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陈黄皮叶红鱼小说

陈黄皮叶红鱼小说

陈黄皮叶红鱼小说

时间:2020-10-30 14:12:47

分类:都市娱乐

来源:掌文

主角:陈黄皮,叶红鱼

APP离线阅读
陈黄皮叶红鱼小说

陈黄皮叶红鱼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陈黄皮叶红鱼小说 阅读全文

主角叫陈黄皮叶红鱼的书名叫《麻衣神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举成神写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狐黄白柳灰,是农村五常仙,分别指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灰仙(老鼠)。其中以黄仙最为诡谲,一旦被这玩意沾染上,别说是寻仇的了,哪怕是报恩的,往往也会闹得人鸡犬不宁。

精彩章节试读

  狐黄白柳灰,是农村五常仙,分别指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灰仙(老鼠)。

  其中以黄仙最为诡谲,一旦被这玩意沾染上,别说是寻仇的了,哪怕是报恩的,往往也会闹得人鸡犬不宁。

  我为叶家和叶红鱼暗暗捏了把汗,她今天虽然和我退了婚。

  但她并不会让我觉得讨厌,她就是一个单纯有追求的女孩,单纯地觉得我不适合她,倒也没说什么伤我自尊的话。

  但我爱莫能助,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

  一个人回到屋子里,我的心情很压抑,感觉快喘不上气来,憋得慌。

  支撑了我小十年的信念,就这样崩塌了,一时间我真的消化不了。

  最终我拿上铜钱来到了**的坟前,我决定在**面前为自己卜上一卦。

  我以前从没给自己起过卦,所以这次用的是最传统的易经六十四卦,对于初卦的我来说,最简单其实也是最准的。

  树静风止,我直接洒铜钱起卦。

  当我看到主卦之象,我整个人都有点懵,甚至一度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卦象。

  这是一个下下卦,归妹卦,大凶之卦。

  卦象有曰,雷泽归妹。婚嫁偏逢泽上雷,势如水火两相违。前途凶险终无利,速速停行莫迟疑。

  单从卦象来看确实和我遭遇有点像,但这归妹卦是震上兑下,女从男,多指女追男,和我情况不太符合。

  我没有被卦象给吓到,继续解卦,因为这主卦里还藏着两个变卦。

  第一个变卦是雷水解,震上坎下,这是中上卦。意思让我不再纠结之前的婚姻,朝西南方向去,可保太平,现生机。

  第二个变卦则是水泽节卦,竟是一个上上之卦,百无禁忌,竟有斩将封神之意。但从卦象来看,我必须走失有信,方能名声大扬。意思让我要不忘初心,有始有终,主动去化解危机。

  看着这诡谲莫测的卦象,我却莫名地笑了,我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换做任何一个**师,都会推荐第一个变卦,去西南,保平安,一生无忧。

  但我偏要走第二个变卦,不是为了斩将封神。而是为了不让**失望,他给我安排好的东西,我要亲手接着!如果它想溜走,那就抢回来!

  给**郑重三叩首,我直接回家,准备收拾行囊,去西江市,找叶红鱼。

  刚把法器、衣服这些收拾好,我妈突然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黄皮,你干嘛呢?收拾东西弄啥,不会要离家出走吧?”我妈咋呼呼地开口。

  我刚要给她解释,她突然兴奋地对我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一个城里姑娘退婚就要闹离家出走?有句老话咋说来着,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黄皮,你快看看谁来了?”

  没想到我妈还会整两句文的,我哑然失笑,寻思她应该是从我**那听来的。

  我疑惑地看向堂屋,发现屋里站着一妙龄女子。

  一身绫罗绸缎,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但同样是农村人,没叶红鱼那种时尚靓丽的气质。

  我知道这个女人,她叫宋妙妙,是邻村一个土豪家的闺女。

  她父亲是种中药材的,家底子挺厚,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富贵人家。

  我和宋妙妙并无交集,看着她捧在怀里那古朴的木盒子,我有点纳闷地开口问:“妈,怎么回事?”

  我妈冲我挤眉弄眼,开心地说:“黄皮子,你有福了。宋妙妙是来下聘的,她想嫁给你。”

  我张大了嘴,目瞪口呆。

  我是村里出了名的不祥之人,而我跟**学**,成为第十七代麻衣传人的事情,除了**,没一个人知道,按理说宋妙妙这样的千金不可能看得上我。

  “还愣着干嘛啊?赶紧过来把聘礼接了啊,怎滴,还想着城里那天鹅呢?清醒点,我就觉得妙妙比那城里姑娘好得多。”我妈见我没有反应,有点不开心了。

  我倒不是嫌弃宋妙妙,她生的也很水灵标致。

  我只是在想刚才在**坟前卜的那一卦,那下下之卦的归妹卦。

  当时我还没整明白哪来的女追男,现在倒是应验了。

  因为这是大凶之卦,我多了个心眼,慢慢走向宋妙妙。

  接过她手中的红木盒子,刚一入手,我就身体一僵。

  好家伙,真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重。而是因为我偷偷运行了体内玄阳之气,玄气遇到了煞气,才会感觉盒子很沉。

  我毫不犹豫地打开盒子,看完里面的东西我震惊了。

  长命锁、夜明珠、贵妃丹……

  盒子里装得竟然通通都是市面上几乎失传的宝物,都很有年代感,最少都是几百年前的老物件了。

  宋家虽然有钱,但不可能富裕到这个地步!

  我用鼻子轻轻一嗅,立刻就闻到了一股尸臭。

  这些东西显然是刚从墓里盗出来的,后山里确实有几座大墓,但那里人根本是有去无回,这让我很纳闷,宋妙妙这些东西是哪来的。

  “黄皮,还愣着干嘛。带妙妙屋里坐啊,我去给倒杯水。”我妈见我发呆,越发不开心地提醒我。

  我突然怒喝一声:“妈,你糊涂啊!”

  我妈瞪了我一眼,不悦道:“我看你才糊涂呢!”

  “妈,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她是谁?”

  我冷喝一声,突然猛地一把擒住宋妙妙的手腕,将她从屋子里拉了出来。

  刚一握住她的手腕,我就感觉到一阵冰冷的凉气袭来,我忙用阳气将其压住。

  我两站在屋子外面,我妈扫了我们一眼,莫名其妙道:“黄皮,你发什么神经。你想说啥?她是宋长根家的闺女宋妙妙啊,马上就是你的老婆,我的儿媳妇。”

  我冷笑一声,说:“妈,你再看!你好好看看她的影子!”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