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孟瑶陆承瑾小说

孟瑶陆承瑾小说

孟瑶陆承瑾小说

时间:2020-10-28 11:21:06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奇热联盟

主角:孟瑶,陆承瑾

APP离线阅读
孟瑶陆承瑾小说

孟瑶陆承瑾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孟瑶陆承瑾小说 阅读全文

《翻手时光,覆手唯你》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不喜欢这种感觉,陆承瑾加重力道,拽过孟瑶的身子,脸贴着脸,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你最近是愈发的不安分了。一下子要离婚,一下子想死,怎么我们陆家少你吃穿了吗?”“嘶--手臂上有伤,被他这么一碰,孟瑶猛地倒吸一口冷气。察觉到怀中人的异样,也不等她同意,陆承瑾径自掀起那衣袖。

精彩章节试读

  不喜欢这种感觉,陆承瑾加重力道,拽过孟瑶的身子,脸贴着脸,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你最近是愈发的不安分了。一下子要离婚,一下子想死,怎么我们陆家少你吃穿了吗?”

  “嘶--”

  手臂上有伤,被他这么一碰,孟瑶猛地倒吸一口冷气。

  察觉到怀中人的异样,也不等她同意,陆承瑾径自掀起那衣袖。

  只见,那手臂上尽是斑斑点点的伤痕,从手肘蔓延到后背。

  陆承瑾眸光微滞,语气更加冰冷,“这是怎么回事?”

  孟瑶抽回自己的手,拉下衣袖,将那些伤口遮掩的严严实实的,“我摔了一跤,不关你的事。”

  如此漫不经心的敷衍,当他是瞎子么?

  见孟瑶依旧一脸倔强,陆承瑾薄唇微下,口不择言道:“难不成是王总的特殊嗜好?我到忘了,你当初是怎么爬上我的床的!见在我这里捞不到好处,所以就换了目标,故技重施,寻找新的金主了?”

  “随便你怎么想吧。”

  孟瑶闭上眼睛,不想再反驳,对于陆承瑾绝情的话语她听得多了,心早已麻木。

  “很好,你想待在陆氏是不是?”陆承瑾伸手,将那份解雇通知书死得粉碎,嗓音冷冽而薄情,“我让你待在陆氏,就看你付不付得起这个代价!”

  孟瑶忘了自己是怎么从陆承瑾的办公室出来的。

  她只记得陆承瑾那充满恨意的眼神,那样直白的恨意,看得她惊心。

  如果当时陆承瑾手里有刀的话,他肯定恨不得将孟瑶千刀万剐。

  她也不知道陆承瑾说的代价是什么。

  不过为了母亲的医药费家里的生活开支,她必须保住这份工作。

  下了班,孟瑶来到母亲的疗养院。

  自从昨天医院打电话催缴费之后,她就一直打算来,可惜总是寻不到机会。

  王总的合约没有谈成,陆承瑾自然也没有替母亲续上医药费。

  孟瑶从银行,取出自己为数不多的存款,一下就交给了医院。

  来到病房门口,替她开门的是护工小红,见是孟瑶,小红愣了愣,转身对立面的人说道:“不是孟少爷,是孟瑶。”

  里面的人不知说些什么,小红的面色有些为难,尴尬的看着孟瑶。

  对于这副情景,她早已见怪不怪了。

  孟瑶笑了笑,轻声道:“你先去忙吧,我自己跟妈说。”

  “好。”小红打开门,深深的看着孟瑶一眼,那眼神中似乎带着一抹同情。

  砰--

  孟瑶刚进门,床头的花瓶直直的朝她身上砸过来,险些砸中她的身子,掉落在地,碎片阵阵。

  “你来干什么?滚出去!我不想见你!”苏芸的情绪非常激动,她看着孟瑶的脸,倒不像在看自己的女儿,而像是在看一个仇人。

  “妈,我昨天见到孟辉了。”

  果然,这句话让病床上的人立马冷静了下来,她看着孟瑶,眼神中尽是防备,“你去找你弟弟干什么?你是不是欺负他了?我告诉你,离你弟弟远一点!”

  “他最近好像学会了抽烟,你有空管管他。”孟瑶的声音很软,毫无攻击性。

  可是这句话停在苏芸的耳朵里,却是非常刺耳,“我的儿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教?你先看看你自己!这些都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一个女儿!”

  手中的报纸扔到了孟瑶的脚下。

  报刊上的头版头条是昨天的那场宴会。

  孟瑶的脸被无限的放大,甚至还特意进行的高清处理,她笑着盘旋在三个男人之间,反倒是三个男人的脸都被打上了马赛克。

  “这是……”

  孟瑶开口,想解释,但是苏芸并没有要听她解释的意思,径自打断了她的话,“你的事情,我不关心。你在外面有多少个男人我都不在乎,但是你要是敢让陆承瑾发现了,那你就滚出孟家吧!我告诉你,孟瑶,你绝对不能跟陆承瑾离婚!否则,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这也是三年来,母亲跟她说过的为数不多的几句话。

  每次孟瑶来医院,苏芸翻来覆去的也就是这些内容。

  苏芸身体不好,这些年来,家里的生活开支全都由陆承瑾接济。

  虽然日子过得不算富贵,但也过得去,要是陆承瑾跟她离婚了,恐怕他们一家三口又要重新过上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了。

  虽然孟瑶觉得以自己的工作能力,并不会饿着全家,不过显然,在苏芸眼里,她的这个女儿并不值得相信。

  “听见了吗?”见孟瑶没有回应,苏芸加重了音量,又问了一遍,“陆家的这棵摇钱树,你必须得抓牢。”

  “嗯,我不会离婚的。”孟瑶低声应道。

  病房里的两人并没有发现,此时病房外陆承瑾正站在门口,将刚才的话听了个一干二净。

  双拳紧握,浑身寒气直冒,陆承瑾周身的气压瞬间变低,就连一旁的助理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原本,陆承瑾下班后想着今天孟瑶的情绪有点不对劲,于是便打算跟过来看看,顺便把之前欠的医药费给一起结了。

  谁想,他站在门外听到了什么!

  那个女人处心积虑的嫁给她,就是因为陆家是棵摇钱树?

  她还口口声声的说爱自己?她的爱就是这样的廉价吗?

  昨天还楚楚可怜的说着要离婚,今天又说着自己要去死,原来这些都是她在演戏!

  陆承瑾感觉自己像是被人耍了,内心的怒火蹭蹭的直往上冒,“小张,现在,立刻,马上把城郊公寓的门锁换了!”

  小张的脸色有几分迟疑。

  城郊公寓是陆承瑾和孟瑶结婚时置办的新房,在郊区,房子也比较老旧,基本上都是孟瑶一个人在住。

  现下,陆承瑾的命令,无疑就是将孟瑶赶出家门。

  见身边的人迟迟不动,陆承瑾失了耐心,瞪着他,沉声道:“怎么?这种事还需要我亲自动手吗?”

  不敢再迟疑,小张立马掏出手机,拨通了换锁公司的电话。

  换锁公司的人很快,不一会儿就将一把新钥匙递到了小张的面前。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