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流年花似锦

流年花似锦

流年花似锦

时间:2020-10-28 12:16:21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掌中云

主角:西陵炎, 剎海修罗

APP离线阅读
流年花似锦

流年花似锦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流年花似锦 阅读全文

主角是西陵炎剎海修罗的小说叫《流年花似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风过无痕飘零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变相的婚约,紧紧束缚着,两个天涯陌路的人。 大婚当日,夏烮景掀开红盖头道:“娶你为奉命,你若安,则关心你的所有人都安;你若不份,别怪我无情。” 一为刹海修罗者,一个玉蚌藏珠性; 西陵炎的周转,为不负初心,却为镜花水月的,似锦流
标签: 情感 古言 架空

精彩章节试读

  入界城,西陵府。

  今日,景王夫人回门省亲,虽无大婚那日风光,但面面俱到,推后了时日,也不见得落了王朝面子。西陵府里的人都明白,西陵炎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府女,更加赢弱多病。景王真不疼爱炎儿,依宰辅西陵烬之力,会将女儿自泥淖里拉出,不会把女儿一生白白浪费在日火京火里,可是听得景王传来的消息,身为过来人,自然明白些许事,也就没在当天让人去传话,要求闺女回门。

  宰辅西陵烬早早在府外等待,想来让炎儿去日火京火,身为爹亲的老人家,还真有些无法适应过来吧,身为亲辈,又有哪个会将女儿往火坑里推?若非驱于局势,又怎么可能让女儿身陷泥淖呢?

  当景王、夫人回到西陵府时,西陵烬身为主人,率先领着所有人,跪了下去。

  西陵炎立刻扶起爹亲,此礼贵重,使终为西陵府女,又怎可受此厚礼:“爹亲!我回来了”

  “哈哈,小妹我就说,景王不会负你,小弟与爹亲,还一个劲担心,特别是小弟,还想着要闯日火京火,最后还是我拉住,不让去的。”西陵焱身为将军,本来虎头虎脑,对唯一的妹妹,倒是颇为照顾,不过说出的话,确实不敢维恭。

  西陵炎一听,明白究竟,小弟怎么可能会去闯日火京火,定是大哥要闯,小弟拦着不让,而且还大打出手了。

  西陵火听后顿时一脚将大哥踢到一边林阴下,面色铁青,听不得如此之语,碍于景王在场,才忍住,否则,这会止不定又在念叨:‘我没你这样的兄长,闭嘴!’

  不过接下来的,也让身后跟着的夏烮景大跌眼睛,只听西陵火道:“二姐,你别听大哥胡说,我才不像他那样的大老粗!”

  西陵焱立刻倒回来:“小弟,你又背地里害我,小妹我告诉你,早说过像小弟这样的人,要靠脑子吃饭的,只会在背地里阴我,你还不信,现在看到了吧?”

  “……”夏烮景站在外边,听了这句笑也不是,当自己不在也不是,总之,宛如见了宝,现在终于明白,当日大婚之时,为何西陵焱听到耀年华的挑衅,会与他大打出手了,这家伙简直是个活宝。

  西陵烬老脸挂不住,大儿西陵焱这一棒子下去,被景王传开,会被正阳宫那位以及老楚取笑许久,阻止小儿西陵火上前再度教训的心,头疼道:“焱子笑语,景王见笑了,景王,炎儿请入内,我以备下薄酒清茶接风!”

  “宰辅客气了,大公没子性子倒与我、我二哥十分相像,只是二哥到底福薄命浅,否则今日回门者,必为二哥!”夏烮景原本想说与自己相像,一出口心里顿了下,不明白为何会口不择言道出此语。

  听了此语的西陵烬,明显一楞,看了眼西陵炎,不动声色:“景王说出此语,倒是让老臣诚惶诚恐了。是小女福厚泽被,才能与景王喜结秦晋之好。”

  西陵炎颇意外,不明白景王此语何出,正想说什么之时,后者上前,将人揽入怀:“本王只看到了大公子率性,想起二哥也如此直来直往罢了。若非如此,你又怎可能成为我的夫人?”

  “景王此语,一点都不好笑。”

  “是吗?”

  “当然!”

  ……

  夏烮景望向身边人苍白的颜,此刻竟带着一丝由内而外,散发着夺目的光芒,顿时明白,平常的炎儿,与西陵府诸人相处,并不会带着重重的壳。否则不会喜怒形于色,感到一丝探究,到底炎儿的过往是什么,会生成犹如玉蚌藏珠的性子?随着一干人让道,几人进入了府内,来到正院尚火居,景王说什么也不肯坐主位,与夫人处在了一块。

  由于宰辅西陵烬妻室离得早,这些年来,是由宰辅一手拉扯着三个孩子长大,今日归宁,所有的室内*办,都落地了西陵焱夫人楚玉兰身上。

  西陵焱青梅竹**人,为楚玉兰姐姐楚纳兰,身为将军府上谪长女,被太子无意相中,说什么也只能纳入王朝。那时的夏烮佑也不知道太子妃与宰辅之子为发小,等到楚纳兰入主东宫后,所有一切,都已成定局,夏烮佑也在事后,才明白了一切。世事演变下,西陵焱与楚纳兰的遗憾,成为历史车轮碾压下的洪流,无一丝转环的余地。

  也幸好西陵烬、西陵焱父子都是以大局为重之辈,才会带着周全,让原本可以成双成对的人,有了变故后,能可安生。

  楚玉兰嫁入西陵府为西陵焱之夫人,说到底,也算代姐楚纳兰,弥补了无法于青梅竹马在一起相守的心愿了吧。

  西陵炎回到府里,用过午膳,中午憩息之地没变,起来了半天,着实有些疲乏,与景王辞了声,回到了从前居住的小院双炎居,本想休困,却在一会之后,大嫂楚玉兰前来,西陵炎多少知大哥与太子妃之间的事,出嫁之前诸多麻烦,都是大嫂在周全 自然未有殆慢,在欣月的伺候下起身。

  正院,尚火居。

  夏烮景眼见炎儿回去了憩息,本想跟着,却被宰辅、焱子将军、小公子西陵火,给拦下来了,父子三显然对炎儿十分重视,现在好不容易的回了一趟府里,怎会让景王轻易离开。夏烮景心里一嘭,明白了炎儿在西陵府的地位,为绝对不可撼动的,想着刹海,只好摸摸鼻子认了,实在够不着。心里却不是这样想:‘剎海修罗火麒麟,回来我保证不揍死你丫的,好好的人,被你糟蹋了,要我来收拾烂摊子,好好等着,我记住你了。’

  面上丝毫维恭都不敢露,想着炎儿刚醒时的落莫,明白真相心痛不已,只能暗自将苦楚独担,让自己竟不知说什么好,若是让西陵府里的人,查觉出异样,那么真正的神精大条,自乱阵脚。虽然性子火暴,但是能做入界城的景王,而未让熟悉的夏烮契王看出破绽,对性子的把握,自然非常好的。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