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皇后穿成影后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当皇后穿成影后全文完结阅读

首页 > 言情 > 

萧容祁司冥小说

萧容祁司冥小说

萧容祁司冥小说

作者: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微阅云
时间:2020-11-12 10:03:16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小琴是个活泼的性子,对她的一些问题虽疑惑但还是有问必答,萧容从小琴口中对这个世界有了大致的了解,她明白自己想在这里生存下去要学的还有很多,想离开嘉恒也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不能急于一时。只是那个男人,萧容脑子里突然冒出黎暄将她护在怀里的场景,心脏忽然抽痛,他真的不是祁司冥吗?为什么就连对她好的样子都那么像他……

精彩节选

秋姐哪敢不答应,连连应是,问清楚萧容下车的地点才十分礼貌地挂断了电话,然后骂骂咧咧地开车出去找萧容。

黎暄已经做完检查在等医生看结果,见陆右通完电话进来抬眼问他,“交代好了?”

陆右点头,“都交代清楚了,萧小姐不会有事的。”

黎暄淡淡地嗯了一声。

陆右挠着后脑勺十分为难地开口,“黎总,还有件事……”

黎暄懒得抱臂靠在沙发里闭眼假寐懒得看他,“说。”

“刚才,萧小姐跳车的时候,我们后面好像有记者跟着……”说完低着头默默地挪远了点。

黎暄眉头皱起来,然后又舒展开,他睁开眼睛,细长的桃花眼里有淡淡笑意,”去查查是哪家记者,送个消息过去。“

陆右了然,“没错,他们一定顾忌您,不敢轻易乱写,我这就”

黎暄摇摇头,“你去给他们添勺油加点醋,让他们写得再大胆一点。”

陆右懵了,“这……这算是什么公关手段?反其道而行之?”

“既然萧容讨厌我,那我偏要将她绑在我身边,我倒要看看除了跳车她还能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陆右明白了,他们总裁这是看上人家萧小姐了……

“是,我马上去办……”

想起萧容,黎暄心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他实在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这个症状和萧容有关系,难道是萧容在他身上下了毒?

医生适时拿着检查结果进来,把结果交给黎暄笑着道,“黎总,您身体健康的很,完全没有问题。”

黎暄看着显示健康的检查报告皱眉,“可是间接性心口刺痛是怎么回事?”

医生也有些拿不准,所有的检查都做了,每一项都正常,他实在诊不出黎暄到底有什么病,“您可能是过度劳累引起的间接性供血不足才导致心前区疼痛的,建议您平日里保持充足睡眠,不要过度疲累,如果心前区刺痛情况还是很频繁的话再来检查一遍。”

黎暄点头离开,他还是觉得奇怪,明明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状况,难道真的和萧容有关?

他想了想,还是去了萧容之前在的那间病房,找了她的主治医生。

他谎称萧容忘记拿X光片托他回来帮忙拿,十分顺利地拿到了萧容的检查结果。

看到X光片上萧容伤口的位置,黎暄惊异地发现竟然和他刺痛的位置完全重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秋姐骂骂咧咧一路终于在路边看到一瘸一拐的萧容,看她那副样子的秋姐连忙把她拉上车。

“你真的疯了吗!弄成这个样子还敢在外面乱晃!要是被人借题发挥乱写一通你就完了你懂不懂啊!”

萧容疲惫地靠在车窗上闭眼假寐不想理会她,刚才跳车好像伤到不少地方,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斗了。

秋姐见她没有还嘴气焰更盛,“你不是很厉害吗?才见新老板第一面就把他勾住了,怎么又弄成现在这副惨样?我告诉你,要想继续过好日子,你最好把黎总给我哄得开开心心的,不然你应……“

萧容突然打断她的话,淡淡开口道:“合同是你续签的?”

听到这话秋姐有些神色不自然,她边开车边小心看一眼后视镜,正好与后视镜里的萧容冰冷的眼神四目相对。

她慌乱地移开视线,支支吾吾地辩解,“怎么会是我签的呢?我只是你的经纪人而已,合同这种事情我怎么做的了你的主?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问的问题这么奇怪。”

她的反应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萧容心里更觉得疲惫。

原本的那个萧容和她一样厌恶秋姐,但不同的是,原主对秋姐更多的是畏惧,是害怕,因为是秋姐看着她一路从籍籍无名爬到现在,秋姐知道她所有辛酸过往和隐晦秘密,她不敢得罪秋姐,只能顺从地听她摆布。

但萧容不怕,她前世尚未嫁进皇家之前就是萧家的嫡小姐,嫁进皇家之后更是毫不费力地登上后位自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祁司冥,她从不畏惧任何人。

“你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我不再过问,从今以后,若再有下次,你便不用跟着我了,鱼死网破谁会输得更惨,你大可以试试。”

听完她的一番话,秋姐先前在医院的那种畏惧感又涌了上来,刺杀事件以后萧容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轻飘飘一个眼神就足够让人压迫,秋姐一时也不敢再拿捏她。

秋姐本来担心该如何应付堵在萧容家门口的记者们,可回去以后发现只有一位自称黎总派来的医生,那些记者统统不见了踪影。

萧容想起原本黎暄是打算将她带到他家里去包扎的,现在竟然把医生派了过来,甚至顾忌到不方便为她找了一位女医生,萧容一时心绪复杂。

医生拎着药箱在门口等了很久,萧容不好拒绝,开门把人请了进去。

医生手脚麻利地为她重新包扎了伤口,又给她扭伤的脚喷了药,其他地方的擦伤也细心照料到,然后才告辞。

折腾完天已经黑了,萧容听从医生的劝告没有碰水,只是简单地换了衣服疲惫地倒在沙发上,周围危险尚未排清,所以当秋姐提出让助理来陪她时她没有拒绝,虽然她尚不习惯与这个世界的人相处并且共处一室,但总好过她一个人。

萧容强忍着困意和助理小琴聊天。

小琴是个活泼的性子,对她的一些问题虽疑惑但还是有问必答,萧容从小琴口中对这个世界有了大致的了解,她明白自己想在这里生存下去要学的还有很多,想离开嘉恒也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不能急于一时。

只是那个男人,萧容脑子里突然冒出黎暄将她护在怀里的场景,心脏忽然抽痛,他真的不是祁司冥吗?为什么就连对她好的样子都那么像他……

黄金蟒袍,如瀑长发,鲜血,长剑,一幕幕场景混乱急促地闪过,轻柔温软的嗓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陛下,臣妾终于学会做莲子汤啦,请您尝一尝……”

“陛下,臣妾想回家看看……阿暄,求求你放过萧家,好不好……”

同类推荐
裙摆
裙摆
沈先生的心头宝
沈先生的心头宝
潇洒前夫后悔了
潇洒前夫后悔了
校园恋爱簿
校园恋爱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