,大军所到之处,百姓就看到了生的希望,军民团结,众志成城,很快,胡大妈带着儿子就被安排在临时帐篷里。解放军的到来,让胡大妈看到了重生的希望,也在幼小的胡哥心里埋下了对国防绿的向往……

胡大妈是典型的北方家庭妇女,没啥技术跟本事,进城前在家有一亩三分薄田,靠修理地球向老天爷要生活。后来跟着胡大叔进了城里,一家三口就靠胡大叔那份公粮度日,日子过得虽然有些紧巴巴的,但一家三口都挺乐观。

大灾难过后,胡大妈寻思着光伸嘴等救济也不是个办法,那时候,救灾物资也是数量有限,善良坚韧的胡大妈把幼小的胡哥带在身边,四处去揽私活,靠给别人洗衣裳看孩子挣些散碎零钱。

那年月,揽私活可是个大罪过。

还有顶叫做资产阶级思想的大帽子随时悬在脑瓜儿上等着你。

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们都知道,给人家当老妈子带小孩缝衣服洗被褥都得是口口相传的人品,还得偷偷摸摸的干,不像现如今这样开放。要是给革委会的知道了,大帽子一准扣脑袋上,还兴许会抓个典型游街示众。

打小儿,胡哥就是个好孩子,特别心疼他娘,幼小的身体也替他娘担负起持家的重担。胡大叔那会儿在中科院的一家科研所工作,大地震后的唐山,到处是一片混乱,通信联络早就中断了,胡大叔得不到家里一星半点的消息,五内俱焚心如刀绞,可又不能赶回家去探望,那会儿的首都,“三公一母”折腾的凶,共和国正处在风雨飘摇的关键时刻,胡大叔所在的机关里,像他这样的普通职工也被编入了基干民兵的序列,胡大叔是干着急没法儿离开。

好容易捱过了苦难,盼来了“十月革命”的那场春风,胡家一门终于在京城团聚了。接下来,就是胡大叔为老伴和儿子的户口问题奔走呼号,就在这节骨眼上,胡小楠同学诞生了。

本着一家顾小的原则,刚刚诞生的胡小楠领到了她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户口指标,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新一代首都公民。胡哥和胡大妈只得继续背着外来户的那口黑锅。没有户口,给胡哥后来的求学求职等事情带来的绝不仅仅是用麻烦两个字能形容的。

退休后的胡大叔和胡大妈带着儿子闺女来到了园子边上的这条老街上安家落户,那时人民公社还没取缔,公社按人头给胡家分了三亩地,胡大叔一家过起了农耕田园的生活。

户口问题始终笼罩在胡大叔的心头。

别说那年月了,就是放在现如今,想入城市户口都比登天困难,更不用说胡胡大妈跟胡哥这样早就过了户口迁入年龄段的人。

胡大叔常常为这事发愁,眼瞅着儿子大了,儿子毕业了,儿子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在村儿里打零工,儿子三十大几了连个媳妇都说不上,一想到这些,胡大叔的心头就有说不出的痛!

胡哥在村儿里最要好的朋友除了单胖子就是一个叫李子的小四眼儿。

四眼儿姓米,在家行二,胡哥跟单胖子平时都叫他米老二。

这米老二出身军干家庭,也是村里混皮包公司的,年头长了,也混的小有名气,号称当时村儿里疑难杂症专业户。米老二常去四海市场淘换旧货,胡哥也在那里给人家打工,一来二去的,凭着胡哥那时候厚道的人品,米老二和胡哥成了铁哥们。

米老二有个突出的特点,擅长侃大山,天南地北,人分五六儿,上至天庭,下到海底,没有米老二不知道的,就算不知道,在胡哥这儿也得变成知道。这是这种大院儿子弟的通病,常常在摊上没事的时候搬个小马扎,买瓶小二和胡哥山南海北纵论世界。老二丰富的学识让胡哥叹为观止,可以说,胡哥的满嘴巴仁义道德就是那时候和米老二一起练就的。

米老二长得人高马大,细皮嫩肉儿,三角眼儿里经常闪烁着狡猾的神情。老二也知道胡哥没说上对象,特别热心的给胡哥介绍了这个介绍那个。可那时候的姑娘们大多是眼高手低,一听说胡哥没户口也没正式工作,就都做了霜打的茄子。胡哥一如既往的继续当他的光杆司令,古道热肠的米老二也一如既往地给胡哥寻找着那根属于胡哥的肋巴条子。

米老二给胡哥踅摸的对象里,只有一位没嫌弃胡哥的黑锅身份,这姑**好儿让胡哥日后每每回忆起来,眼角都能瞅见泪光。姑娘和胡哥有缘无分,姑**家里坚决反对自己闺女和一个没户口的人相处,末了,胡哥只好同人家姑娘超越了婚姻这道鸿沟,做起了红蓝知己。

这姑**故事咱们后边再讲。总之,胡哥就这么放着单飞,在村里到处游荡,品尝着特殊历史时期带给自己的苦酒。

妹妹立志要入主单家大院的事胡哥是一万个支持。只要妹妹出嫁了,他那个悬而不决的户口问题还是有希望得到解决的。这具体怎么个解决法儿,胡哥的心里还不是那么的明晰,不过,至少妹子嫁出去后,胡哥就不用老是跑到单位去睡那间沉闷的指挥部了。

胡哥把胡小楠扒拉到一边,撸胳膊挽袖子登上*作台,轻车熟路地*起大菜刀,不无得意的歪了妹妹一眼“瞧仔细了,哥哥给你露一手!”

胡小楠的嘴惊讶地张得老大。

她记事开始就没见过哥哥进过厨房,更别说见过哥哥露什么功夫了。

只见胡哥按住一只削好皮的大土豆,菜刀只是在眼前那么一闪,咔嚓咔嚓,刀光翻飞之间,一片片薄入蝉翼的土豆片齐整整被码放在案头,接着,胡哥玩了个花样把势,大菜刀在半空中掉了个个儿,嚓嚓嚓,刀不连豆豆不粘刀,只消小半颗烟的光景,水盆里便有了一堆比头发粗不了多少的土豆丝儿。

别说是胡小楠了,就连厨房老手刘小平也看的目瞪口呆。

同类推荐
麻衣神婿
麻衣神婿
上门龙婿
上门龙婿
携子归来:老公逼上门
携子归来:老公逼上门
都市神豪
都市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