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夫郎黑化了完整版阅读资源 谢平安白离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

首页 > 古代 > 

我的夫郎黑化了(谢平安白离)

我的夫郎黑化了(谢平安白离)

我的夫郎黑化了(谢平安白离)

作者:
分类:古代
状态:已完结
来源:微阅云
时间:2020-11-12 09:53:25
在线阅读
作品简介

“南琴这些年尽心尽力,皇姐将他当做心腹一样,毫无征兆的就赐给谢长安做小侍,想来是被咱们识破了,想故技重施。现在上官安又突然回来了,你说皇姐这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卑职不知。”“林圆,这位正君可是从水月阁被接回去的,就是凤后愿意,母皇也未必会同意他做正君。”“卑职明白了。”夏蝉已过,秋日落叶。

精彩节选

谢长安没想到莫小安是太女正君,南琴还要刺杀他。

更加没想到小妹明明是去救人,怎么就被关进东宫地牢了。

不过五皇子会去救小妹,谢长安还是不意外的。

这自古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故事有很多。

“是她让你来杀我的吧。”南琴一脸平静的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旁边还有一壶酒。

“这是毒药,你……”谢长安将瓶子递过去,“砍头很丑的,太女殿下……”

“你是在心疼我,还是第一次**,有些害怕啊。”南琴看谢长安的手都在抖。

“这是太女下的令,便是我要化鬼寻仇,也会去找她的。”

“你……你喝了吧。”谢长安别过头去,有些不忍心看。

“还请谢大小姐将我葬在南山。”

那里能望到皇宫,可以看到她。

“好。”这件事谢长安还是可以答应的。

南琴被葬在南山后,当日便有人将他又挖了出来。

因为五皇子的及笄礼,各地皇女都回来了。二皇女顾承馨站在山脚下等着林圆。

林圆是二皇女的护卫,此时将一具尸体带了下来。

“殿下,是南琴无疑。”

“南琴这些年尽心尽力,皇姐将他当做心腹一样,毫无征兆的就赐给谢长安做小侍,想来是被咱们识破了,想故技重施。现在上官安又突然回来了,你说皇姐这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卑职不知。”

“林圆,这位正君可是从水月阁被接回去的,就是凤后愿意,母皇也未必会同意他做正君。”

“卑职明白了。”

夏蝉已过,秋日落叶。

礼部尚书元邰朝上奏禀上官安似有不洁,应当重新择选正君。

可念在上官安孕有世子顾纤瑛而降为侧君,以正皇室威严。

顾承沁拒之。

东宫,正君院。

只见白离身着白袍,手持长剑,一招一式,行云流水,忍不住让上官安拍案叫好。

莫小安之所以把白离带进来,就是为了治他的毒。

现在孩子也不傻了,还有点高冷。

顾承沁毕竟还没登基,上官安头上还有凤后、皇贵卿、贵元卿等诸多品阶在他之上的长辈。

就连这东宫,都不是上官安一个人说了算的。

“你早些回去吧。”

封地的诸位皇女还未回去,若是不小心看上了白离,上官安还是很难做的。

白离知道上官安的真实身份后,仍旧觉得这是他大哥。

上官安身上就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但白离就是想不起来。

“大哥,你……”白离这些日子也看到外头那些人的为难,大哥实在是辛苦了。

“你还是早些回去吧,谢平安身边也未必比我好过。”

上官安言尽于此,便回屋去了。

白离只能收起剑,又看了看这座正君院。

“这里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难道我之前来过东宫?”

白离的眼神忽而变得锋利无比,转身离开了正君院。

不说上官安能不能做成太女正君,谢平安未必能成为五驸马。

即便是五皇子再想嫁给谢平安,凤后也绝对不会允许一个流连青楼的人做五皇子的驸马。

他肯让太女把人放出来,已经是极为慷慨了。

可顾宝寒也不知缺了哪根筋,在这件事上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非谢平安不嫁。

甚至根本不在乎她有没有小侍,会不会花心。

“殿下,她不值得啊。”寒香都劝了好久了,顾宝寒还是不肯松口。

“殿下,这谢二小姐有什么好啊。”寒香不觉得谢平安有什么好,听说她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

“你不懂。”顾宝寒摇了摇头。

谢平安甘愿为上官安拆了水月阁,那便是重情重义,不会枉顾他人性命之人。

这世间的女子,能有几个不是薄情寡义之人。

当初正君院的大火,大家都以为皇姐夫死了,皇姐郁郁寡欢,最后还不是纳了钱侍君。

听说昨日还歇在了钱侍君那边。

“我就要她。”顾宝寒此刻跪在未央宫,凤后自始至终没派人出来说一句话。

“可凤后是不会同意的,您再跪下去也没用啊。”寒香是心疼殿下。

“不如去求求太女,她那么心疼您,总不会任由您嫁给二皇女那边的人。”

顾宝寒养在凤后膝下,也算是半个嫡子了。

那必然是太女派系的。

谁都知道二皇女与太女斗的水深火热,前儿二皇女还纳了水府的一位庶出少爷。

哪怕是位庶出,好歹也是和水府攀了亲,指不定就能和水曼儿搭上话。

若是太女再这样一意孤行的抬举庶出,只怕上京的风向很快就要变了。

等二皇女上位,五皇子也不过是人为刀俎,他为鱼肉而已。

水曼儿也觉得祖父太蠢,可母亲已经去了,祖母又是个不顶事的。

她若是责骂了祖父,就是大不孝了,也不知怎么就溜达到了谢府。

好巧不巧正好撞见了带谢平安去宝华寺的谢玉衡,他本是直接要上马车的,因而没有带着面纱。

谢玉衡今日穿了一件天蓝长袍,温文儒雅,便是用来形容他这样的人。

“谢大少爷,谢二小姐。”水曼儿承认她心动了。

水曼儿常年在边关与紫罗打仗,一直也没有功夫娶亲。

水曼儿突然想起来,当初长姐弥留之际,也说要她照顾好谢大少爷。

可水曼儿为了家族荣耀,不能留在上京,更不能去安陆郡。

如今她回来了,谢玉衡还未嫁,她仍旧未娶。

如何就不能再试一次呢?

“二位这是?”水曼儿主动问起。

男女授受不亲,谢平安忙挡在兄长身前,遮住水曼儿的目光。

“你是来找长姐的吧,她已经去东宫了,你现在去截住她应该还来得及,请明威将军不要挡路。”

这眼神谢平安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是做给谁看,也不看看她是个什么货色。

那日任由水妙儿侮辱她的兄长,就已经被扔进黑名单里了。

想娶她谢平安的兄长,真是白日做梦。

“我……”水曼儿觉得她想要迎娶谢玉衡,该是谢府高攀了才对。

要知道太女现如今也需要她这一方兵权的势力。

一个庶出的少爷,哪里能比得上拥有实权的明威将军。

哪怕是和谢府联姻,水曼儿也是可以考虑帮一下谢长安,或者投靠太女。

想来谢府不会拒绝的。

“我是来找谢伯母的。”

谢平安因为上官安的事情,差点将整个谢府赔了命,罗椒罚她抄写经书,她写的手酸。

兄长见她实在是辛苦,这才编了理由带她去宝华寺住上几日。她可不想和水曼儿多做纠缠。

“那请吧。”谢平安隔在两个人中间,将兄长扶上马车。

正在陪罗椒的谢宁听说水曼儿找她,一脸的莫名其妙。“先将人请去正厅。”

“她来做什么?”罗椒也觉得奇怪。

“打从老水走了,我除了逢年过节派人来上京送些节礼,便再也没来过了。”

“她这个关头不去找长安,来寻我做甚?”

谢宁毕竟久经商场,水曼儿又是她的晚辈,自然没有什么好怯场的。

现在太女因为太女正君的事情和朝中死犟,也不知水曼儿是为何事。

谢平安怎么也没想到水曼儿直接对兄长一见钟情了,什么也没有准备就去求亲了。

白离已经从东宫回来,就闷在屋子里什么也不说。

此刻谢平安跟着兄长出来,虽然没有白离在,但是有冷月这个美人作陪,也算是一件美事。

“平安,我是请冷月去吃斋饭的,他还从未尝过寺中斋饭,觉得有趣新鲜。”

谢玉衡看小妹的表情笑道:“你怎么倒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哪里哪里。”谢平安靠在车壁上,谢府的马车就是这么舒服啊。

“哼,好在冷月先上车了,要不水曼儿的两个眼珠子都不够看的。”

水曼儿看兄长的眼神,让谢平安很不舒服。

“你们遇到了谁?”冷月一心想着宝华寺的斋饭,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耽误了一会儿。

“没事,一会儿你就可劲儿吃。”谢平安看他带的东西,都是一些厨房的常见配件。

还真是一个小厨夫啊,去哪里也不忘了带着自己的家伙。“你不会睡觉也带着吧。”

“我哪里有那么傻。”

得,是她傻了。

“这次没带白离出来,他竟然没把剑架在我脖子上,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谢平安总觉得白离与之前有些不同了,那股儿二百五的劲头没有了。

莫不是东宫有什么健脑的宝贝,把他的傻病给治好了。

“我这有勺子,要不你……”

冷月说着就要把自己的勺子拿出来,谢平安忙制止了他,她还是可以适应一下这种不习惯的。

谢平安一行人到了宝华寺,水曼儿也把提亲的事情说了出来,谢宁一口茶差点喷出来。

“明威将军若是要为小儿提亲,只怕是不太可能了。他的亲事,不由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谢宁委婉的拒绝了,不论以后太女与二皇女谁登基,玉衡在水府都是个尴尬的事情。

再说以水老正君的脾气,谢宁还真不舍得把孩子嫁过去受苦。“还请明威将军早些回去吧。”

老大不行了,就送老二,老二去当兵,就送老三。

水老正君这心思,真是一点也没用在正地方,总是想歪心思能成什么事。

罗椒听见这个消息,气的砸碎了一套茶盏。

当他的玉衡是玩物不成。

“以后也不用再同她们有什么来往了。”

罗椒不可能会把儿子嫁到水府的,谢宁也想着要不要断了水府在安陆郡的买卖。

这样欺负她们谢府,实在是太过分了。

上京的水,谢宁才摸透了一些,还不能轻易动手。

但是安陆郡可是她的地盘,给水府点颜色还是可以的。

宝华寺的主持恰好今日有一场讲座。

谢平安对这些是不感兴趣的,但她身为女子也不好在宝华寺四处闲逛,就在后山陪冷月。

“主持若是知道他放生的鱼被你给抓了,还打算拿回去炖个鱼汤的话,怕是当下就要给你剃度出家了。”

这个世界的寺庙仍旧是男子,而尼姑庵仍旧是女子,并没有什么区别。

“那我还是不抓了。”冷月又将徒手抓住的鱼放生,还是做全素斋饭好了。

“二小姐,你陪我去厨房吧。”

俗话说认真的男人最帅,谢平安觉得认真做饭的男人更帅。

认真给她做饭的男人,那就是帅上天了。

怎么会这么好看啊。

眼看着火势小了,冷月拍了一下谢平安的脑袋,“二小姐,你在想什么啊。”

“啊,没什么没什么。”她好不容易才生起来的火,可不能这么灭了。

厨房外头眼巴巴等着的小师傅心生羡慕,这味道太香了。

谢施主每天都能吃到冷月施主做的饭。真的是太幸福了,他们想把冷月施主留下。

谢平安第一次觉得会做饭也是个威胁,他们这都要走了,主持又让人来留。

她以后可不能在轻易让冷月做饭了。如今她也不是驸马了,这纳侍的日子可要抓紧才行。

可正君的气还没消啊。

“兄长,要不咱们给正君买点东西吧,他都喜欢什么啊。”

谢平安趴在车窗前,为了防止外人偷窥,只漏了一个小缝。

首饰的话,罗椒多的是。衣裳的话,也不缺。

这用钱能买的东西,他都不缺。

谢平安寻思着用钱给长姐安排个丞相,也不知道陛下能不能同意。

但是这个……好像有点难。

“父亲……”谢玉衡想了想,发现父亲似乎并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他连自己的生辰都很少过。

“父亲的生辰,似乎快到了。”

“啊,要不咱们给正君煮个面?”

这儿女送的心意总比真金白银好吧。

“我得下去给白离买些东西,那把剑也不知他从哪里寻来的,估计是莫……他大哥送的。”

同类推荐
易枫洛兰雪小说
易枫洛兰雪小说
将军家有个小媳妇
将军家有个小媳妇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玄钧剑尊
玄钧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