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麻衣神婿陈黄皮

麻衣神婿陈黄皮

麻衣神婿陈黄皮

时间:2020-10-30 14:18:20

分类:都市娱乐

来源:掌文

主角:陈黄皮,叶红鱼

APP离线阅读
麻衣神婿陈黄皮

麻衣神婿陈黄皮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麻衣神婿陈黄皮 阅读全文

小说主角是陈黄皮叶红鱼的小说是《麻衣神婿陈黄皮》,是作者一举成神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我听我爷爷给我讲过一个真正有大神通的扎纸匠的故事,当年他游历到南方一个小镇,想讨口水喝。端起水杯后,爷爷二话不说就离开了,头也没回。
标签: 都市 爽文 风水

精彩章节试读

  听了花甲老者的话,叶青山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他立刻开口说:“让红鱼和百岁成婚,确实比让她和陈黄皮在一起更好,咱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了。不过红鱼这丫头的性子你也知道,倔的很,能不能成还得看他们小辈自己有没有情缘啊。”

  花甲老者爽朗地笑了几声,露出一个胸有成足的样子,上了车子离开了。

  我听力极佳,他们的对话听了个真切,当时我就感觉胸口发闷,异常难受。

  后来我知道了这老者叫沈初九,算是西江市**界入世的**师里一号人物了。

  他最擅长的就是寻龙点穴,很有眼力,这虽不如捉鬼除妖听着威风。其实是更好结交权贵和树立名声的,毕竟世上魑魅魍魉少见,但想要大富大贵的人却占大多数,谁不想自己能住上一块**宝地。

  沈初九有个孙子叫沈百岁,在**学上有点天赋,是沈初九的传人,倒追他的女人不少,但他却偏偏迷恋上了叶红鱼。

  这很正常,虽然我不能为叶家看事,也没给叶红鱼看过相,未曾给她起过卦。

  但能被**万中挑一的挑出来与我定娃娃亲,以此来化解我的命劫,这女人的命格绝对不一般。

  很想冲过去告诉叶青山,别人会的我都会,不能让叶红鱼嫁给别人。

  但我不能这样去做,先不说他信不信,就算信了,我这也算是破戒了,对我和红鱼的姻缘影响很大。

  我得想个办法让她主动愿意与我成婚,这事儿才能顺理成章,才不违反**当初定下的规矩。

  不过我也没急,虽说目前情况来看叶家还没遭殃。但我相信**的能力,区区一个沈初九就想破掉我**的规矩,他也太小瞧青麻鬼手的本事了。

  只要叶家的麻烦棘手到没人有能力解决,他们一定会想到让我入赘叶家来化解。

  最让我害怕的是,万一在叶家报应来临之前,叶红鱼和沈百岁如果好上了,那就麻烦了。

  因为**所谓的完婚可不是举办个婚礼,领个证那么简单的,是要真正入洞房,行男女之事的。

  如果叶红鱼先行一步与其他男人发生了关系,那我们的姻缘线注定是断了,这对我两来说都是灾难。

  想到这,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万物都有自身的运行法则,最终我两能不能成,还是得看天意。

  收拾好情绪,我重新回到了小风街,准备去店铺收拾下睡觉,明天再想对策。

  天意这玩意还真是注定好的,正往我的店铺走呢,我看到不远处一辆很拉风的跑车上下来两个人。

  女人穿着白T、青色牛仔裤,看着青春漂亮,正是叶红鱼。

  男人则一身一副公子哥打扮,虽长相一般,但有贵气,也算得上是风流倜傥了,想必正是沈百岁。

  深更半夜的,一辆跑车停在小风街,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我寻思沈百岁将叶红鱼带过来准没安好心,立刻悄悄跟了上去。

  “沈百岁,大晚上你带我来这干嘛?想吓唬我?我告诉你,我不信那一套。”叶红鱼有点不开心地说道。

  沈百岁笑着说:“红鱼,我**与伯父谈事情呢,他们不是让我俩出来逛逛嘛。我寻思我们迟早要结婚的,我是干哪一行的你也清楚,提前让你感受感受**界的氛围,对你也好。”

  我心中一阵冷笑,一个丧葬一条街在他口中成了**界,这**界也太廉价了点。

  叶红鱼皱着眉头,不悦道:“我才懒得感受呢,沈百岁,你以后别乱说咱两的关系,成不?我有未婚夫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听到这,我心里一暖。

  虽然知道她提到我,可能只是因为不想和沈百岁扯上情侣关系。但至少可以说明,我在她心中没那么不堪,她确实不讨厌我。

  “未婚夫?你是说陈黄皮那个病秧子?红鱼,你可拉倒吧,我听我**说了,那就是个**,根本没学过**,而且你俩已经退婚了。”沈百岁面露讥讽,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

  叶红鱼立刻嘟着嘴,有点生气地说:“你嘴巴给我干净点,他不会看**不代表就是**!在我眼里,他比你强,至少人家老实本分。”

  沈百岁心性倒是挺稳,也没生气,只是说:“行吧,随便你怎么说。红鱼,你看这有家扎纸铺还开着诶。我带你过去看看,我可以让纸人活过来,你信不?”

  叶红鱼切了一声,显然是不信的,跟着沈百岁朝那家扎纸店走去。

  用脚趾头想,我也能想到,沈百岁怕是要耍什么花样了。

  他应该是要在叶红鱼面前展现什么绝活,通过一些拙劣手段,让叶红鱼改变对他的看法,甚至爱上他。

  我绝不能让他得逞,赶忙跟了上去。

  这是一家叫‘送财阁’的扎纸铺,顾名思义就是干扎纸营生的。

  扎纸这行当历史悠久,其实就是扎纸烧给死人,红童男绿童女、金山银山、牛马衣裳,只要你想,什么都能给扎出来。

  但是这一行绝对不简单,虽说一般扎纸匠并没啥大本事,就是谋生。

  但真正有本事的扎纸匠是有神通的,让孤魂野鬼上纸人的身,让纸人活过来,这是小神通。

  我听我**给我讲过一个真正有大神通的扎纸匠的故事,当年他游历到南方一个小镇,想讨口水喝。端起水杯后,**二话不说就离开了,头也没回。

  因为那整个镇子上的都不是活人,都是这个有大神通的扎纸匠给扎出来的。

  小时候听**讲这故事,我做了一夜噩梦,现在想想也挺可笑,因为我假以时日也有会这样的大神通。

  收回思绪,我躲在门口往扎纸铺里看去。

  只见,沈百岁拿起一支蘸了墨水的毛笔,往一个绿纸人的脸上画了起来,他是要画眼睛。

  边画他还边说:“红鱼,看好了,我马上就能让这纸人活过来!”

  给纸人画眼点睛,这是大忌!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