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谁是你的朝思暮想(裴娅程溟)

谁是你的朝思暮想(裴娅程溟)

谁是你的朝思暮想(裴娅程溟)

时间:2020-10-30 10:23:25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奇热联盟

主角:裴娅,程溟

APP离线阅读
谁是你的朝思暮想(裴娅程溟)

谁是你的朝思暮想(裴娅程溟)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谁是你的朝思暮想(裴娅程溟) 阅读全文

裴娅愕然的看着他:“你说什么?”韩凌似乎并不想看到这张脸,偏过头:“若是你不愿意做姐姐,我会让你离开。”裴娅一愣,她一直都想逃出去。“为什么?”“你不是姐姐,这场自欺欺人的戏演到现在也够了,你没有资格留在程大哥身边。”韩凌的表情随后有一瞬间阴狠:“姐姐那么爱程大哥,你若是抢走了程大哥,她要是知道会很伤心,我会杀了你!”

精彩章节试读

  裴娅愕然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韩凌似乎并不想看到这张脸,偏过头:“若是你不愿意做姐姐,我会让你离开。”

  裴娅一愣,她一直都想逃出去。

  “为什么?”

  “你不是姐姐,这场自欺欺人的戏演到现在也够了,你没有资格留在程大哥身边。”

  韩凌的表情随后有一瞬间阴狠:“姐姐那么爱程大哥,你若是抢走了程大哥,她要是知道会很伤心,我会杀了你!”

  裴娅想笑,可不知道为什么心有些疼,更多的是委屈,但脸上却不显分毫。

  “我要带沈恪一起离开。”

  韩凌眼里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裴娅看不真切,不过他答应的干脆:“可以。”

  等她找到沈恪的时候,他被折磨的很惨,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

  裴娅倒吸了口气。

  韩凌催促:“动作快点,程大哥今天回来。”

  裴娅没再说什么,起身将沈恪扶起来。

  沈恪看向韩凌,嘴角似笑非笑:“你要放了我?”

  韩凌垂在身侧的手倏然握紧,面上却不动声色。

  “要是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

  沈恪一个大男人,因为受伤的缘故,只能全都靠在裴娅身上,裴娅咬着牙:“我们走。”

  沈恪突然大笑:“有趣,还真是有趣。”

  裴娅没功夫深究沈恪的意思,逃出去的路上畅通无阻。

  还没走出去多远,就听到韩凌厉声吩咐道:“裴娅他们逃了,立刻通知程大哥!”

  裴娅惊愕的回头看他,韩凌却还是笑,只是那笑,却让她心惊肉跳!

  原来,韩凌放她离开,只是为了激怒程溟,借刀**!

  沈恪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幕,笑的放肆,却是用力抱紧了裴娅,开启了逃亡之路。

  “阿娅,你还真可怜。”

  裴娅躲闪着那些人的追击,现在正是全身紧绷的时候,骤然听到这句话,不明白他的意思。

  沈恪也没有解释,只是望了望天,喃喃道:“就知道逃不过去。”

  裴娅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逃到这里的,身后就是悬崖边,下面是翻滚汹涌的海水。

  退无可退。

  这里,居然是之前,程溟带她来过的海边悬崖。

  他说过,这里是他跟韩黎定情的地方。

  程溟远远的看着他们,语气见是难以掩饰的愤怒:“裴娅,你竟然敢救他!”

  裴娅冷着脸,这样的情况,除了被抓,就是死了。

  她看了眼身旁的男人,难道是错觉,竟然感觉他是故意将人引到这里的。

  沈恪看向她的目光,忍不住露出恶劣的笑:“你说,程溟会不会杀你?”

  裴娅没理会,只是对着程溟软了声音:“程溟,放过我们吧。”

  程溟却冷声道:“你救了他,你也要死!”

  根本没有任何商量,裴娅僵在了原地,他当真这么绝情?

  沈恪突然凑到了裴娅耳边一脸无辜的解释。

  “我是杀死韩黎的凶手,他早就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了。所以你救我,哪怕你有这张脸,恐怕他也会迁怒你要了你的命!”

  裴娅愕然的看着他,心却像被人狠狠的砸了一拳。

  其实他没必要说的这么明白,她知道,只要牵扯到韩黎的事,程溟一定会失去理智。

  更何况就只是一个冒牌货而已,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冒牌货,而放了杀害韩黎的凶手。

  心脏那里似乎有一个巨大的空洞,每呼吸一下,那空洞就胀大一分,直至空洞侵蚀整个心房。

  裴娅深呼吸一口气,想要将心里尖锐的疼痛舒缓一下,却也只是徒然。

  沈恪抱了抱裴娅,突然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这里是你们定情的地方。”

  “你什么意思?”程溟冷声问。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们殉情的地方了,你说是不是比你们的定情更浪漫。”

  沈恪抱紧了裴娅,嘴角是恶劣的笑。

  裴娅心中一紧,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程溟却是瞳孔紧缩:“你说什么?!”

  “啧,程溟,我还以为你们多相爱呢!韩黎明明就在你身边,你怎么都认不出来呢?”

  像是恶趣味得到了满足,沈恪放肆的大笑起来。

  裴娅和程溟都是一脸震惊,不敢相信的紧盯着沈恪。

  “你到底在说什么?”

  程溟此时耐心已经到底,他开始朝崖边的沈恪和裴娅走去。

  怕刺激到沈恪,他并不敢走太快。

  可沈恪根本没有给程溟反应的时间,在裴娅耳边轻声说:“阿黎,最爱你的还是我啊!”

  说完得意的看了眼靠近的程溟,转身抱着裴娅决绝的跳了下去。

  程溟脸色大变,连忙冲上前去大吼:“不!!!”

  但奈何,他的手抓了个空,只能看着裴娅在自己眼前彻底消失。

  “扑通——”海水溅起水花。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